投书:十八大前夕 无锡政府疯狂抓人关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7月29日讯】 我是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湖东村前尚水滨25号原住村民,沈果冬。我今年45岁。2009年6月27日下午,无锡市滨湖区政府违反建设部关于区政府不能批准强拆的规定,对我位于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湖东村的合法住房,在没有签订任何拆迁补偿协议的情况下,被滨湖区政府强行拆除,顿时全家失去了基本的生存权利。住房被拆 ,家中所有财产不知去向,至今已有3年。

这3年来无锡市滨湖区、太湖街道政府不给我家解决强拆问题,不给我家住房,不给我家任何补偿。我全家流离失所,我儿子还在大学读书。我和妻丁红芬还要自己交社保金,生活十分困难。这3年来因为房屋得不到解决,我和妻不能工作,而且只能维权上访。这其中我本人还被冤枉妨碍公务,坐牢十个月。

2012年6月27日丁红芬去北京国家信访总局和最高检察院上访反映房屋强拆的情况。这次同去上访的有无锡市200多名强拆和拆迁户,他们各人反映各人不同的诉求,同时他们各人各去不同的部门反映。为了维稳无锡市政府统一部署,6月28日各个街道派遣500多名黑保安、特勤把丁红芬和她父亲丁永金还有其他100多名上访人,采取捆绑、殴打、戴黑头套、抢手机的方式截访回无锡,并且以“学习班”的方式关押。所谓“学习班”就是黑监狱。现在丁红芬和她父亲丁永金不知道关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释放,特别是丁永金年已74岁并且有高血压病。家属得不到任何消息,得不到任何通知。到今天为止丁红芬和父亲丁永金已经被关押29天了。向公安报案,不予受理,相关部门均推诿不知此事。从6月28日起到今天为止,只有几个生病的访民获得释放。据出来的访民讲:黑监狱环境恶劣,每天轮流审讯受尽折磨、吃的不如垃圾,晚上不让睡觉休息。

今天7月26日我的母亲程婉君被绑架失踪,我报警110,警察说可能被关在“学习班”,自己去村上村民委员会问问。程婉君一直好好的在家近阶段并没有去上访。无锡这几天被突然关进学习班的人已经有好几个了他们多是曾今的拆迁上访人。无锡政府为了十八大,已经失去理性,已经疯狂。对无辜的人滥捕滥抓。宪法法律在无锡已是形同虚设。现在,整个无锡市笼罩在人人自危的白色恐怖之中,都在传说被绑入黑监狱的人要过十八大结束才能够获得自由。可十八大还没有开始,也不知道何时开始和结束?从7月27日起所有上访人家属多被监视起来,前门、后门多有人24小时看着。

我家现在已经有3口人被关押在黑监狱了。最不放人我只能去北京天安门以死抗争

2012年7月29日 无锡拆迁受害人沈果冬
电话:13951517471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