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连载 】《包公案-龙图公案》第二十一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7月29日讯】【导读】包公案-龙图公案(又名《百断奇观龙图公案》、《龙图神断公案》、《包公七十二件无头案》),作者不详。本书以百则故事情节叙述包公四处巡行断案丶精察决狱的故事,反应了包公在断案时表现出的超异智慧及包公的秉公执法,清正廉明和刚直不阿。通过包公审理过的一系列“人命”、“奸情”、“盗贼”、“争占”等类案件均得以昭雪,完整全面的塑造了一个为民除害的清官形象。本书故事情节曲折,内容广泛,对当时的社会生活作了生动而深刻的描绘。书中虽是沿袭了《包孝肃公百家公案演义》的部分情节,但仍值得一读。

(接上篇)

第二十一则 裁缝选官

话说山东有一监生,姓彭名应凤,同妻许氏上京听选,来到西华门,寓王婆店安歇。不觉选期还有半年,欲要归家,路途遥远,手中空乏,只得在此听候,许氏终日在楼上刺绣枕头、花鞋,出卖供馔。时有浙江举人姚弘禹,寓褚家楼,与王婆楼相对。看见许氏藐赛桃花,迳访王婆问道:“那娘子何州人氏?”

王婆答道:“是彭监生妻室。”禹道:“小生欲得一叙,未知王婆能方便否?”王婆知禹心事,遂萌一计,答道:“不但可以相通;今监生无钱使用,肯把出卖。”禹道:“若如此,随王婆区处,小生听命。”话毕相别。王婆思量那彭监生今无盘费,又欠房银,遂上楼看许氏,见她夫妇并坐。王婆道:“彭官人,你也去午门外写些榜文,寻些活计。”许氏道:“婆婆说得是,你可就去。”应凤听了,随即带了一支笔,前往午门讨些字写。只见钦天监走出一校尉,扯住应凤问道:“你这人会写字么?”遂引应凤进钦天监见了李公公,李公公唤他在东廊抄写表章。至晚,回店中与王婆、许氏道:“承王婆教,果然得人钦天监李公公衙门写字。”许氏道:“如今好了,你要用心。”王婆听了此言,喜不自胜,遂道:“彭官人,那李公公爱人勤谨,你明到他家去写,一个月不要出来,他自敬重你,日后选官他也会扶持。娘子在我家中,不必挂念。”应凤果依其言,带儿子同去了,再不出来。王婆遂往姚举人下处说监生卖亲一事,禹听了此言大悦,遂问王婆几多聘礼。王婆道:“一百两。”禹遂将银七十,又谢银十两,俱与王婆收下。王婆道:“姚相公如今受了何处官了?”禹道:“陈留知县。”王婆道:“彭官人说叫相公行李发船之时,他著轿子送至船边。”禹道:“我即起程去到张家湾船上等侯。”王婆雇了轿子回见许氏道:“娘子,彭官人在李公公衙内住得好了,今著轿子在门外,接你一同居住。”许氏遂收拾行李上轿,王婆送至张家湾上船。

许氏下轿见是官船俟候迎接她,对王婆道:“彭官人接我到钦天监去,为何到此?”王婆道:“好叫娘子得知,彭官人因他穷了,怕误了你,故此把你出嫁于姚相公,相公今任陈留知县,又无前妻,你今日便做奶奶可不是好!彭官人现有八十两婚书在此,你看是不是?”许氏见了,低头无语,只得顺那姚知县上任去了。

彭监生过一个月出来,不见许氏,遂问王婆。王婆连声叫屈:“你那日叫轿子来接了她去,今要骗我家银,假捏不见娘子诓我。”遂宴去投五城兵马。那应凤因身无钱财,只得小心别过王婆,含泪而去。又过半年,身无所倚,遂学裁缝。一日,吏部邓郎中衙内叫裁缝做衣,遇着彭应凤,遂人衙做了半日衣服。适衙内小仆进才递出两个馒头来与裁缝当点心,应凤因儿子睡浓,留下馒头与他醒来吃。进才问道:“师傅你怎么不用馒头?”应凤将前情一一对进才泣告:“我今不吃,留下与儿子充饥。”进才入衙报知夫人。彼时那邓郎中也是山东人氏,夫人闻得此言,遂叫进才唤裁缝到屏帘外问个详细,应凤仍将被拐苦情泣诉一番。夫人道:“监生你不必做衣,就在衙内住,俟候相公回,我对他讲你的情由,叫他选你的官。”不多时邓郎中回府,夫人就道:“相公,今日裁缝非是等闲之人,乃山东听选监生,因妻子被拐,身无盘费,故此学艺度日,老爷可念乡里情分,扶持他一二。”郎中唤应凤问道:“你既是监生,将文引来看。”应凤在胸前袋内取出文引,郎中看了,果然是实,道:“你选期在明年四月方到。你明日可具告远方词一纸,我就好选你。”应凤大喜,写词上吏部具告远方。邓郎中迳除他做陈留县县丞。应凤领了凭往王婆家辞行。王婆问:“彭相公恭喜,今选哪里官职?”应凤道:“陈留县县丞。”王婆忽然心中惶惶无计。遂道:“相公,你大官在我家数年,怠慢了你。今取得一件青布衣与大官穿,我把五色绢片于代他编了头上髻子。相公几时启程?”应凤道:“明日就行。”应凤相别而去。

王婆唤亲弟王明一道:“前日彭监生得官,邓郎中把五百两金子托他寄回家里,你可赶去杀了他头来我看。劫来银子,你拿二份,我受一份。”明一依了言语,星夜赶到临清,喝道:“汉子休走!”拔刀就砍。只见刀往后去,明一道:“此何冤枉?”遂问:“那汉子,曾在京师触怒了何人?”应凤泣告王婆事情。明一亦将王婆要害之事说了一番,遂将孩儿头发髻割下,应风又把前日王婆送的衣服与之而去。明一回来见王婆道:“彭监生是我杀了,今有发髻、衣服为证。”王婆见了,心中大喜,道:“祸根绝矣!”

应凤到了陈留上任数月,孩儿游玩进入姚知县衙内,夫人见了,思道:这儿子是我生的,如何到此?又值弘禹安排筵席,请二官长相叙,许氏屏风后觑看,果是丈夫彭生,遂抢将出来。

应凤见是许氏,相抱大哭一场,各叙原因。时姚知县吓得哑口无言。夫妇二人归衙去了,母子团圆。应凤告到开封府,包公大怒,遂表奏朝廷,将姚知县判武林卫充军;差张龙、赵虎往京城西华门速拿王婆到来,先打一百,然后拷问,从直招了,押往法场处斩。大为痛快。

(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