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月不居功 阿姆斯壮低调一生

【新唐人2012年8月26日讯】(中央社台北26日电)“我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阿姆斯壮这句话代表太空史写下新页,但身为登月第一人的他,终其一生都是低调到近乎孤僻的中西部典型男人,始终不减太空热诚,却极力避免独揽功劳。

人生大半段岁月以“登月第一人”著称的阿姆斯壮(Neil Armstrong),昨天因冠状动脉阻塞并发症辞世,享寿82岁。

阿姆斯壮1930年8月5日出生于俄亥俄州渥巴科尼塔(Wapakoneta),孩提时代就展露出对飞行的兴趣,16岁取得机师执照之后,取得普渡大学天文工程学士以及南加州大学硕士学位,而后服役于海军,韩战期间出过78次战斗任务。

1966年,阿姆斯壮担任双子星8号(Gemini 8)任务指挥官,但太空船的火箭推进器故障导致失控,最后是靠着阿姆斯壮保持冷静,把太空船安全带回地球。

1969年阿姆斯壮与奥德林(Edwin Buzz Aldrin)、柯林斯(Michael Collins)搭乘“阿波罗11号”,展开25万英里的月球长征。当登月小艇“老鹰号”(Eagle)与指挥舱分离准备登月时,全世界莫不屏息以待,直到阿姆斯壮说出“这里是宁静海基地,老鹰已经着陆了!”

老鹰号登陆后的6个半小时、1969年7月20日美东时间晚间10时56分,时年38的阿姆斯壮踏上月球表面,接着吐出后来大家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我的一小步,是人类的一大步。”

阿姆斯壮在月球表面待了两小时32分钟,与后来也踏上月球表面的奥德林在月表插上美国国旗、捡拾月球岩石并架设科学仪器之后,才回到阿波罗11号。

阿波罗11号的登月壮举,对当时与苏联冷战方炽的美国意义重大,对全世界也是历史性一刻,3名太空人返回地球时,受到英雄式欢迎。

阿姆斯壮完成登月壮举后并未重返太空,而是进入国家航空暨太空总署(NASA)工作。1971年他辞去NASA职务,转往辛辛那提大学教授工程学近10年时间。

许多人或许会趁著一夕成名抢捞钞票,但阿姆斯壮一生却极力回避镁光灯,选择与妻儿过着安静的生活。

飞行专家欧布赖恩(Miles O’Brien)对美国公共电视网(PBS)“新闻时刻”(Newshour)说:“他真的是工程师中的工程师,对自己扮演登月第一人的角色总是很不自在的谦虚男人。”

“他了解也欣然看待这件事的历史影响,但从不愿意真心接受。他谦虚到近乎孤僻,你可以说他是太空人里的(麦田捕手作家)沙林杰(J.D. Salinger)。”

“他沉默、迷人、奇妙,就是那种中西部来的家伙…但要是与这次惊人成就有关的公众曝光…他却又避之唯恐不及,其中一个原因是,他觉得这是数千人的成就,这的确也是,自己独占功劳的很大部分,让他很不自在。”

但阿姆斯壮向来认同自己做了很重要的事情,不过总是谦虚应对。

他曾表示:“回顾过去,我们真的非常荣幸能活在那段微小的历史中。我们改变了人们看自己的方式、改变了未来可能的样子、可能往哪里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