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江青如何利用毛泽东遗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2年10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剑彤综合报导)近日,一篇摘自《贵阳文史》的文章被大陆各大媒体纷纷转载,作者王恩在文中揭秘毛泽东逝世后,其遗体保护的情况以及修建纪念堂的事情。而其中的一个小片段,也引起了读者的兴趣,即江青在毛的遗体旁摆出各种姿势拍照,却一滴眼泪也没掉。

76年“天崩地裂”毛死去

文章开头写道,1976年是中国农历龙年,历史上称为“翻六十甲子,天崩地裂龙驾崩”。1月8日,周恩来离世;3月8日,吉林降世界上最大的陨石雨;4月5日,北京爆发了天安门事件;7月6日,1月份还在向周恩来敬过最后一个军礼的总司令朱德元帅逝世;7月28日,天光闪动,大地轰隆,唐山发生大地震;9月9日,毛泽东离世……

1976年9月8日晚,华国锋正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答谢宴会,欢迎西萨摩亚国家元首马列托亚•塔努马菲利第二殿下访华。急促的电话铃声传来毛泽东病危的消息。华国锋没等宴会结束,迅速赶回了中南海。他走进毛泽东卧室,看到毛已经停止了呼吸。

对毛遗体紧急“保护”过程中 江青未露面

华国锋立即在中南海住地202室召开政治局会议,紧急磋商治丧事宜。会上决定,从国务院和北京市有关部门抽调干部和专家,共16人成立保护毛的遗体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务院副总理谷牧任主任。在毛的遗体公开亮相前,需要进行“遗体保护”,防腐处理,化妆等等,时间15天左右。

10日下午,红都服装厂的师傅们为毛的遗体赶制出中山装。北京医院病理科马燕龙技师为毛泽东作了细致的化妆整容。

整个过程,江青始终没有露面。

江青黑纱遮面 一滴眼泪也没掉

据文章描述,10日,有人传“首长要来”,两小时后,江青身着黑衣,面遮黑纱,出现在大家面前。她与大家握过手,什么也没讲,一滴眼泪也没掉。

江青随后在毛泽东遗体旁摆出各种姿势,让摄影师为她拍了照。

有观察认为,江青摆拍各种姿势,且没掉眼泪,除了看出她与毛并无真正的夫妻之情,也可能是在利用毛遗体,来证明自己跟毛泽东的关系。

据指,毛晚年根本不愿见江青,名义上是夫妻,但毛和江早已分居,毛甚至想和江离婚。据毛的护士孟锦云回忆,江青后来每次想见毛都十分困难。

毛遗体绝密转移至“769” 江青来时从不打招呼

9月11日至17日,毛泽东遗体移进人民大会堂。

13日,党中央决定成立中央保护毛主席遗体领导小组,华国锋任组长。18日追悼大会结束,20日,毛遗体被转移到一个代号为“769”的地方。

“769”保护室,实行24小时值班制。警卫与医务两套班子,各司其职,循环往复。警卫工作主要由毛主席生前警卫人员承担,从大门口到保护室设了四道岗哨,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毛维忠、张耀祠等领导轮流带班。
  
为了确保环境不受污染,规定汽车不准进入。中共高层到此,即使是华国锋,也必须在洞口下车,步行进去。“四人帮”中除姚文元之外,都来过“769”。江青来时从不打招呼,而且车子直接停在工作区门口。

不顾反对 毛执意与江结婚

一篇署名朱鸿召的文章曾描述在延安的一段轶事。

江青到延安不久,毛泽东曾亲自找她出来,送给她一张他将在马列学院作报告的入场券。她接受了这张票子,并且届时去聆听他的演讲。

在当时,毛泽东与江青的恋爱关系很快就引起中共党内的极大议论,他们了解到江青到延安之前先后与裴明伦结婚,与俞启威同居,与唐纳结婚,与章泯同居,并且多次闹得满城风雨,绯闻缠身。

中共江苏省委,纷纷联名写信给中央总书记张闻天,要劝阻这场婚姻。考虑再三,张闻天综合大家的意见,以个人名义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大意是:江青在上海是演员,影响较大。这样做,对党对你,都不大好。信是让警卫员送去的。毛泽东读罢大怒,当场把信扯了,说:“我明天就结婚,谁管得着!”第二天在供销社摆酒两桌。

江对毛的淫乱没辄

江青是与毛生活最长时间的女人,从延安窑洞到中共建政,按理来说,她是摘桃派,中共要夺取政权了,她来了,一直到老毛去世,她都过着舒适的生活。但有文章披露,她实际上是毛妻子中痛苦最深的女人。因为杨开慧可以把儿子托付给自己的表弟,贺子珍可以向身边的战友诉苦,但江青不能,因为她的另一半被中共捧上神坛,成为“大救星”、“红太阳”。所以江青只能在中南海的夜晚,站在湖边一个人哭泣。

一次御医李志绥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边独自流泪:“那是在北京的时候,一天傍晚,她一个人在一组后门的中南海木椅上坐着流泪。我正经过那里,吃了一惊。江见到是我,叫我过去,拭干眼泪说:‘大夫,不要同别人讲。主席这个人,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史达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边,毛命令建造了一个活动房,在众目睽睽之下,毛竟拉着一些,不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进去同时淫乱。

到晚年,江青在毛泽东眼里更是成了看不见的“鸡肋”,用之不起,弃之可惜。据说毛经常大骂江青,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而江青则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忠于毛主席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谁。

因此,江青在毛死时有如此态度,也许并不足以为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