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文薰:纽时记者染红?吃红?

从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起,我每天早上例行的工作就是浏览世界各大媒体网站。其中一个是《纽约时报》,以及今年6月之后才开通的《纽约时报》中文网。

我脸书上的朋友们都知道,我鲜少分享 《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其实我每天都阅读了这个网站的新闻,并且将这个网站上的新闻与其他国际媒体来比稿。比较之后,觉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 对中国的观察既没有其他国际媒体深刻,也完全没有《纽约时报》一贯敢言的风格,所以才没有推荐这个网站上的文章。

但是比稿几个月之后,在今年的10月19日,我终于觉得《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风格值得拿出来公评,因为这个网站上的文章,谈到美国都是贬低与负面,谈到中国却是褒扬与正面,让我以为读到中共的党报!所以从该日起,我每天把《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首页用PrtScr键复制下来,把重要报导圈起来,贴在我的脸书上。

如此观察了一个星期之后,发现纽约时报中文网,讲到美国就用最严格的监督角度看美国的问题,没有一件是乐观的;讲到中共就用最宽松的甚至是抹灭真相的方式看中共的问题,没有一件是悲观的。

10月23日纽 时中文网上有一篇题为“我们该如何讨论死刑”更让人发指。这一篇中把台湾的废除死刑呼吁与中国的废死问题相提并论,但对于“打死算自杀”以及死在公安局与 监所的各种“被自杀”还有“按供给杀人”的人体器官超市,以及中共利用国家机器杀人,不该判死的判死,该判死的贪官全部死缓等重点,全部抹去。

连最根本的问题都不敢讨论,这还是《纽约时报》吗?如果按纽时批评美国政府与社会的标准,这样的文章能通过纽时编辑的审查吗?

隔天稍晚时间一直到10月24日,纽时中文网上又出现了一则〈中国经济放缓 美国出口商遭殃〉的文章,论点显然与纽时中文网10月19日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速触底企稳〉相互矛盾。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说中国经济不好了,美国出口商就遭殃了。

10月24日这篇文章的观察是正确的。因为美国对中国输出机器与重要的关键性零组件,甚至还有大量的农渔牧产品。中国经济不好,美国出口商必然订单减少。可是如果把这个标题反过来讲〈美国经济放缓 中国出口商遭殃〉不仅正确,而且更贴合于中国的经济真相。

隔天,纽时中文网继续用最严格的标准监督批评美国政府与官员,这很正常,是媒体的责任。但它一样是用最宽松的标准看待中共的问题,这和其他国际媒体不同,也和纽时自己的标准不同。这很不正常,这违背媒体的责任。10月25日这一天纽时中文网上唯一可看的一篇是〈奢侈品与腐败有什么关系〉,谈到中共官员贪腐的问题,但语气之温和,也和纽时对美国政府的直言不讳不可同日而语。

10月26日,继续观察纽时中文网。谈到中国都是好,头版头条是〈中国调低核电建设目标〉;谈到美国就很糟糕,头版第三条讲的是到了2016年,相信美国人也许将会亲身感受到中国的经济威力。

观察了这么一段时间,发现纽时中文网上从来没有出现过几大国际媒体均热议过的中国器官移植问题、法轮功被迫害问题。西藏僧侣与民众自焚事件只有报导过一则美国驻华大使前往藏区探视的简短新闻,中国各地的维权抗暴、维权律师,或者新疆这个地名,通通不在纽时中文网的地图上。

到此为止,我已不想再继续公评纽时中文网了。因为西谚说得好,烂苹果咬一口就知道,不必再咬第二口。可是7个小时之后,北京时间早上8:00,纽时中文网头版头条抽换为〈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
其实在10月23日,许多国际媒体都发过新闻短讯,表示拿到丢包的温总理家族“贪腐资料”。可是没有一家媒体愿意报导,三天后纽约时报中文网却视为“独家”于头版刊出。

《纽约时报》没有解释,为何在18大前夕单挑一个已经要下台的温家宝,却不调查举世皆知的巨贪江泽民家族、曾庆红家族、李鹏家族?纽时记者David Barboza一再抗辩说自己调查温家财产已经快一年了,同时这项报导与中共政争无关,不是被喂料。David Barboza又说,这些温家的资料都是“公开的资料”,可以从律师手上轻易以低微代价购得。那么,一个在位总理的资料都这么便宜取得,何况已经不在位的上述三人?何不一并调查,公布给世人知晓?

有人认为以《纽约时报》过去的信誉,“一定会”详实调查,所以对温家宝家族巨资的报导可信。但是证据指向却与这种无条件的信赖相悖。

大纪元新闻网一则〈 ,继美国之音证实国际媒体驻北京记者被集体喂料后,再次检证指出《纽约时报》、彭博社记者过去一再挺江派与薄熙来的言论与不实报导。

纽约时报驻上海分社社长David Barboza(中文名:张大卫)曾数次撰文替薄熙来家族“辟谣”,《彭博社》驻北京记者Michael Forsythe(中文名:傅才德)则曾报导习近平家族敛财,以及“独家”报导江泽民接见美国星巴克公司总裁的假消息。

David Barboza于4月25日和30日两次发表文章专门为薄瓜瓜辩护。《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也是传闻这次〈总理家人隐秘的财富〉背后真正的报笔者,于6月7日“In Chinese Murder Mystery, Take 2 for Big Scene”中称,薄熙来没有搧王立军一耳光。

黄安伟更于10月15日“独家”披露薄瓜瓜来函,说薄瓜瓜在给他的电邮中否认已经回到中国的传闻。薄瓜瓜躲著不见人,却独钟远在北京的记者黄安,关系之密切可见一斑。

有这样亲江派亲薄派的记者,就难怪在11月2日, 当所有的国际媒体的网站都在头版位置关注中国器官移植问题,以及中共是否会停止以“死刑犯”作为器官来源,还有西藏一再发生的自焚事件时,纽约时报中文网 会对这些议题视而不见。同一天,纽约时报中文网更闗心中共对叙利亚的主张,或者中投又在海外买了什么东西。但中共滥用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否决权,这是叙利亚唯一的问题,中投买了啥,又值当首页靠前的新闻吗?

德国之声在“张丹红事件”后,德国议员深深以为国家电台被红色渗透并为中共极权发声是一项不能忍受的耻辱。《纽约时报》也染红了吗?染的还是中共血债派的血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