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暴力强拆、官逼民反、酿成惨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月8日讯】近日,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长岗镇都苗村委会龙湾村的村民投书本台,揭露新年伊始,当地政府就又开始强征农民土地。内容如下:

广东省肇庆市封开县长岗镇都苗村委会龙湾村现在又开始被政府强征了,村民们每次去阻止,施工队都会在村民离开后继续施工,现在村民的土地已经渐渐失去了。政府的工作人员还威胁村民说,要是谁阻止施工就捉谁回去。这个2013年才刚开始几天,他们就目无王法地霸占村民们的土地和山地了,难道龙湾村的村民财产就真的没有救了吗?

事件回顾:

2012年2月2日发生一起震惊当地的惨案。据公安机关所讲,2012年2月1日,封开县公安机关长岗派出所向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的黄锐林发出《传唤通知书》,传唤其于2012年2月2月10点到长岗派出所接受进一步调查。2月2日10点30分许,长岗派出所所长带领多名民警和政府干部一同前往黄锐林家了解传唤不到案的原因时,黄锐林拒不接受传唤,其两个儿子还持刀与民警发生打斗,民警梁天芳、刘永受伤送院救治,梁天芳于本年4月21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刘永为轻伤,造成一死一伤的惨案。事件真相真的如封开公安机关所说的?笔者带着重重疑问,通过查探得知,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

事情真相

你们好!我们是广东省封开县长岗镇都苗村委会龙湾村村民,我们坚决控告县委书记张浩与水泥厂相互勾结,为帮助水泥厂“摆平”扩建用地,非法霸占我们村全部的土地约3500亩,更不顾“三令五申”顶风抗法,从2011年2月14日起实施强拆、强征、强迫农民上楼。县委书记张浩更与副县长伍于广,县国土局局长龙敬和、镇委书记卢智宇,镇长谢汉初,镇纪检书记郭文轩等狼狈为奸,疯狂进行暴力拆迁,并经常带领一班施工人员横行霸道,野蛮填埋农田。非法掠夺农民的土地资源,侵占农民的家园,更凄惨的是抓人又拆房,连夜毁灭暴力拆迁的罪证,是一伙披着党的外衣,挂着人民政府招牌的打、砸、抢暴徒,现代土匪,他们的暴行已经彻底冲击农民的容忍底线。

剥夺农民的知情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和居住等权利,无论是拆迁还是征地,都没有跟我们召开过集体会议,也没有征求过我们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和农民的意见,其拆迁征地的补偿方案,房屋征收评估情况和补偿标准确定,执行情况等都是按当地政府单方面拟定的霸王条款执行的,更与房产局串谋操纵评估。

张浩、伍于广、卢智宇在完全没有依法取得房屋拆迁许可和征地许可,就自订房屋拆迁每平方米450元至850元的补偿标准对全村房屋进行非法逼迁。就连2005年遭西江洪灾后由省市扶持150万元救灾款重建的家园更是首先遭到非法逼迁,并采取填埋农田,阻塞道路,中断通行,破坏农民自建的供水设施,断电,填埋房屋排水沟,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停工,教师停课,县国土局长违法开具责令状,责令农民限期腾空房屋,法院则利用特权违法冻结拒不同意拆迁的农民在银行的存款,黄泥浆覆盖农田不清理,毁坏农用水利设施或突击“株连”,甚至暴力威胁等手段强制征地拆迁。

《国有土地上的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颁布后仍然组织实施行政强拆。张浩、黄行之、伍于广、卢智宇等人更组织、领导、操纵暴力拆迁,他们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且违规动用警力参与暴力征地拆迁,相关管理部门放之、任之、工作简单粗暴,压制群众,失职渎职,引发群体性多次到省和上京信访事件的发生。

对农民的诉求冷漠麻木,千方百计诉求渠道,打击维权,报复上访,在村口安岗设哨,监控村民,几百人围、追、堵、截北京上访的农民,并与一个自称是市公安局政委,名叫梁秦然的人拉帮结派,买凶绑架劫持到北京上访的农民,甚至设立黑监狱非法禁锢,6月28日,这伙染红发、穿耳朵、纹身的凶徒以每人伍万元的酬金将上访农民卖给梁秦然和黄行之等,并将上访农民押回县公安局审讯。

县、市信访局的官员对农民的诉求不但不处理,而且与张浩串通,设计抓捕上访的农民,用冒充省、中央信访机关工作官员来查处暴力拆迁的诡计,引北京上访的农民见面,实施抓捕禁锢,结果上访农民黄杏波被抓走。

省、市、县相关部门行政不作为,对暴力拆迁不处理,不赔偿,相反对遭暴力拆迁的农民恐吓威胁,并以此挟持逼农民将水田、地、自留山等土地按照县政府或“包公头”的意图卖给水泥厂,派出所长梁天芳对要求赔偿的农民诬陷农民是敲诈勒索,检察院的黄帝林更是讥笑北京上访的农民,叫嚣:暴力拆迁又如何?中央上访又怎样?有谁会帮农民说句公道话?

张浩为了帮水泥厂尽快“摆平”拆迁征地,操控公、检、法,指使公安机关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检察机关妄开逮捕令,妨碍司法公正和明知是没有罪,法院也作枉法的裁决,合法伤害等卑鄙手段达到迫使拆迁的阴谋野心。

看守所成了损害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集中营,是腐败官员镇压人民维权合法权益的枷锁,是徇私枉法,防碍司法公正的人间地狱。无论是县政府还是镇政府的官员,甚至是“包公头”和参与非法逼迁的任何人都可以随便出入看守所和随意传讯被非法逼迁的所谓“犯人”,更有被关进严管仓遭刻意迫害。

农民拍摄暴力拆迁事实和被非法抓走农民行为时,摄影器材遭公安干警如狼似虎般抢夺,束意毁灭证据,副县长欧衡为了逼其包干户拆迁,与派出所长梁天芳相勾结,买凶栽赃陷害农民黄旭林。

梁秦然和张浩、卢智宇、伍于广等组成团伙,为帮助水泥厂非法圈地,对农民日夜进行非法逼迁,更窜到看守所对被非法禁锢,刑拘的农民采取威胁伤害,公言叫嚣:“我们的后台背景强硬,无论是公、检、法、我们都可以过关,不但可以刑拘你,逮捕你,给你判刑,甚至可以判你全家或全村人几年徒刑,一句话就是顺昌逆亡”。由此可见其早以目空一切,凌驾于国法之上,只手遮天了。

梁秦然不但违规参与征地拆迁,而且与张浩、伍于广、卢智宇等组织谋划暴力拆迁,甚至千方百计为暴力拆迁开脱罪名和积极充当保护伞,更让实施暴力拆迁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施工直接责任人逍遥法外。

遭暴力拆迁的农民的生命财产不但得不到依法维护,相反却遭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威胁和司法机关的伤害,地方腐败程度触目惊心,居不安怎乐业?

水泥厂扩建违法强拆,非法圈地,反而成了公共利益,依法维权却被打成各种各样的罪名被非法禁锢,刑拘和作枉法的裁决的有:叶永权、叶敏雄、黄江全、黄绍鸿、黄杏波、黄锐林、黄其波、黄旭林、黄世兴、黄云来、骆金生、蔡金荣、蔡秀煌等。

地方公安机关不但违规参与征地拆迁,而且组织、领导操纵社会黑恶势力参与暴力拆迁,采取砸烂财物,损坏东西,暴力毒打,制造流血事件等手段迫使拆迁。使公安机关成了违法乱纪的护院,迫害百姓,损害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的帮凶打手。更是捏造歪曲事实,诬告陷害,制造冤假错案,压制人民心中怨气和草营人命的罪魁祸首。

地方政府的相关管理部门瞒上骗下..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