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传荆冬雨:“十面霾伏”危害中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3月16日讯】 超美报告来自中科院

几乎就在北京发生严重雾霾的同时,中国科学院在今年一月发布了《国家健康报告》。在此首例报告里,中科院推出了耸人听闻的所谓成果,称曰:中国国家健康状况比美国好得多;在此基础上,展望二○四九年即中共建政一百年时,中国会全面超过美国,尤其是在国家健康的构成要素国家责任项上,不但中国稳居第一,而且还会出现美国在全世界垫底的情形。

这样满带国家偏见的报告引起了争议。北京有长期驻华外国专家婉讥之曰:“这里面把经济崩溃和社会骚乱因素都剔除”。更有专业的学者、体制内经济学家指出:比较医疗、住房、教育、养老四个社会关键因素,中国在半个世纪内没法与美国比肩,“这仍然没考虑经济崩溃与社会骚乱因素”。

“国家健康”较为通俗的理解是资源充足度没问题、财富分配公平度没问题,较为专业一些的分析包括经济防御能力、国家决策能力、决策执行能力、国家履行责任能力。其实不用进一步的解释,就凭老百姓对此四项能力的感性认识,就会认为中国不可能是个国家健康程度较好的国家。

计算污染中国没增长

对于中国大多数百姓,不管是精英立场还是民粹立场,都会认为自己“生活在病态国家里”。在精英需求层面看,他们期望的国家履行责任能力从行政信息开放到维护司法最低限度的平等,都是不可能的;在民粹需求层面看,他们期望财富分配公平,从职业收入保值到国家财政支出最低限度的理性,也是不可能的。

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环境安全造成了整体性社会焦虑,有水皆污使所有食品都失去了安全可信度。空气污染已经使七分之一的地域遭遇“十面霾伏”,预计今后十年内该七分之一的国土范围内重大呼吸疾病尤其肺癌发病率将翻两番。作为首都的北京,其未来形势尤其惨淡,因此关于迁都的传说日甚一日。

在整个社会层面上看,中国经济改革三十多年实际上做了一项亏本的大生意。这好比人们看到一个从事危险行业(如室内装修)的农民工不少挣钱一样:表面上每月五千块钱收入是优于城市白领,但是他未来的健康恶化代价会让这些钱白挣。比方说,他的寿命比同龄的家乡城市白领要短二十年或更多。就算农村合作医疗可以报销他相当部分的重大疾病医疗费用,最后合计家人投入照顾的时间成本以及没法报销的日常看病花销,等于一生做工没赚到剩余。

体制决定官员没良心

北京遭遇的雾霾之困是紧接着去年雨灾而来的环境报复。然而,天灾源于人祸,比如说超辉煌的奥运由大量华丽建筑来衬托,但是,建筑起来却没有配套合格的排水系统。同样,尽管北京城区的工厂都已经迁进开发区,甚至首钢搬到了河北的唐山,但是,官员们要经济增长数字的心态丝毫没变。官员之所以要经济数字而不可能考虑百姓利益(最后表现为环境后果),是因为中共的政治体制决定了任何官员的任命实质上都是党权委任而绝非民选。

最为伤害社会的是,特高级官员无论是在环境事故还是突发祸端中,没有人会被追究责任,充其量是次高级官员被象征性地问责而不是交付刑事程序。比如说,北京雨灾发生后,没人去追究政治局委员、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作为奥运主要负责人的责任;再比如说,甬温动车惨案后,没有人听说负责全国安全生产的副总理张德江做内部检讨,就不用说向公众道歉了!相反,张德江不但没有承担任何责任,还顺利成为政治局常委并出任全国人大委员长。更有北京政治耳语说:张德江身边的人(也就是小利益集团)还抱怨,“委员长在党内排名第三是党内民主的倒退,是‘特殊时期’的复制”。

不仅环境后果与突发祸端不会让中共官员良心发现,而且在中共体制内“不昧著良心干活,就别想在体制内生存下去”,更有甚者会把昧良心推向极端。比方说,在清明节已经作为国家法定节日之后,河南周口地区大肆平坟,声言是提高土地利用率,但是家有副处级及以上官员者不在平坟之列。再比如说,在浙江县级市瑞安因河流污染没人管,商人金增敏在自己微博发出悬赏(二十万元人民币)信息邀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而瑞安的上级市温州政府则任由当地党报做整版环保政绩宣传。

官方试探遭专家嘲讽

温州当局昧良心的最基本动因是,国家已经把该市列入二○一四年“国家级环保城市”备选名单,温州不能也不敢因下辖一个县级市的问题而失去国家级荣誉。北京有环保方面国家级咨询专家透露:“去年一年,温州市在浙江省的支持下,大力活动北京各种关系,为争取一四年的命名已经花了两亿多的公关费用。”不同的说法则是,近两亿的公关开支包括去年争取到的“省级环保模范城市”。后一种说法有较大的合理性,因为正是在省里公关花了钜额费用,才会有省里支持温州在北京活动的可能,尤其是在驻京办暨北京公关受到最高层指斥的情况下。

中共政治面对社会难题,动辄就讲“治理”,动用公权力搞运动式的面子工程。奥运会暨中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已经是最好的证明。轮到治理“十面霾伏”,还是这一套路。环保部试探性地在网路发消息,说“抵制露天烧烤会带来低油烟、低污染、低能耗的饮食结构”。此说甫出立刻引来网络舆论“围攻”,比如,有网友指责当局指向打苍蝇而故意放过老虎,放着严重污染的化工厂不去管。另一位长期为环保部提供专家咨询的专家说:“确实环保部的领导太弱智,你连温州那么敏感的‘悬赏游泳事件’都不敢作表态,让网民不抓个正著嘛!这说明你连稍微大一点的苍蝇都不敢打!谁相信你打老虎?!”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