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华:自信,还是无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4月4日讯】最近,中共官员及媒体经常把所谓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挂在嘴边。然而,人们不禁会问,中共真的自信吗?中共的所作所为能够称得上自信吗?

通俗地说,自信就是对自己充满信心。自信是一种心理状态,但这种心理状态最终要通过行为表达出来。衡量是否自信的最主要标志是对待不同观点和主张的态度,能够容忍不同观点和主张者方称得上自信;反之,则不能算作自信。换句话说,能否容忍不同观点和主张是检验是否自信的试金石。这种容忍,或是表现为积极地与不同观点和主张展开辩论,以体现其自身的强大和力量。正所谓尔等败将,胆敢妄为,放马过来,一决雌雄。或是对不同观点和主张的听之任之,不做回应,以体现对不同观点的满不在乎。正所谓尔等小辈,何足挂齿,乳臭未干,不值一提。无论如何,口头声称自信不一定真正自信,真正自信者也不一定把自信挂在嘴边。口头上的自信和真正的自信没有必然联系。

看看中共的所作所为,能算作自信吗?中共除了口头上大喊大叫自信外,其行为中没有表现出一丝自信的模样。中共从窃取政权之日起,从来都是垄断思想,压制不同声音。中共口口声声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但中共却容不得任何不同于其理论、道路和制度的观点和主张,更容不下有人批评其所谓的理论、道路和制度。

一方面,中共对各种思想宣传机构和媒介实施全面垄断,灌输其激发人性中的恶性的歪理邪说(人是善性和恶性并存的生命,中共的唯物论、无神论、阶级论根本上讲是在遏制人性中的善性而激发人性中的恶性),防止不同于其理论、道路和制度的主张和观点出现。今天中国报纸、杂志、电视、电台数万家,又有哪家不是由中共直接或者间接管控著。就连晚清时期,清政权都允许民间办报,民间报刊达到近500家,当今中国又有哪家报刊是民营的。国民党政府时期,民间报刊更是遍布全国,多元思潮可自由争鸣辩驳,敢问今日中共何时落实过作为基本人权的言论出版自由。古代王朝,民间私塾可以自由设立,私塾先生亦可自由教学,所谓独尊儒术也只是通过科举制度而加以柔性引导而已;中华民国时期的大学自治、学术自由更不必说。今日中国,无论小学、中学、大学,哪所学校不受中共的掌控,哪所学校不设党委组织,哪所学校不开设洗脑式的政治课,哪所学校的老师和学生可以自由地教和学。

另一方面,中共对任何批评其理论、道路和制度的声音从来都是不遗余力地打压。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中共如此,20世纪80年代以后直至今天的中共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不同时代,中共打压的名义、挥舞的大棒不同而已。右派、反革命、资产阶级自由化、别有用心、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打压的名义和手段不断变化更新,中共的本质却始终如一。据BBC报道,近日多家大陆媒体透露,中共中央宣传部对今后媒体的宣传基调作了五点要求:不管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应当是党的喉舌和人民的喉舌;今后不能允许反马列毛言论公开地堂而皇之地在媒体上出现;坚持反党、反国家、反民族立场的所谓“新三反人员”不能继续呆在媒体和高校从事新闻人才的培养工作,不换立场就换人等。

中共一边自我标榜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一边又靠强权垄断真理,不允许、更不容忍不同的声音,这是何种“自信”?与其说是自信,还不如说是无耻。见过无耻者,从未见过如中共这般无耻者。中共之无耻,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