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中国模式”贻害全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4月4日讯】 习近平3月中旬访问非洲,导致中国的“新殖民主义”再度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话题。所谓“新殖民主义”的大意是:中国为了掠夺资源罔顾非洲的环境生态,同时又将非洲做为廉价工业品的倾销市场;中国在非洲的经济开发并未为非洲人民带来多少就业机会;中国政府不干涉他国内政和不附带任何条件的援助,打破了西方国家援助附带政治条件的模式,使一些非洲国家的独裁者变得肆无忌惮。

中国新殖民主义在非洲大行其道,是因为中国企业通过行贿,将“中国模式”的精华“官商结合”推广至海外,以获得资源开采权与市场准入资格。

行贿与腐败:中国企业海外扩展的助推器

在习近平到访尼日利亚之前的3月12日,该国央行行长Lamido Sanusi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撰文说,中国拿走了非洲的自然资源,再转回身向非洲销售制成品,这种手段非但不是互利互惠,而且是殖民主义的真髓,对非洲的非工业化和落后起了很大的消极的作用。与中国并列金砖四国的南非总统雅各布• 祖马(Jacob Zuma)早在2012年就警告称,这种“贸易模式从长期来看是不可持续的”。

但是,来自非洲各国政府高层的抱怨声音毕竟非常少,常见的是民间的抱怨。高层抱怨少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与中国企业之间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

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在2011年度行贿指数(BPI)报告中,将世界上28个主要工业国家和新兴工业国家纳入考察范围,就“是否愿意通过对外国官员行贿来获得业务上的好处”这一问题,对来自30个国家的3016名企业经理人进行了匿名问卷调查,并根据他们的回答给这28个国家的企业分别给出分数,满分为10分,即从不行贿。 按该指数所谓排名,中国在全部2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在27位,俄罗斯排名垫底。

行贿指数涉及19个行业,所列举的国家和地区涵盖了全球主要区域,代表全球近80%的出口、服务、建设和投资业。除行贿倾向排名之外,《2011年行贿指数》同时表明,公共设施建设、建筑业及石油和天然气业由于由政府操控并涉及到巨额资金,更容易滋生腐败,是境外贿赂的敏感行业。

中国政府对上述透明国际报告予以驳斥,但事实却无情地证明了行贿与腐败确实是中国企业海外扩展的助推器。从2008年至2012年,世界银行将中国建筑、中国路桥等在内的14家中国企业和个人列入“黑名单”,世界银行制裁委员会表示,这些被制裁的公司(或个人),在采购或合约执行过程中存在着欺诈、腐败、操纵竞标等行为,这些企业与个人被裁定在2年至8年不等的时间内不得参与世行集团的融资项目。2009年11月,中冶集团为了获得阿富汗一铜矿开采项目,曾向阿富汗矿业部长行贿2000万美元;2013年3月19日,业务遍及全球140 多个国家的中兴通讯设在蒙古的办事处高管被指涉嫌行贿被蒙古当局逮捕。

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大量涉及公共工程、矿业、建筑行业,几乎全是借行贿开路。但为什么较少曝光?其间原因,中国国家监察部官员孔祥仁早在2010年就解释过:“我们发现的不少案件,特别是一些跨国性质的商业腐败案件,往往是美国、欧洲当地政府发现了,然后引起了我们的重视并对相关国内官员进行查处的,这和贿赂交易的隐蔽性密切相关。”

中国模式”应该遭到全球抵制

英国皇家非洲学会会长理查德∙道登曾指出,“中国政府喜欢和不民主的政府打交道”,其中原因当然是同类相吸引。据一家中资建筑公司海外负责人叙述,在尼日利亚,腐败根本不需要遮遮掩掩,相关官员在项目预算里,已经将自己的提成计算在内,这行为简直就像是中国贪官的孪生兄弟。

由于利益驱动,非洲的独裁者不会中断与中国的“资源外交”,因为他们自己从这种交往中得到了巨大的好处。以中国对非援助为例,中国对非援助数字处于极不透明的状态,既有由商务部负责的项目,还有各省市及各部委的项目,高层领导人出访时又有灵活掌握的额度,这种多头援助的方式使得援助总数难以确定,极好地掩盖了双方交往中的腐败行为。但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开始对“来自东方的救世主”心生反感,他们抱怨中国企业在寻找资源的过程中不顾对当地生态的损坏(采矿、伐木都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中国企业时常无视最基本的 安全规定,事故经常发生,夺走工人的生命,甚至还发生雇主方打死工人的事情。非洲企业也抱怨,由于中国企业背后有中国政府的贷款资助,势力雄厚,使非洲企业竞争十分困难。此外,中国建造的道路、医院质量低劣,经常发生事故,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中国企业有斑斑劣迹,还能在非洲大行其道,是因为成功地贿赂了企业所在地的官员和检察人员,因此经常能逃脱惩罚。

以上这些,相信正常的中国人看了都不会怀疑其真实性,因为中国企业在国内的行径就是如此这般:官商结合,通过贿赂获取商业机会与政治保护;毁坏生态环境,从带血的GDP到带毒的GDP,无所不为;工作场地安全设施差,罔顾劳工生命安全,将劳工视同生产工具拚命榨取;企业为市场生产的产品,小至食品,大至桥梁道路,不少有安全隐患。如果遇到消费者、环境受害者投诉,厂商就以贿赂政府或者法官的方式逃避惩罚。

以腐败、掠夺资源、罔顾生态资源与人民健康为特征的中国模式现在正借助于中国海外投资在世界扩散。南美厄瓜多尔目前正好遇此劫难,该国政府计划将三分之一的亚马逊热带雨林出售给中国的石油公司,居住在那里的7个土著族群正拟对此进行抵制。我希望厄瓜多尔的人民能够吸取非洲人民的经验,将中国企业拒绝于国门之外,只有这样才能挽救自己的家园。

“中国模式”在中国推行近30年,用透支环境与透支中国人未来的恶劣方式,创造了带血的GDP与带毒的GDP,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富翁生产国”,结果是将中国折腾成一个遍布癌症村的高污染之国。早在几年前,朱厚泽先生去世时曾对人说,一定告诉世人,千万不要将害人的中国模式推广至海外,“这模式害咱们十几亿中国人已经够了,不能再去害世界其他国家。”

中国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资源对外严重依赖的国家,要想获得资源,必须放弃让世界反感的“中国模式”,否则总有一天会遭到文明世界的集体抵制,从“亚细亚孤儿”变成“世界孤儿”。

文章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