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5月12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05月13日讯】【禁闻】5月12日完整版

提要
人体器官分配将可溯源 欲盖弥彰?
40万封口?袁利亚死亡真相仍未解
上海民众第三次游行 反建电池厂

5.12祭奠 家长无自由权

5月12号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也是“四川汶川地震”5周年。

四川都江堰“聚源中学”在5年前的地震中,共有284名学生死亡,当天,亲眼目睹校舍在数秒钟内倒塌的学生家长周兴容向媒体表示,在孩子祭奠的日子,她也没有自由的权利。

因为前一天,有几十名国保及便衣人员围堵在周兴容家门外,告诉她“不要去学校” 。

而四川德阳绵竹市“富新二小”,20多名地震死难学生家长,在5月12号这天,因为国保大队警员和便衣阻止家长们放鞭炮,他们只能在校外烧纸钱祭奠孩子。

“富新二小”地震死难学生家长桑军,致电“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说,在此之前,当地官方多次登门提醒126名家长,不准前往震灾现场祭奠。桑军还表示,家长买的校方责任险被当地官员贪了。

在汶川地震中,约有7000座校舍倒塌,超过5300名学生遇难。不少学生家长要求当局彻查倒塌校舍是否涉及“豆腐渣”工程。但中共当局至今仍然没有承认,在汶川地震中倒塌的校舍存在质量问题。

2009年曾有专家调查地震灾区的44座校舍,发现其中57%损坏严重无法修复,比例是政府建筑物的4倍多。

山东费县500村民把村委会砸了

同样5.12这天,山东临沂市费县的村民们,捣毁了村委会。

据费县探沂镇石行村的一名村民代表告诉“六四天网”,探沂镇政府挖土卖钱,石行村村民12号晚间,再次前往镇指挥部抗议,几名妇女被镇委书记和黑社会打伤住院,政府不管。500村民把村委会砸了。

村民表示,被打伤的妇女伤势严重,仍在医院,因为当局不管,还没能打上针治疗。

胡佳被国保殴打 禁外出

“六四”临近,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被国保殴打,禁止他外出购买生活必需品。胡佳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

据报导,胡佳表示,虽然他已经意识到随着“六四”临近,中共当局对他的监控日趋严紧,他已经做好精神准备,但是被殴打的遭遇,他仍感到有点意外。

胡佳说,“山雨欲来风满楼”,6.4对异议者的大监管即将到来。

编辑/周平

人体器官分配将可溯源 欲盖弥彰?

在中国,有关人体器官移植供体来源的说法,中共当局一再变换,并回避盗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5月11号,卫生计生委,在深圳召开首届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国际论坛,声称经过近三年的试点,中国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工作已经全面铺开,人体器官分配全部可以溯源。但这个说法可以成立吗﹖国际世界又是如何看待﹖请看本台记者的报导。

原卫生部部长,国家卫生计生委官员黄洁夫在会议上说,国家卫生计生委正在研究制定相关文件,凡公民逝世后捐献的器官,将通过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来实现分配,严禁系统外分配移植人体器官。文件实施后,人体器官分配全部可以溯源。

旅澳历史学家李元华:“大家已经不相信他了。大家知道,它的器官来源是不清不楚的,搞这个论坛的目地,实际上是欲盖弥彰,他想掩盖活摘器官的事实,他要在学术的角度上去做这种宣传,他把各国这行业的专家,以所谓研讨的名义召集在一起,中共活摘器官是不争的事实,不管他通过什么手法,变化什么花样,掩盖这个事情,都是徒劳的。”

旅美中国问题研究人士张健:“这种欲盖弥彰的方式,可能在国际人体器官论坛发布会上,通过这些消息,人们可能会寻到更多的蛛丝马迹,中共所有做掩盖自己事实的事情的时候,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像当初天安门搞假自焚事件一样,把自焚栽赃到法轮功的头上。”

关于这次的论坛,报导说,目前,中国有164家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由具有移植资质的医院组建。获取组织负责开展人体器官获取,与使用中国器官分配与共享系统进行器官分配工作。

张健:“连一个孩子、一个老人摔倒了,他都不去帮一下,举手之劳都不能帮的话,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别人,还有一个现象,在各大医学院里面,他们做人体解剖的时候,一尸难求,却有大量的器官在市场上流动,这样一个产业链,它到底是什么。”

据《正见》新闻网报导,5月9号,在澳洲纽省议会的听证辩论会上,有3名绿党上议员,向纽省上议院成功递交了十多万澳洲市民签名的请愿书,要求纽省政府立法,制止非法器官移植买卖,停止培训器官移植医生从事非法器官摘取。

李元华:“有教授和议员提出来,因为悉尼大学曾授予黄洁夫荣誉教授,他仍然去做活摘器官的事情,所以他没有资格去做悉尼大学的荣誉教授,教授提议取消他荣誉教授的资格。”

在国际社会,对中共利用死刑犯器官的谴责开始于70年代末,但中共一直矢口否认,直到2006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国际社会曝光,中共卫生部开始改口,高调承认中国的器官移植供体来源于死刑犯。

张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因为在人类尊严上,它是最后的一个底线,他们可能会死咬着这道防线不松口,但是死刑犯供出的人体器官是多少,每年国际社会在中国,包括中国大陆之内接受移植器官的人数,和这个是不成比例的。”

旅美中国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指出,共产党在干出活摘器官这种天底下最邪恶的勾当时,又扮演一个天使来迷惑人,给人类洗脑,企图让人们对它所干的坏事漠不关心,这是它一贯的做法。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李若琳

汶川地震五周年 遗属声讨豆腐渣

5月12号是四川汶川大地震五周年纪念日,也是一年一度的母亲节。但对于汶川的母亲来说,却是一个令她们悲恸的日子,无数的母亲在这一天,被地震和豆腐渣工程夺去了自己的孩子。

自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5.12大地震”之后,每年的这一天就自动的成为了遇难家属祭奠亲人的日子,尤其是对于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母亲来说,这一天尤为悲伤。

四川德阳市洛水中学学生家属宋女士:“心情难受啊,每年这个时候都心情难受。说就伤心死。”

据官方提供的资料表明,共有约7000座校舍在汶川地震中倒塌,超过5300名学生遇难。学生家长们四处疾呼,要求当局彻查地震中倒塌的房屋,特别是校舍,是否涉及到“豆腐渣”工程。但几乎所有为此事上访的学生家长,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监视、拦截、甚至是毒打和威胁。

香港媒体报导,5年前,四川都江堰“聚源中学”共有284名学生在地震中死亡,当天,亲眼目睹校舍在数秒钟内倒塌的学生家长周兴容表示,“这么多年,每到这个时候,还有清明节,公安都不让她去学校祭奠儿子。

报导说,在母亲节的前一天,也就是5月11号,十几名国保和便衣围堵在周兴容家门口, 严密控制了她的行动和言论,令她既无奈又难过。

周兴容还说,这些年她曾到成都、北京上访,多次被囚禁拘留所,也蹲过“黑监狱”,她被上过手铐、脚镣,遣送回都江堰后,又遭到非法延期拘押。周兴容表示,她已经写好遗书,“只要不死,就要控告到底,为孩子求公道。”

而类似的遭遇在这一天,也出现在其他四川妈妈的身上。

四川地震死难学生家长宋女士:“有点不方便,我的电话现在讲话不方便。”

四川地震死难学生家长洛水镇俞女士:“也不准你朝哪里走、也不准你找乡镇、也不准你去找当官的,他啥子都不准你、他就要阻拦。”

四川洛水镇俞女士表示,她的孩子在地震造成的学校塌方中遇难,政府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或赔偿,只字不提“豆腐渣”工程的调查过程和结果,就如同北川地震时一样,政府对上访的家长的答复是:“不管工程是不是豆腐渣,反正地震超过八级就不保。”

宋女士:“每年今天都去,去过多次,没有得到解决,没有处理。”

洛水镇俞女士:“你这些年啥子也不管、政府啥子都不啥那个,说这个是空事。没人问下子,这几年心头一直都那样子。你去找政府,政府理都不理你。”

据了解,很多地震妈妈,由于过分思念自己的孩子,身体状况也愈发糟糕。

洛水镇俞女士﹕“身体一直都不好,天天都在吃药。”

据媒体指出,虽然大陆官方至今不承认汶川地震倒塌的校舍存在品质问题,但曾有专家在调查了44所地震灾区的校舍后发现,其中57%损坏严重,无法修复,比例是政府建筑的4倍之多。

采访/朱智善 编辑/张天宇 后制/葛雷

40万封口? 袁利亚死亡真相仍未解

日前,安徽庐江县籍的花季少女袁利亚,在北京“京温服装商城”内坠楼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强烈关注。大陆官方媒体在5月11号报导宣称,袁利亚的家属已经和“京温商城”达成协议,接受4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金。在民间的强大压力下,当局也公开了有关的监控录像片段。然而,事件的真相是否就此揭开?请看报导。

对于在北京的打工女子袁利亚坠楼事件,当局在9号抛出“自主高坠死亡”这一结论。11号,官媒再次重申,袁某死因排除中毒、性侵犯以及他杀可能,并宣称死者尸体已经火化,家属接受了40万元人民币赔偿。

《人民网》报导指称,“京温商城”承认在管理上有漏洞,对袁利亚的死亡负有一定责任,因此需要做出赔偿。

安徽合肥维权人士柴宝文认为,如果袁利亚真的是警方所宣称的自杀,那么“京温商城”的赔偿则太过牵强,当局用钱来息事宁人的意图明显。

而袁利亚的大伯袁兴才表示,当局只是让他们先火化尸体和办理后事,实际上,赔偿金还没有拿到。

坠楼女子袁利亚大伯袁兴才:“政府他们正在处理这个事,叫我们今天把她安葬了,就这样子。40万给不给我们也不清楚,我们也不清楚,暂时不知道,他们还没答复我们。”

在民间强烈要求当局彻查死亡真相的压力下,北京公安局公布了袁利亚坠楼身亡前的监控录像片段。

根据《央视》新闻频道播放的画面,第一段监控录像显示的是2号晚上10点34分,袁利亚一个人出现在大楼七层的西北角。1分钟后,她打开了灯进入一个房间,门开着,灯也一直亮着。20分钟后,她关掉灯,走出房间。

第二段监控录像显示的是,3号凌晨4点19分,袁利亚一个人向楼梯间走去,那里也就是高空坠楼的地点。

从录像片段看,袁利亚看起来行动正常,并不像心情沮丧而要寻死的举止。而袁利亚为什么在当晚要留在商场大楼内,从她进入大楼后到第二天坠楼身亡的11个多小时内的其他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最后为何坠楼,这一系列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安徽合肥维权人士柴宝文:“她是穿裙子进去的,从进去到死亡这么漫长的11个小时之内她做了什么﹖她有没有打电话﹖有没有跟别人联系过。这都可以通过袁利亚的电话,移动公司或联通公司 可以查出来的,这些东西不需要一点点的技术含量。袁利亚出事后,没有经过刑事勘验就匆忙的火化了,这更是一件非常值得可疑的事情。”

柴宝文在上周四曾到袁利亚老家——庐江同大乡姚湾村探望,却遭到多名维稳人员和警察的驱赶,并在返回途中被便衣跟踪。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从它这整个的舆论导向的严控这一点上来看,它就是有它不可、不想公布的东西,他隐藏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恰恰也就是在网路当中被大家质疑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是为了它们所谓稳定的需要,箝制媒体的声音,有不同异议的就可能被当作造谣者。”

另外,包括知名微博用户李开复等大批网友,在网路上留下一封封“不自杀承诺书”,以表达对当局的不满。

去年,许多民众要求调查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的离奇死因时,就开始有人在网上刊登“决不自杀”声明,声称自己绝不会自杀, 一旦横死,希望亲友不要相信当局所谓自杀的说法。

采访/常春 编辑/李明飞 后制/陈建铭

上海民众第三次游行 反建电池厂

近期,中国大陆连续爆发环保抗争游行。仅上海松江区,继5月1号、4号民众聚会抗议在当地兴建电池厂之后,周六(11号)又有数千上海民众再次走上街头游行,抗议兴建电池厂。当局出动大批警力驱逐人群,现场有多人被抓。下面请看报导。

11号,上海松江区爆发针对汽车锂电池厂的第3次游行,大批民众聚集到松江区中山路,高举“我爱松江,拒绝污染”的横幅进行抗议。

有外媒报导说,现场大约有上千民众,但参与抗议的松江区居民认为﹕实际人数远高于此。

参与抗议的上海松江区居民李先生:“昨天应该是将近两、三千人,整个一个十字路口全部都给围住了。应该是持续了5个多小时,那么警察就强制性把人从马路中间推开了,有人反应大一点,就强制性把人抓走。”

参与抗议的松江区居民李先生介绍说,当局出动了大批警力对人群进行驱逐,现场有很多人被警察抓走。

李先生:“警察,我估计至少有两、三百个。说句内心的话,作为我来讲,觉得这些警察态度非常差的。就是说话等都是很难听的,态度非常恶劣的。”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民众抗议兴建的电池厂属于“上海国轩”新能源项目,主要从事磷酸铁锂电池及电源管理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原定落户上海松江。当地居民担心电池厂排放的废水废气,会影响他们的居住环境和健康。

面对民众的抗议,4月29号,上海市松江区政府曾通过官方微博宣布,将取消电池厂中可能带来污染的生产环节,并宣称工厂生产是安全的。但官方这一说法并没有消除民众的担忧,进入5月以来,松江居民已经进行3次大规模的集会抗议。

上海松江区居民王女士:“我们担心影响下一代了,影响小孩了。我们都老了,无所谓的,影响小孩的。这个单位就像是个定时炸弹一样放在这里。”

近年来,中国大陆民众对工业污染和环境保护越来越敏感,抗议事件接连不断。就在5月4号,昆明数千民众走上街头,抗议当地的一个炼油厂项目。去年7月,江苏南通启东市更有数万愤怒的民众冲进市政府,抗议“日本王子纸业”向启东附近海域排污。但当局秋后算账,今年2月其中16名示威者被判刑。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这种不断的抗议只能是代表两种方面。第一,政府不作为。它根本就是在推延,根本就不做出有效的反馈。它就想把这件事情拖下去,它把那些有诉求的百姓各个击破。”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谈到,这种不断抗议还表明,中国的老百姓已经被这些事情逼得忍无可忍、毫无退路。

胡佳:“哪个环境问题它后来是真正给你解决了?它不是那样的体制。因为在上这些巨额项目的过程中,它已经积累了所谓政绩,很多的贪污贿赂已经中饱私囊,所以官员是不肯放弃的。”

胡佳强调,环保问题事关每一个人,所以这类环保抗争社会影响面很大,最能调动公民的觉醒和参与。大陆民众应该在这一抗争上同仇敌忾、互相支援,这样才能维护所有人的公民权利。

采访/易如 编辑/李谦 后制/周天

【禁言博客】历史将记住你们可耻的沉默712

“天涯社区”有篇文章,对不少中国人在罪恶面前保持沉默评论说:面对马三家劳教所酷刑;活摘人体器官,女囚被轮奸;信仰团体受到惨绝人寰的迫害等,在国外广泛受到关注的反人类罪行,中国知识份子除了少数几位敢仗义执言的正直之士外,基本上都在装聋作哑。

然而,这些所谓的舆论领袖、公共知识份子,却又在媒体大肆发表有关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的文章,理论谈得头头是道,俨然就是真理的化身。一方面是残暴得令人发指的罪行,一方面是老于世故的惊人沉默,两种完全对立彼此矛盾的状态却又如此和谐的统一,直是让人百感交集。

骇人听闻的暴行长时间大规模的存在,他们还居然可以若无其事的高谈阔论,而且所谈话题还多和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有关,莫非诸位认为理念可以脱离活生生的人而独立存在?还是诸位的坐而论道只是为了打扮自己的精英形象,进而方便捞名图利?真是望遍全球、寻遍古今也找不到如此虚伪之人物,让人实在是忍不住想怒斥:

太多的中国知识份子,你也好意思称自己是知识份子?太多的中国新闻媒体人士,你也有脸说自己是媒体人士?今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惨剧,早已超出人类文明底线之外,任何一位稍具良心的人士,都不会在这种严重践踏人权的邪恶前沉默,而中国各界名人,却偏偏可以依然厚颜无耻地吃喝玩乐,仿佛光天化日之下一切都没发生,一切都很正常。

文章说,暴政之所以横行,有赖于在不公面前沉默的人太多,趋炎附势的人太多。倘若敢奋力一博,敢直面人生,敢于对暴政说不,又何至于到今日已是万民皆奴、仰人鼻息的处境?

美剧《斯巴达克斯》里有言,罗马虽然强大,但终将垮去, 而斯巴克达克斯的名字,却会一直被追求自由的人们所铭记。我们现在虽然没有斯巴达克斯,但历史将永远记住中国的知识份子,在今日可耻的沉默。

红十字会的革命含义555

“和讯博客”有篇文章,对最近中共官方慈善组织——红十字会在雅安地震筹款时遭到民众唾弃一事评论说:

著名学者王康说到前苏联灭亡的原因时说,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而非谁打败了苏共。作为中国官方慈善组织,红十字会曾经垄断了中国慈善,这次雅安地震,没有人能够想到,红十字会竟然遭遇比滑铁卢还要惨痛的羞辱和溃败—— 但是,如果将这种羞辱和溃败看做是因为郭美美的出现,那是对红字会的贬低和对郭美美的抬高。充其量,郭美美只是压垮中国红十字会的最后一根稻草,人们对于红十字会的不信任,并非因为郭美美事件,而是郭美美事件出现之前,红十字会早已经因为其行为让民众对其彻底失望,而郭美美事件的出现,只是加重了这种彻底失望的戏剧色彩。

红十字会在当下中国的处境,恰如前苏联的命运,是被民众抛弃,而非其他。民众早已经对中国红十字失去了信任和耐心,有一个契机出现,他们就会彻底抛弃中国红字会这一官方慈善组织,而且毫不吝惜给予它最后的嘲讽。而发生在中国红十字会身上的一切,如果没有其他意外,可以说,将是中共政权命运的预演。

具有悲剧意义的是,中国曾经步前苏联的后尘进入所谓的社会主义, 同样,也会步前苏联的后尘,被这个民族抛弃。有人说,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这是一种非常偏颇的说法。其实,正是因为苏共有许多男儿,他们才会在关键时刻抛弃苏共这个共产主义乌托邦!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