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毛刘朱周《股东的故事》热传 网友:太有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5月29日讯】(新唐人记者林妙音综合报导)在中共的残酷党内斗争中,经常出现荒唐无稽的变数。这一现象延续至今未绝。近日,就有大陆网友自编一段子–《股东的故事》,调侃中共高层斗争之激烈,引来不少网友热转并大赞有才。

“四个大股东,关系处不好,第一集是四大股东合影,第二集,是十年后,一个大股东,打掉一个股东,闲掉一个股东,再让一个股东当秘书,成为唯一大股东。有图有真相(转网友提供)。”大陆学者吴祚来29日转发一段子,并附上两张百元人民币的图片。

其中,旧版的100元人民币上分别是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和周恩来的头像。而新版的则只剩下毛一人独大。而段子对此四人的诠释,被不少网友笑称经典。

月畔峰:《股东的故事》,经典。

沙元森: 人民币变毛票。

我是修齐治平:太牛啦。

巫山观涛:土匪合伙,弄不出好弄的。

昊天135:大股东心狠手辣。

潇湘张明祥:坐庄都是轮流的

沉舟侧畔999:这也能编个段子,兲朝真是牛人辈出

想说真话1939:唯一大股东从一开始就想搞独家控股企业,合伙搞公司只是手段。连赵匡胤都不愿意与打天下的弟兄们共享天下,何况比他帝王思想更重的那个人?

Sen-刘:有个故事讲的是大股东通过种种手段弄死四号,架空二号,压制三号,把股份制企业侵吞成自己家族企业,剧情一波三折,一号股东通过玩弄手段以及在小秘的帮助下基本达到目标,所有反对的员工都被赶出去,他想传给自己儿子,却没想到儿子遭了天谴,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或许应在己身,也许应在子女断子绝孙

刘杰7588:股民就惨了。

朱德

香港《前哨》杂志披露,由于朱德在党内、特别是军内人脉深广,毛泽东虽然心怀忌恨,但始终不敢名目张胆地加以清除。1976年,病入膏肓的毛泽东,尽管终日卧床,陷入半昏迷状态,仍念念不忘清除宿敌。当时朱德的身体尚健,中共大部分人都相信,朱德能活过毛泽东,然而就在毛死亡前的两个多月,朱德突然暴毙,对其死因有多个版本,说法不一。一个版本是被一些人称为康克清的说法:朱德在6月份会见澳洲总理时,“服务人员”有意把冷气开到超低,足足冻了他个把小时,结果造成重感冒并导致心脏衰竭,在医院,他还被注射了导致肾损坏的卡达霉素,10天后死亡。另一个惊悚而广为流传的版本是“投毒灭口”之说:据说在朱德追悼会上有一个规定,任何人不得揭开盖尸体的党旗。当时所有人包括朱德的亲友都遵守这条“铁的纪律”,唯独福州军区司令员、中将皮定钧违反了规定。结果,露出来的朱德尸体,面容焦黑,连裸露的双手也是焦黑焦黑的,呈现出经典的中毒征兆。

无独有偶,80年代初由大陆的现代史料编刊社出版的《中共五十年》一书中,记载了王明遭毛泽东下毒的事件。次日,皮定钧急乘专机返闽,飞到达福州上空时飞机撞山,机上7人都被烧成了焦炭。登机人中有2人是毛的卫戍军8341部队的人员,由于查出其中6人的手枪有开火的痕迹,所以不少人推测,飞机上可能发生了灭口与反灭口枪战。但是不论朱德死于谁手,毛泽东达到了死前清除宿敌的目的,毛朱一辈子的斗争,至此划上了句号。

当然,文章说,朱德既非莽夫,亦非老好人。

刘少奇

至于刘少奇,文章“毛泽东的‘功狗’刘少奇”对毛和刘的关系有如下描写:

进入60年代后,刘少奇愈发意气昂扬。特别是当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失败,被逼退二线,由他接任共和国主席时,他也变成一颗暖烘烘的太阳。他当主席的第二天,我看到了套红的《人民日报》。他和毛泽东的照片并排耸立在第一版上。他还和毛泽东露着一样的微笑。是那种帝王般尊贵的笑。这叫我不免叹息了。这种时刻你应当绷紧脸才对。尽管你心花怒放也应当强迫自己严肃,作谦虚谨慎状。你怎么那么快就学会了领袖式的笑呢?

他被功劳冲昏了头脑。“功高震主”,是历代功臣们用脑浆写的格言,被他忽略。于是他也只好像历代功臣们一样,脑浆涂地了。

毛泽东,一代英主,怎能容许身边睡着这么一个咄咄逼人的“二把手”。

文化大革命开始,万名革命小将杀进中南海,将刘少奇揪去批斗。他挨了打。批斗会结束时,几名大汉狂暴地按头扭手,强迫他跪在黑压压的人群前。他被打翻在地。

不久,他失去自由。这段时间他只做一件事:学习《毛泽东选集》。他没日没夜地捧着那本书在读。他以前读它时,意得志满,底气十足。戴着老花镜,慈祥得像奶奶,白发梳理得滑溜溜。现在读它,情形截然不同。宁静已死,心潮难平,白发像鸡窝,胸部起伏剧烈。翻书时手颤抖得厉害。有好几次,我见他读着读着,眼泪无声无息地流出来,和鼻涕掺在一块坠落,他竟不去擦,眼泪鼻涕涂在书上。

此后,批判升级。他被打得遍体鳞伤。革命小将把他拖进拖出,像拖死狗。

他被剥夺了一切。死时他是裸体的,连裤头都没有。他的死亡卡片上这样写着:

姓名:刘卫黄
职业:无业
死因:病死

周恩来

毛泽东医生李志绥对周恩来和毛泽东的关系,则有这么一段描述: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日,毛第七次接见红卫兵,因人数有一百五十多万,已不可能在天安门广场检阅。周恩来提出,让红卫兵分别排在天安门前东西贯北京的长安大街,和向北郊去的二环路上。毛则乘敞篷吉普车巡行检阅。

为了说明行车路线,周恩来带了一张北京市大地图来到人民大会堂一一八厅,将地图在地毯上摊开,跪在地图前,为毛指点方向。毛站在地图旁,一面吸纸烟,一面听着周的解说。

我站在旁边,心里很不是滋味。以堂堂一国的总理,怎么能举止像个奴仆一样呢?毛的态度带着一些嘲讽,似乎在享受着这一切。毛的专制极权在毛与周的君臣关系上表露无遗。毛一方面要求周的忠心,事事按毛的意旨办,因此周也才能保住地位,另一方面又因为周过于忠心,毛完全没有将周放在眼里,毛不认为周有撮取权力的野心,所以周能够被打而不倒。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