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深圳生日聚会 一度遭国保扣押

【新唐人2013年7月26日讯】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几天前从北京来到深圳,7月25日是他40岁生日,当晚18名深圳网友,在一家饭馆为他庆祝生日时,全部被国保带走。

胡佳在网路上讲述了事件的整个过程:

2013年7月25日是我40岁生日。同时也临近滕彪的生日,我们两个1973年的狮子座人一起在深圳准备一起过生日,顺便深圳与旧友新朋相聚。

然后后面发生的事情令我们始料未及。一场单纯的生日派对被当作“街头”行动阻挠。

近20个朋友因此而被国保扣押。以下是其中一位任铭先生昨天经历,从他的文字中我们对每个人的遭遇可以窥见一斑。

感谢热情勇敢的深圳朋友们。大家给了我们一个难忘的40岁生日。

胡佳 敬上

“深圳任铭:讲述7•25胡佳生日遭遇记”

北京的胡佳来深圳有几天了。因女儿随母亲在香港生活,幼儿园放暑假刚好有较长一点的时间来弥补一下久违的父女情深。今天刚好是胡佳40岁生日,凑巧来深圳暂住了几年的滕彪博士也差几天满40岁生日,就刚脆合一块搞过庆生会得了。为方便各行各业朋友交通,地点就选在了深圳福田的岗厦地铁口附近。时间定在晚上6:30分左右。

预定的餐馆是地铁站A口旁的安天民饭店。我大约在6点刚过几分就转乘地铁从住地赶到了。进到饭店,问门口的迎客小姐预定的包房在哪,她正准备回话时,一位穿短袖的中年男子靠上来扶着我的肩膀,一边说房间在里面,一边同时在讲电话,通告听电话的人说任到了。

我当下意识到此人是国保,因为我并不认识他,而他竞然知.道我姓任,肯定不可能是饭店经理,并且还通风报信。我并不意外,因和此类人员多次交往了,被他们搅和丝毫不奇怪。很坦然地随他往大堂深处走时,又迎上来众多青壮便衣。不用说,饭店全被他们早已布控了,虽然通道旁有几张桌子上单独坐着几个便装中年男人,但桌上全无盘碟,更无碗筷,并且看着我的眼神非常专注。看来是领导坐阵指挥了,否则排场不会摆如此架势。

他们将我带进一间最靠里的包间后,让我在.靠椅上落坐。同时进来了另外4名男子,其中三位年轻,看起来20多而已,另一位则可能也有30好几了,穿着红色短袖。我问送我进来的短袖男是什么身份,他回答是派出所的。转身他又出包间了。而这时我发现与我几乎同时进来的三位年轻便衣命令那位穿红短袖的人坐下,并收侥了他的手机,尽管他极力反对,但对方人多势众,他最后还是安静下来。这时,我才意识到该红衣男子可能与我同类。

坐了不到十分钟,进来人叫我随他们走。出了饭店侧门,一辆民用小车停在门口,上车后我坐中间,一边一个便衣,车拐出街口后,左拐右拐,不多远进了警察驻地,问他们这是何处,告之是福田派出所。刚进候问室还没坐下,就见好朋友林雪晖一手提着生日蛋榚一手拿本书进来了。老林进来后唉声叹气,大发牢骚,抱怨吃个生日饭都要被搅局,人还要带到派出所盘查。不多久,门开了,又进一位,林雪晖与他相视而笑,同时打开始打招呼。警察让我们关掉手机,并交他们暂管,然后依次进行个人信息采集。

我们三人刚搞完,门又开了,这回进来的是深圳年轻的漫画家成涛和另一位不熟的朋友。成涛到底是艺术家,年轻气盛,—进来就大声抗义,无缘无故,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自由,还与守在房间的警察和保安争执起来。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这时我提出口渴,要水喝。保安说没有,要喝自已花钱买。

这下大伙都不干了,你—言我一语同保安吵起来了。吵闹中,门又开了,这回进来个我认识的谭警察,专门来领我出去的。其实来的路上他打过我电话,地铁里喧哗没听见。他领我出去后找了个餐厅,一起吃饭。和谭警察—起来的另一警察姓吴,听口音是外省,一问,果然是,湖北人。饭后,他们开车将我送至福民地铁口,看着我进了入口,他们才开车走了。

下到地铁站厅,我开始打电话了。深圳朋友的电话全部打不通,看来是—网打尽了。好不容易打通平面设计大师陈绍华老师的电话,—问,才知他也被控制了,竟然还将他带到了南园派出所。

等到很晚他回家之后才得知原深圳市委的退体干部李红光大姐和我另两位朋友也被带到了南园派出所。后两位最后又分别由宝安区的另外两个派出所分别接走,都是搞到后半夜才回到家。而与我一样被带进福田派出所的林雪晖和漫画家成涛分别是23点和23点半才离开派出所。另一位朋友张津郡则被带到了香蜜湖派出所。

而范文标律师则直接龙岗国保在现场接走。一场寿星生日聚餐被众多派出所彻底搅黄。事后再打电话给胡佳,才知他和滕彪及剩下几位朋友后来在另一餐馆吃饭还是被国保找到并强行带离,也是在派出所滞留到半夜才回到家里。

而最先到达餐馆的那位红衣朋友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也不知是谁联系他聚餐的。故事还没完结,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