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感动中国” 感动不了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9月5日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高山流水,率性而往。“感动”得了中国,却感动不了我,这是为什么?

“最美女教师”,她是个临时工。失去了双腿,获得捐款900多万,上千万也不是问题。问题是,她需要的政府关怀早先在哪里去了?教师相互问一声,给你一千万,你愿意高位截肢吗?不愿意。做教师的都有个切身体会:哪怕在生活中蒙受了诸多不公,心境怎么不顺,只要一进教室,一上讲台,面对学生,那整个人就变了,变得高大,从容,兢兢业业,废寝忘食,何以然?“凭良心!”教师就是这种命。关键时刻,奋不顾身救学生,许多教师都做得到,没有功利之欲。而那种掠人之美,揽功于己的“感动中国”的做派,却令人反感。

我曾经豪情满怀:“讲台上一站,语言从高处落下,走在一张张课桌间,犹如走在希望的田野上,听得见身边的庄稼唰唰唰地往上长……”这种感觉,在理想与现实的一个个反差面前,悄然而退,灰飞烟灭。血未凉透,眼已冰冷。

我拒绝“被导演”。

河北高三班主任赵鹏自杀。遗书言:“活着实在太累,天天这样无休止的上班让人窒息。” 弃妻儿于水深火热之中,不人也。我曾经抨击盗窨井盖、割电缆线的小贼,为什么不去偷贪官?贪官的心理素质那么好,教师的心理素质为什么那么差?严酷的奴性教育把教师变成了“祥林嫂”。我没资格“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的学生比我有眼光——没有一个考师范。

谁是逼他自杀的凶手?教育经费百分之四喊了几十年没达到,去年达到了,今年能不能达到还是个未知数呢?政府一年花费的“三公经费”上万个亿。世界上有哪个政府敢如此花钱,中国的老百姓太老实了,太好欺负了。民国时代,鲁迅的工资比县太爷还高。知识份子要风骨有风骨,要人格有人格,不“催眉折腰事权贵”,依然活得自由自在。今天行吗?毛泽东把整知识份子那套把戏发挥到极致,今天所有的杆子都用来“维稳”。“裸官”胜过太监,“移民”遍布世界,除了朝鲜。

人说,中国的孩子都输在了起跑线上;我说,所有的中国人都输在了教育体制上。这个教育体制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教育体制。它不培养公民,不主张选举,不实行宪政。权力无论贴什么标签都是皇权专制,宣传无论搞什么节目都不能感动中国。没有民主自由,谁都可能是下一个。

因此,今天的教师,内心一定要强大。内心强大,可以沉默,但不沉沦。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自己干,自己的生命自己爱。负重前行,有所担当。

既不能为这个体制增光,更不能为它而殉葬。

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