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苍狼与白鹿的故事(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01日讯】距成吉思汗出生400多年(公元9—10世纪)前,在额尔古涅河东岸额尔古涅•昆⑴的山岗上,生活着蒙兀室韦部落,他们的酋长叫呼和莫日根。每到明月升起,繁星闪烁之时,呼和莫日根总是叫来儿孙们,在自己那个半地穴仙人柱前的白桦林中,点燃篝火,一边喝着烧酒,一边讲述先祖那些如梦似幻的故事,缕缕酒香在森林里萦绕飘散,溢满了河湾。讲完故事,呼和莫日根便慢悠悠地钻进仙人柱内。

森林和草地青了又黄,黄了又青,只有那山岗上的苍松依着那古老而不绝的根,百年不倒,千年不变,那根脉里深深地埋藏着蒙古人祖先的记忆。

有一天,呼和莫日根酋长的大儿子朝鲁莫日根、儿媳诺敏豁阿,背着未满周岁的儿子,带着几个猎手,到蒙古河边的树林打猎,他把几个猎手派出打猎,把孩子安顿好。夫妇俩捡些烧柴,准备烧火做饭。诺敏豁阿想采点野菜,她走着走着,听见后面有动静,刚一回头,可是晚了,一只猛虎扑了过来,她惊恐地喊叫一声,老虎咬住了她的喉咙当场窒息毙命。不远处的朝鲁莫日根听到诺敏豁阿的惊叫,快步跑了过来,没等与老虎搏斗,朝鲁莫日根也被老虎咬死了。傍晚,放在树下的孩子饿得大声哭起来,他哭得那样凄惨,简直是撕心裂肺,哭声引来了一匹母狼。母狼走上前来,它看清了是个孩子,凶狠的神色慢慢收敛起来了。它反复地围着孩子看了看,四处嗅了嗅,随后就把孩子叼到附近半山腰的山洞里。这个山洞是母狼的窝,母狼要干什么呢?原来这个母狼下的崽刚刚被其他的动物吃掉了,它的乳房涨得很厉害,站站不住,躺躺不下,这时看到这个未满周岁的孩子,母性也被激发出来了,它开始喂养这个未满周岁的孩子。饥饿的孩子吃到了狼奶,饱了,睡着了。就这样,在母狼的喂养下这个孩子渐渐长大,母狼和孩子也有了感情,彼此照料。

回去的猎人告诉呼和莫日根,朝鲁莫日根和诺敏豁阿连同孩子都不见了,住地周围只找到他们的遗物,并看到血迹和老虎的脚印,可是,不知道孩子哪里去了。情急之下,呼和莫日根马上带着部众到蒙古河边去找孩子,找了九天九夜,还是没有找到,呼和莫日根失望地返回到驻地,眼里满是酸楚的泪水。

三年后的一个晚上,坐在仙人柱里的呼和莫日根心思很乱,今晚只想静静地坐会儿,这时,洛克磋萨满悄悄地进来了,他神秘诡异地 说:“尊敬的酋长,我刚刚做完祈祷与占卜,眼前突然一道金光,射进仙人柱内,闪烁光芒,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奇异之象,我感觉长生天要给你高贵的礼物了, 明天狩猎一定会有非常大的收获,定有神助啊。”呼和莫日根听完大喜,忙叫洛克磋萨满坐下喝茶。呼和莫日根说:“洛克磋萨满,你是知道的,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只是想部落的百姓们能平平安安,让部落的妇女老幼吃饱穿暖。只是,这几天,我总是梦见失散多年的儿子朝鲁莫日根、儿媳诺敏豁阿,还有那个未满周岁的孙子啊,我的孙子多可怜哪,这么小就没有了。”说着说着鼻子一酸,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下来了。洛克磋萨满急忙劝慰说:“那明天就进山了,一进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说着说着俩人又开始聊起家常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呼和莫日根就与二儿子呼尔查莫日根组织部众进山围猎了,到了一个山谷,部众摆开阵式,喊声此起彼伏,震撼山谷。狩猎的包围圈越来越小, 獐麅野鹿,狼熊虎豹,应有尽有。呼和莫日根看着这样的场景高兴万分,真的应验了洛克磋萨满的“占卜”是有神助啊。突然,一只母狼飞一样跳出围猎圈,而且, 跑得飞快。一边跑一边还回头看看。呼和莫日根惊诧之余,隐约感到事有蹊跷,这只狼怎么可能从这样严密的围猎圈中逃出呢,这绝不是一般的狼。他带领部下快速追赶,追过了几座山,狼还是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好像是在等待什么。跑到一个山脚下,母狼突然使劲跑向半山腰的山洞钻了进去。呼和莫日根一看大喜,与二儿子呼尔查快速追至洞口并迅速包围起来。不一会,母狼自己从洞里出来了,百发百中的呼尔查莫日根正准备射箭,突然,母狼身后又跟出来一个头发很长,浓眉大眼, 上身半曲,全身没有任何遮拦的小男孩!呼和莫日根目瞪口呆,急命呼尔查莫日根停止射箭。那不是一个孩子吗?孩子怎么会和母狼在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呼和莫日根百思不得其解。他一边往前走,一边仔细看着,一边想着。越是靠近,呼和莫日根心中的疑惑越大。

一切都不像是在常理之中,母狼并不害怕,也没有走开,而是紧紧地靠在孩子的身边,不时地用舌头舔着男孩的脸颊。这个孩子反倒非常惊恐地看着这些围拢而来的人群,孩子紧紧地抱着母狼的脖子,不时地呲着牙,发出像狼一样低沉嚎叫。呼和莫日根心里七上八下,一刻也没停息地揣测着,萨满“占卜”中预示的意外惊奇, 难道就是眼前的这个男孩吗?

呼和莫日根靠的越来越近了,天啦!这孩子的脸颊怎么那么象他失散多年的大儿子朝鲁莫日根啊!再看,那双眼睛又像他的儿媳诺敏豁阿!莫非这个男孩真的就是他失去多年的孙子?是,就是他了!血缘的感应,亲情的呼唤,激荡在呼和莫日根的心里,这个孩子就是他失去多年的孙子!呼和莫日根再也没有任何怀疑地走过去, 抱起了孩子。他突然发现孩子的后腰部有一个拇指大的青痣,这是他早已熟悉而且深深地烙在心中的印记。呼和莫日根紧紧地搂着孙子,泪如泉涌,失声痛哭,在场的部众也无不泪流满面。呼和莫日根抱着孙子双膝跪地,面朝苍天,颤抖地大声说道:“长生天啊,长生天!是你把我的孙子送来了,我和我的部族谢谢你。今生今世,我的子子孙孙永远地祭拜你!” 当爷孙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的时候,一旁的母狼也仿佛懂得人意,它也伤感,靠在呼和莫日根的身旁,低声地呻吟着。呼和莫日根不知说什么好,他友好而感激地看着母狼,不时地抚摸着母狼,立即命部下把打到的猎物都堆放到洞口,感谢母狼对孙子的养育之恩。随后,他又命令把这个山洞叫作“蒙古勒阿贵”,并郑重宣布:“今后,不许任何族人来此山谷狩猎,更不能打狼。”此后,呼和莫日根每次狩猎特意经过这里,把猎获的动物放在山洞里。从此,这个山谷森林更加茂密,动 物也越来越多。

回去后,呼和莫日根给自己的爱孙起名为孛儿帖•赤那(苍色的狼),并倾全力培养他,教他说话走路,狩猎技巧,天象识别,滑雪技巧,部族规矩等等。孛儿帖• 赤那在爷爷的培养下渐渐长大成人了,他体魄健壮,部落里没人能比。他力大无穷,碗口粗的树,使劲一折就断了。他登山攀岩,健步如飞。追逐猎物,特别是狩猎时,他使用的箭是部落中最大的箭,能射中三百步之外的马鹿,而且百发百中。他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真正好猎手,“好莫日根”。但是,孛尔帖•赤那有个习惯, 每当晚上听到山谷的狼嚎声,他会飞快地跑出去,也跟着狼嚎,有时跑的很远很远,很长时间不回来,就是回来了也是泪流满面。大家知道,孛尔帖•赤那想念他的狼妈妈了。是啊,孛尔帖•赤那一刻也没有忘记他的狼妈妈,狼妈妈也经常来看他,孛儿帖•赤那躺在狼妈妈温暖的怀里,感受那母爱般的温情。(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