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华夏山河祭——写在“十一”国殇前夕

【新唐人2013年10月1日讯】 土地、山河、自然环境是一个民族或国家生存与发展的根本支撑,他承载着一个民族或国家的一切物质基础。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民众也维护着一方水土,人与土地的关系是水和鱼的关系。如果一片水域被破坏,那其中鱼类的命运就是等待死亡;如果一方水土被破坏,那其上生活的民族就将面临变异、绝灭的危机。所以在历史上,不管是哪一个民族都不会容忍对其生存环境的破坏,因为这是一个民族的生存底线。

然而,对于今天的大陆人来说,他们的这一生存底线早已被斩断,其生态环境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在一张网上流传的卫星图片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的大部分国土,都被土黄色覆盖,只有东南与东北还有许些的绿色,神州正在蜕变成荒漠。现实的大陆比这张图片更加残酷,那里已是土壤有毒、水源有毒、空气有毒,环境的污染使生物成批灭绝,环境的破坏使天灾愈演愈烈。这一切灾难背后的罪魁祸首就是天天在高叫“为人民报务”、“执政为民”的中共黑帮暴政集团与其控制的马列邪教殖民政府,它们对中国环境的灭绝式破坏至今仍然在持续中。

一个国家的政府积数十年之功,对其治下的自然环境进行系统的破坏,这大概是人类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政府。这样的政府究竟是个什么政府,这样的人群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群?人类自有史以来,尽管出现过一些残暴的统治者、一些异族的政府,还有那些殖民政府,但他们都没有刻意去毁灭其统治区域的自然生态,他们只是为了掠夺财富或奴役民众,毁灭生态恰与其利益相佐。只有反自然的邪恶组织才会干这些罪恶的勾当,它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所以才会一心要毁灭他。

中共政府正是这样一个反天地、反人类、反民族、反国家的邪教殖民政府。六十四年前的今天,随着中共魔头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的一声鬼叫,中共魔鬼政权全面篡夺了国家政权,它们对中华民族、对神州大地灭绝性破坏也随之展开。它们不仅要颠覆中华文明,连承载中华文明的土地也要一并毁灭。在它的洗脑、煽动、欺骗与裹胁下,许多中国人投入到这一民族自杀的行列之中,对生养他们的土地施以种种灭绝式破坏,炸山、断河、毁林、填湖此起彼伏、经年不停。

一个民族的生存离不开两个方面的支撑,一个是支撑民族精神与特质的文化系统,一个是承载物质总和的自然环境。文化系统维系了一个民族的社会生态与道德水准,而自然环境却是维持一个民族基本生存的前提保障。灭绝一个民族的文化,就是灭绝民这个民族的灵魂;灭绝一个民族的自然环境,就是从根本上灭绝了这个民族生存基础。文化被毁灭,人类还有可能慢凭记忆慢慢恢复,而自然环境一旦被系统破坏,特别是现代化工的污染,以人类现有的科技,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于中共来说,这两个邪恶目的几乎都达到了。仅仅六十四年里,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积奠被其毁灭殆尽;纵横一万里的神州故地也被中共系统的破坏完毕。曾经壮丽的山河一去不返,草原成片消失、森林多数已被砍光、河流全面污染、土地大面积中毒。中原大地天灾年年、沙尘满天、空气带毒,即使如此,中共也未曾停止其对山河的进一步摧残,它们的有毒工厂依然在天天排放毒气、毒水,它们的种种反自然工程依然在上马。大规模的断子绝孙对许多中国人来说已不是什么诅咒,而是即将到来的现实。

那么中共是如何达到这一目的的呢,中国人为什么如此容忍?难道中国人天生愚昧无知吗?眼见灾害越来越多、怪病越来越多、环境越来越恶劣,为什么那么多的民众却无动于衷、坐等灭绝?我想一方面是由于中共残酷的真相封锁,大部分民众对自己的中国的环境惨状了解有限。另一方面就是中共党文化的灌输,使得大部分国人思维僵化、心灵麻木、超级短视,只为眼前利,哪管未来或子孙,战天斗地的思维已深入其灵魂。而中共的官僚阶层早已堕落成为魔鬼服务的公仆,以毁灭山河的代价来换取眼前的一点小利。

华夏的先贤曾经告诫人们,人要效法自然、敬畏自然、爱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才能获得民族的持久生存发展。数千年来,中华民族也一直牢记先贤的教诲,守护着神州的山山水水,曾经遍及中国的土地庙、山神庙、龙王庙见证了中国人对这片土地的敬畏。辽阔的大地山川也给了中华民族最大的回报,无数次的抚平了民族的创伤,给历经磨难的中华民族提供了休养、生息的佳所。无论是江南的水乡、塞北的草原,还是西部的高山、东部的平原,到处都有华夏民族的歌吟、诗篇!所以在传统中国人的理念里,只要青山不倒,长江黄河不断,中华民族将与地长存。所以中国人才会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超然坦荡。

然而在今天,山虽在,多光秃;黄河虽在犹死,长江被腰斩待亡。共产党来了,用一套邪恶的党文化彻底颠覆了人与自然的依存关系,抹去了人们心中对自然的敬畏,煽动民众、强迫民众去征服自然、挑战自然、改造自然。“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让高山低头、令江河让路”,一个个疯狂的反自然的口号在神州喧嚣震天,对自然的掠夺、摧残与毁灭开始了。中华民族被中共这个红魔附体,被驱使著毁灭自己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这是人类历史上何其悲惨的一幕!

中共对中国大陆环境的毁灭主要有两种手段,一个是前三十年的政治手段为主,一个是后三十年的经济手段为主。在前三十年的毛时代是大张旗鼓的干,后三十年是不动声色的干;前三十年以破坏为主,后三十年以污染为主;前三十年打的招牌是改造山河,后三十年喊的口号是发展经济。前三十年的最大“成果”是治死了黄河,后三十年的重要“成就”是截断了长江。

在前三十年里,毛泽东把其战天斗地的邪性强加在全体国民身上。在它的洗脑与驱使下,中国人到处拦江建坝、围湖造田、钻山打洞、破坏湿地,中国的山川地理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中共的改造山河其实就是破坏山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被它们治死了,淮河被其搞得半死不活,无数河流被截断死亡。频繁的核爆实验,把罗布泊地区变成了绝死之地,还有中共的众多垦荒运动,在西部的湿地乱垦一气,把许多根本不适于种植的草原湿地垦成了一片废墟。

后三十多年里,中共又找了一个发展经济的借口,继续战天斗地。中共的林业部成了林业砍伐部,中共的环保局成了环保罚款局,中共的地方官员们更是破坏环境的带头人。它们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中共邪党罪恶的GDP政绩考察标准,成了中国环境的催命符;只要能搞到钱,管他什么环境破坏。大部分森林被砍伐殆尽,无数青山变成了颓山,拦江建坝依然是众多官员们的最爱;美丽的西北草原,被采矿采的千疮百孔,黄土裸露、烟尘滚滚。

而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更是扭断乾坤的魔鬼黑手,长江被腰斩,中华大地再无宁日。中华自古以来只有河患而无江灾,江南的富庶繁华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长江的温顺。但是自邪党篡政以来,对长江的各种破坏从没有停止过,两岸的植被被损、水土流失,由是长江水患始生。三峡工程的完成更是斩断了这条贯穿东西的神州大动脉,其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现已初步展现,华南的冰灾、干旱、缺水、地震、洪水、暴雪接连上演,年年来袭。

除此之外,唯钱是图的恶棍党官们在各地大肆兴建造纸厂、化工厂、化肥厂,污水不经处理就直接排放,对大陆的天空、土地、河流开始了长年不断的投毒。巨量的毒烟、毒水、化工肥料、农药污染了天空、水源、土壤,甚至连地下水都未能幸免。如此惊人的投毒,使大陆的民众浸泡在毒中而不知,就像温水中被煮的青蛙,待他们感觉到疼痛之时,一切都难以挽回。他们天空开始变的灰暗,空气经常变的浑浊;河水渐渐变成黑色,户外逐渐不能游泳,饮水逐渐需要购买,粮食普遍带毒。

环境污染带来的首先就是野生动物的大灭绝。不要说许多珍稀动物已经难觅,就是在广大的农村,无数常见野生动物也消失了踪影。蜜蜂、萤火虫、野兔、野鸡、喜鹊、田鼠、蛇、青蛙、乌龟等等野生动物,都急剧的锐减,而人们常食用的泥鳅、黄鳝、家鱼之类的动物悉数来自于人工饲养,野外早已绝迹;湖泊江海中的鱼类也日趋减少。众多野生动物的灭绝,也意味着自然生物链的断裂,其后续效应将会是整个自然生物圈的崩溃。当崩溃来临,人类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灭亡的生命种类。

中共用环境污染的代价换来了经济的表面繁荣,也换来了党官们的财源滚滚。它们也用这些黑钱在中国打造了一个罪恶的特供系统,把自己供养起来,把疾病与死亡抛给了中国的民众。它们喝的是纯净的水,吃的是特供的无污染的食物,享受的是特供的医疗,就连中南海的空气也是特供的。而亿万民众却在毒水、毒空气、毒粮食的包围中慢性中毒,医院的病人越来越多,人们发病的概率越来越高,全国的癌症村也越来越多。每年因环境污染而早死的病人,达百万之多。

即使如此中共还觉不够,还不足以让中国人尽快死光光。为此它们一方面放任、纵容不法商人与奸商、恶商疯狂制造有毒食品、药品,毒害全国民众,掠夺民众财富;另一方面是大肆引进转基因食品,组织御用专家鼓吹转基因食品的“好处”,让中国人放心食用。这样才能迅速让中华民族集体中毒、集体绝育、慢慢绝灭。最后它们还利用黑医疗、黑火葬、黑墓地等反复盘剥中国人,直到你死去。中共之狠毒,亘古仅有。

谅中国物产之丰富,居然要靠转基因食品来补充民需;谅中国科技之水平,居然造不出合格的牛奶;谅中国国土之辽阔,居然许多人活着没有容身之地,死后没有葬身之所;谅中共政府之强权高效,居然根除不了地沟油。这不是能与不能的问题,而是做与不做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会走到这一步,因为所有这些罪恶都是中共的刻意制造与恶意放纵,为的就是制造中华民族的末日劫难。

在中华传统文化的理念里,宇宙大生命,人体小宇宙,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具有生命特征,都能展现其生命的一面。我们脚下的大地,中土神州也是一个巨大的生命:河流是他的血脉,高山是他的器官,土壤是他的皮肤、森林是他的毛发……中国人常说人杰地灵,大地蕴含的灵气何尝不是大地生命的一种展现。当大地生命力旺盛时,地上水草丰茂、万物繁荣,当大地生命力衰竭时,则五行逆乱、万物反常直至凋零、死亡。

中共对华夏自然生态的破坏与毒害,就是对神州这个生命的绞杀。挖山打洞、断河围湖,就是对大地的伤筋动骨、断脉堵穴;砍伐森林、破坏草原就是对大地的剥皮拔毛。森林消失,意味着大地表皮的呼吸停止;水脉断绝,意味着大地的能量、营养循环系统被废。如果说黄河死了神州还有一半的生命力,那么长江被腰斩,神州已命悬一线。横贯东西的两条主动脉被截断,茫茫神州大地,还用什么来支撑其生命的繁荣?而中共的污染更是雪上加霜,令土地深度中毒。到如今,神州大地已是奄奄一息,笔者相信到长江死亡的那一天,就是神州生态崩溃的那一天。4000多年前,共工作乱,导致洪水重创了华夏;比起当年的共工,今朝的中共还篡夺了政权,并彻底破坏了中华民族的生存环境,中华民族离灭绝还有多远?

可能会有人说我危言耸听,有人会说我夸大其词,中国十几亿人,大部分不都是活的好好的吗?环境虽然是有点不好,但也不至于像你所说的如此不堪吧。糊涂的人总是喜欢想当然的从表相上判断事物,真正的智者却是见微知著、循理推演,窥一叶而知秋。中国大陆十几年来愈来愈频繁、愈来愈惨烈的天灾人祸,难道不就是大劫将至的前奏吗。一个人有大病不医,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一个国家有巨瘤不除,何来安泰?若指望中共来告诉你真相,那你就等著大难临头吧。

结语

两千多年来,中华民族曾遭遇过许多次的民族危机,华夏的山河也多次被异族占领,中国人也曾经有过多次“还我河山”的呐喊。杭州岳王庙里,民族英雄岳飞的“还我河山”四个大字,至今看来,犹令人觉得气冲霄汉。然而对于今天的许多中国人来说,喊一声“还我河山”却变的无比的沉重!不要说中共死到临头也不会还我河山,就是它要还也还不上了。中华的山川已经被它们整成了一块将死之地,水源的污染,土壤的污染、空气的污染、生物的灭绝,那几乎是无法逆转的。

一千多年前五胡乱华,乱的是人事,河山依旧;八百年前,女真人占领了中原,图的是财富,山河无损;七百年前,蒙古人统治了中国,最后依然是原样被讨回;一百年前,满清倒台,连本带利还给了一个大中华;六十多年前,日本人投降时,山河风景如旧;而共匪占领了中国,仅仅六十四年,自然生态已呈全面崩溃之势,这是为什么?难道不令人深思吗?环境崩溃,中华民族将来到哪去生存安身?

可悲的是,谈起还我河山,至今仍有许多的大陆愤青们在盘算著“解放”台湾,收回钓鱼岛,自己都快被共匪灭种了还在认匪作爷、帮着数钱,颠倒至此,令人唏嘘!今天控制台湾的是真正的中国人,而霸占大陆的中共却非我族类,它们是黄俄魔族。面对山河,古人曾有“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沧桑感慨;而在当下,我们只会有“青山已不在,夕阳依旧红”的长歌当哭!

正是:

华夏山川是神造,钟灵毓秀乾坤耀。
五岳崔嵬空明中,云开万里连仙岛。
王朝更替五千年,神州玉颜长不老。
可恨共产妖孽来,山河遭劫血旗绕。
龙脉水脉悉断绝,森林草原难再找。
毒水毒气从未停,大地山河毒中泡。
黄河已死长江断,洪水地震沙尘暴。
亿民犹在梦游中,跟着邪党地狱跑。
又是一年哭国殇,赤龙犹在挥魔爪。
江山啜泣谁听得,悲风为之长呼啸!

--原载《大纪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