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一河:这里的中国人 是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日讯】那种以为领导是为人民服务的、是可以批评、可以监督的说辞,不是傻子,就是骗子。古往今来,因批评领导而郁闷失意、终身潦倒,因监督领导而被精神病或死于非命,如恒河沙数,罄竹难书。大难不死者有的居然无怨无悔,家破人亡者竟然一误再误。这不仅是个人的悲剧,而且是整个民族的不幸,绝望而不能移民。

那天,领导喊开会,我的手机未收到短信而缺席,被扣了一百块大洋。现在的领导都得罪不起。高兴了就发钱,不高兴了就扣钱。何时高兴何时不高兴,你摸不到他的神经。领导只管决策,一味强调执行,从不问下属的意见,而以下属臣服、没有意见来显示自己的权力,显示“三个自信”。

一个大人物说“不争论”,于是连意见也不能提了;要“稳定压倒一切”,于是“提意见”的人就被稳定了。哪怕“维稳”的费用超过军费也在所不惜。领导是稳定的,而屁民跟领导提意见就是不想稳定,这就是政治问题了,轻者穿小鞋,重则下岗。下岗也能找饭碗。问题是,要给孩子交学费,不想被孩子瞧不起,于是只得夹紧尾巴,闭紧嘴巴,给领导做孙子。不然,你连在孩子面前做爹的资格都丧失了。这才是令人恐怖的地方。

“大人心有戚戚焉”,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位在学校上课的16岁中学生杨某被警方带走,警方称“杨某散布谣言、煽动群众游行,严重妨碍了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以涉嫌寻衅滋事案依法刑拘”。此举一出,舆论哗然,随即,公安局长白勇强被免职“双规”、县委书记对其相关问题责令彻查,而杨某撤案被无罪释放。

但是,这种事态的发展已经使不少人警醒:谁敢保证自己在网路上的说话不被打成“谣言”?

“民谣”受到查治,“官谣”从来无恙。过去的《人民日报》散布了多少“谣言”,今天的央视没说一句假话?

老百姓呀,为什么就不能跟着“主旋律”歌唱“今天是个好日子”,“今儿个老百姓呀真呀真高兴”。屁股决定脑袋,肚皮决定嘴巴。你看,日本经济起飞仅仅20年,日本人的工资水准就赶上了美国。而中国历经30年“摸着石头过河”,中国人的工资水准却仅只达到美国人的3%!为什么?答案很简单,“裸官”知多少?掌握了70%财富的0.02%的人拼命向国外转移财产。而走不了的中国人,生不起,养不起,老不起,病不起,活起艰难,死不容易……

心情所至,能不宣言?说的是不是事实,是不是真理,是不是常识,需要领导来定罪,还是由法律来检查?顾准说过:“什么是专制?专制就是认为自己绝不会错的想法。”美国最高法院九十岁的霍姆斯大法官说“真理只有在思想市场上,才能得到最好的检验”。密尔《论自由》说:“那些被迫噤声者,言说的可能是真理。否认这一点,意味着我们假设自己永远正确。”“不论在任何意识形态下,假设自己永远正确的人,思想都是单一僵化的。”他们为什么要“单一僵化”呢?

皇帝“不问苍生问鬼神”,官员不问法律问风水,百姓被要求“莫谈国事”,这个国家究竟要做什么?禁止舆论自由,强制性的桎梏一个民族的心灵,并根除其记忆,要达到什么目的呢?鲁迅《论睁了眼看》:“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其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就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一天一天的满足着,即一天一天的堕落着。”

这里的中国人,是谁?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