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1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02日讯】【中国禁闻】10月1日完整版

提要
反腐失效?习近平求助传统文化
李庄:薄熙来法西斯罪行被掩盖
“国觞日”党媒论梦想 与民愿相背

“十一”国殇 大陆官民各唱各调

“十一”国殇 大陆官民各唱各调

10月1号,是中共独裁统治中国64周年的日子,这一天,也被大陆民众称为“国殇日”。

当天,北京上空被雾霾弥漫,天安门广场上落下倾盆大雨,中共中央领导人集体打着大黑伞,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高调举办所谓纪念仪式。

而大陆各地身负各种冤情的访民,也选择这一天,纷纷前往北京天安门广场申冤。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国殇日”到达广场的访民有数千人,他们有的撒传单、有的喊口号、有的拉横幅,前仆后继。而北京警察则忙于抓人。

据浙江访民沈志华介绍,当天被关进天安门公安分局的访民就有大约三、四百人,很多人遭到警察的殴打。

另外,与官方庆祝的调子完全相反的,就是网路上充满悲伤、哀悼的蜡烛。

有人将中共建政64周年这个数字与“六四天安门屠杀事件”联系起来,低声询问“阴风苦雨为谁泣”。

而更多的人,则是在悲愤悼念上周被处死的沈阳小贩夏俊峰,因为这一天是他的“头七”,也是他下葬的日子。网友发出大量挽联,表达哀悼,也表达愤怒。

有人说,“国殇出殡,血祭中共!”

也有人表示,杀了夏俊峰,和解的大门彻底关闭,官、民彻底对立。……中共必须为手上的鲜血付出代价,而人民正在支绞架。

山东强拆遭抵制 一警察被扣留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导,山东临清市青年办事处三里堡村9月29号遭遇强拆,因村民抵制,遭到不明身份的人群围攻。

村民击退黑帮后,将两辆无牌越野车扣留,发现里面竟然坐着一名警察。

当局随后出动三、四百名警察与村民对峙,最后警方让步,一名副局长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以后不会再进村逼迁。

编辑/周玉林

“国觞日”党媒论梦想 与民愿相背

10月1号是中共窃国64周年,中共喉舌刊发社论,9次提到所谓的“梦”和“梦想”,中共总理李克强也提到,要实现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评论指出,共产党的梦想和老百姓的梦想背道而驰,现在百姓对党的迷信崇拜已经彻底破灭,中共只能打出民族、国家梦,来忽悠老百姓。

9月30号,《人民日报》刊发:《为现代中国凝聚梦想力量》的社论,宣称中国人离所谓的民族复兴梦想,从未像今天这样接近。在这篇共计8段的社评中,竟然出现了9次所谓的“梦”和“梦想”。网友嘲讽:中共做的是“青天白日梦”。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认为,中共以“复兴民族的梦想”作为包装,借此绑架、欺骗国民跟着它走。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中共现在来讲,已经从过去(对)毛泽东的领袖个人的崇拜,到共产党的崇拜迷信,已经彻底破产了,到现在只能打出民族国家所谓的梦想,靠这个来忽悠老百姓。”

9月30号晚,中共国务院举办的“十.一”活动上,李克强在讲话中也提到:为实现所谓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朱欣欣:“中共长期以来,它的所做所为让老百姓看到了,它根本就不能代表一个民族或国家的理想,也不能代表每个人的个人幸福的梦想,它完全就是为它一党的统治、一党专政,少数的特权阶层为它们特权的理想存在。”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上任后,提出所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个构想。今年3月的人大闭幕会上,习近平在讲话中9次提到“中国梦”。

党媒社论声称,中国社会各方面,现在都激发出实现梦想的信心与力量。但是,旅美原大陆史学家刘因全指出,中共最近大肆打压网路自由、镇压维权和信仰人士,在这种情况下提民族梦想,没有人会相信。

旅美原大陆史学家刘因全:“它们已经可以说是黔驴技穷了,走到了绝路,没有什么可提的了,改革开放它们也不敢说,政治体制改革也不敢说,它们骨子里还想恢复倒退向左转,恢复到毛泽东那个时代去,但是它们也不敢说出口来,只能用这种梦来忽悠人。”

数周以来,中共大肆抓捕网路批评人士。《德国之声》说,共产党认为自己的言论控制权受到了威胁,知名博主有的被捕、有的被迫在电视上出丑。一场“网路文革”就要逼近了吗?

而9月10号,中共“两高”出台新的司法解释,指所谓编造恐怖信息者,没有传播行为也可以定罪﹔民众发出所谓“开玩笑”的网贴,也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

朱欣欣:“老百姓从切身的体会和真实的生活能够看到,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的梦想,老百姓的梦想,就会一步步的更加的遥远,共产党的梦想和老百姓的梦想是背道而驰,它都是为了一党专制的,维持它的所谓的红色江山,为它所服务的。”

今年元旦,广东《南方周末》刊发弘扬“中国梦”的社论,结果如同做了一场“噩梦”,成为轰动一时的“南周事件”,这篇社论最后改为了“家国梦”。

朱欣欣:“今天这个国觞日,作为一个普通的国民,应当好好的反思中共建政以来的历史,应当彻底的和中共进行决裂,不要被它的宣传所迷惑,要看清这个大的趋势,没有自由,没有民主,没有宪政,中国梦是不可能实现的。”

中国的网路世界发出了人民的心声,网民自创的“中国梦”,道出了中国人民真正的梦想所在。

“中国梦不是独裁的梦,中国梦不是专政的梦,中国梦不是‘屏蔽’的梦,中国梦不是贪官的梦。中国梦是人民的梦,中国梦是民主的梦,中国梦是宪政的梦,中国梦是民富的梦。”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制止活摘器官 全球连署44万人

中共窃国64年,而“64”是令中共尴尬而无法回避的数字,令人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天安门血腥屠杀。十几年前,中共又再次沾满血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发动针对法轮功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残酷镇压,启始了法轮功学员14年来和平理性的反迫害。随着《九评共产党》一书的发表,引发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至今,已有超过1亿4千7百万大陆同胞,退出中共组织。而今年7月发起的“制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全球连署”运动,至今已有超过44万人签字,反对这个星球上最大的邪恶。出席香港十一国殇日的各界人士指出,前程是光明的,越来越多人唾弃中共,中共的覆灭指日可待。

香港十一国殇日活动,中午在北角英皇道游乐场举行,以“解体中共 救国救港”为主题,同时声援超过1亿4千7百万大陆同胞退出中共组织。多位香港知名人士到场斥责中共从89年“六四”开枪,屠杀学生,到99年残酷镇压法轮功的罪行,“十一”是名副其实的“国殇日”。

香港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这很清楚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不只这样,这个迫害继续持续的在过去十多年时间,包括内地很多法轮功的信徒,支持他们的维权律师,例如高智晟等等,都是被打压。你可以看到中共对人民的压迫不是纯粹过去式,更加是现在进行式,是持续的进行。所以在这段时间,当然我们觉得没有任何值得庆祝的地方。”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如果他们(法轮功)的权利受到剥夺的时候,你不出声,迟早你的权利也受到剥夺。”

香港民间电台台长曾健成:“你要中国富强,就一定要共产党灭亡,我们爱国、爱港一定要反共产党,解放军则效忠共产党,无论反右,无论文革到六四,共产党也是踩着人民的身驱为人民币服务。”

香港西贡区议员林咏然:“更加绝对反对这些活摘器官事件在国内发生,我们相信共产党最终一天会面对其应得的惩罚。共产党就像一棵枯了根的大树,我相信大树很快就会倒下。”

香港前沙田区议员周伟东:“现在只要反共就行了,谁反共谁就会有人支持,就会有上天的支持,因为共产党马上要灭亡了,所以希望所有人都记住,如果还在中共里面,尽快退出来,因为中共灭亡的时候,你肯定不会有好的结果。”

今年“十一”也是香港“南丫岛海难”一周年,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牧师相信有天理,他说,中共破坏中国传统文化,期盼“美国神韵艺术团”可以来港演出。

香港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牧师:“让中国的文化艺术在中国的土地可以演出,可以让香港人可以一起接触,就是因为你不让神韵来,就有海难,不是偶然,大家明白,有天意。”

另外,集会上,“医师反对强制摘取器官组织(DAFOH)”亚洲区法律顾问、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正式公布第一波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要求中共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全球连署统计。从6月中旬到9月底,全球共有超过44万人联署。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联合国再也不能够漠视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所下令的、所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以及酷刑罪等最严重的三宗罪,应该即刻起诉跟调查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

征签活动将持续到11月底,全球共计有欧、美、澳、亚四大洲32个国家共襄盛举,其中亚洲共有10国参与。

香港的集会结束后,约八百人的游行队伍下午2点在“天国乐团”的领头下,沿着港岛区缓缓前进,沿途吸引了许多的市民及大陆游客观看,游行队伍在下午约5点抵达中联办。

新唐人记者林秀宜在香港报导

反腐失效?习近平求助传统文化

近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对当今中国社会道德沦丧、笑贫不笑娼的风气深感忧心,他希望通过发扬儒家、道家和佛教等中国的传统文化,来遏制腐败的蔓延和滋生,弥补中国社会的“道德真空”。但是有人质疑,无神论的中共政权,倡导神、佛的传统文化,是别有用心,是企图转移普通民众的视线,和他们对贪官腐败与霸占土地等强权的不满。

根据英国《路透社》报导,习近平认为,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全民以致富为荣,造成了中国社会的“道德真空”,道德准绳缺失的价值观体系,为贪污腐败提供了沃土,因此反腐运动只能治标,而不能治本。

消息人士说,习近平希望通过发扬儒家、道家和佛教等中国的传统文化,遏制腐败的蔓延和滋生。

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博士叶科:“这种道德缺失并不是因为经济发展的缘故,你看南韩、台湾,他们也是经济发展了,但是为什么道德没有缺失呢。这实际上是因为中共对传统文化的破坏,中共无神论的宣传,对传统文化的抹黑摧残,对各种信仰团体打压。”

时事评论员任百鸣:“我觉得,与其说是恢复传统文化来救中国,不如看看谁是真正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那些人,把这些人绳之以法,我觉得才是当务之急,才是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这样才有可能走下一步。”

中共最高法院今年3月公布报告显示,2008年至2012年,大约有14万3000名政府官员被控贪腐和渎职,平均每天有78人。

叶科:“现在整个社会危机四伏,它就需要别的手段来继续的欺骗百姓,包括这个传统文化,它实际上是为了想利用来解决中共自己腐败问题,它是为了中共的政治目地服务,为了继续维持共产党的专制统治。”

在中国的《宪法》中,明确规定了民众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而中共政权从1999年开始,全面禁止民众信仰“法轮功”,对于一切活动公开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残酷迫害,多少人被捕入狱,这是在其他国家看不到的现象。

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资深分析员林伟(Nicholas Bequelin)说,“中国的宗教必须要为国家服务,中国虽然泛泛的规定了宗教自由,但容许自由到何种程度,令人质疑。政府是一手宽松,一手镇压。”

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博士叶科强调,在中国,只要是有可能威胁到中共统治地位的宗教势力或团体,不管事实如何,中共一律镇压。

叶科:“在传统文化和信仰问题上,不管现任高层怎么说,他们如何对待法轮功就是一块基本的试金石。你想,只要对千百万法轮功学员迫害、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还在持续,那中国社会的道德重建,传统道德的恢复,根本就是空谈。”

在信仰多元化的国家,相对也是民主性较高的国家,他们不仅尊崇传统信仰,也能敞开胸怀接受外来的宗教思想。而信仰“无神论”的共产党,与中国传统的文化和信仰完全格格不入,中共善于用暴力制造恐惧,用谎言蛊惑人心。

1941年,美国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在美国国会上,建议成立“联合国”。他在发言中提出了人类具有四个自由的概念,其中包括“信仰自由”,后来被明确为“宗教自由”。

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第一项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虽然中共政权于1998年10月5号,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是直到今天,中共人大还没有批准这份公约。

采访/陈汉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李庄:薄熙来法西斯罪行被掩盖

来自中国大陆的多名维权律师、人权学者以及公共知识份子,日前应邀参加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的“中国的维权诉讼、法律和政改”研讨会。会上,律师们对大陆当前的司法状况表示了极大担忧,北京律师李庄在谈到薄熙来一案时表示,“中共特色的法制”,使得中共当局在对薄熙来的审判当中,掩盖了他真正的滔天罪行。

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法学院”9月27号举办的研讨会上,北京律师李庄、公民记者朱瑞峰、妇女维权律师郭建梅、宪政学者刘军宁等人,与中国问题专家以及国际人权专家们,共同就大陆的维权诉讼、法制改革问题等展开了讨论。

李庄律师在谈到引发舆论巨大争议的“薄熙来案”时表示,虽然薄熙来被当局以“受贿罪”判处了无期徒刑,但他真正的罪行却被当局有意掩盖了。

北京律师李庄:“在中国济南的审判法庭上,没有将他这些罪恶根本的揭露出来,在他统治重庆期间进行的一些法西斯的暴政,或者说野蛮的、践踏人权的、令人发指的一些罪行揭露出来。”

李庄认为,当局对薄熙来避重就轻的审判,使得一些不明真相的民众对薄熙来仍然抱有一丝同情,甚至将薄熙来与其他中共贪腐高官相比较,认为对他量刑偏重,实际上是受了薄熙来与中共合演的这场“审判大戏”的蒙蔽。

李庄:“他所犯下的罪行,对中国改革开放进行的阻挠、对中国民营经济的摧残、对中国历史制度的迫害等等等等,都远远的大于他两千多万贪腐数额,换句话说,远远的大于刘志军、张曙光这些简单的贪腐官员对中国法律的迫害、伤害和践踏。”

最近,在中国,有两件司法判决,与薄熙来被判处无期徒刑呈现了明显对比,那就是轰动全国并引发众怒的“曾成杰案”和“夏俊峰案”,这两件判案成为了律师们心中永远的痛。当局将曾成杰和夏俊峰处以死刑,证实了提倡无产阶级斗争的马克思那句“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也使得中国律师对大陆司法彻底丧失了信心。

李庄:“它有一个乱象,就是同样的案件,比如说张三,或者换句话说甲犯了这样罪行,和乙犯了同样的罪,但是处罚的结果大相径庭,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或者说,这个就可以死,这个就可以不死,这就造成了一种极为混乱的执法标准度不同,也就是法律的统一性遭到了践踏。”

律师们认为,重庆出现的司法黑暗,只是整个中国的一个缩影。薄熙来、王立军执政重庆期间的“唱红打黑”运动,其实在大陆各地都有反映。

大陆宪政学者刘军宁:“我觉得有两个东西影响中国的司法非常非常大,法律和任何司法都会因为两个东西而改变,这两个东西每天都在改变中国的司法,无论这个法律看上去多合理。第一、权利的干预;第二、相关的利益。如果这两个东西进入到司法当中,这个司法一定会被干预和利益所左右。”

自从律师李庄被当局冤判之后,李庄出狱发现,中国律师打破了原本一片散沙的状态,意识到在当前大陆司法的状况下,“单打独斗”很危险。李庄表示,中国的律师们只有凝聚成一股力量,互相声援,才能不被公权力随意迫害,才能发挥重要作用,也才能为老百姓在黑暗中点燃一丝光亮。

编辑/张天宇 后制/李勇

德媒:中共越维越不稳

10月1号是中共窃国建政64年的日子,为了安全度过这个小长假,当局几天之前就启动了维稳机制,城管、协警、武警上街巡逻,各地办事处拦截、扣留上访民众,从而保证社会的所谓“稳定”,但是德国媒体发表文章表示,中共的维稳是越维越不稳。下面请看报导。

9月30号,《德国之声》中文网发表了一篇德国“全球与地区研究所(GIGA)”《聚焦亚洲》专刊上的一篇长文,文章对于中共建政64年来,未能解决如何保持“稳定”的问题,进行了分析。这篇文章认为,中共治标不治本,是“稳定”问题始终存在的症结所在。

旅美政论家伍凡:“(中共)提出(维稳)这个口号,是在上个世纪末90年代下半叶,共产党在六四镇压之后,杀声压遍全国。差不多压了10年,之后,老百姓慢慢苏醒了,开始反抗了,个体上访、群体上访,到这个世纪,维权运动越来越普遍,它们就又成立了维稳办公室,维稳小组等等。”

中共“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正式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在中共数十年的统治中,一直高喊“稳定压倒一切”,但是中国社会越来越不稳定。为了维护高压统治,中共从中央到地方,甚至到乡镇街道都设立了“维稳办”等机构。

但是这些机构的成立,并没有吓倒大陆民众,民众的反抗反而越来越厉害。

伍凡:“现在的反抗比任何一个时候都厉害,方兴未艾压不下去了。过去得罪少数人,现在得罪多数人。现在新的一代人起来了,他们的眼光不一样了,他们看到了很多新的事物,所以他们反抗的很厉害。”

近年来,大陆群体事件频发,根据中共社会科学院去年发布的2013年《社会蓝皮书》指称,中国每年因为各种社会矛盾引发的群体事件,多达数万起,甚至十多万宗。中共国务院参事牛文元更表示,中国平均每天发生500起群体事件。

与此同时,中共自2011年起,维稳费用预算连续3年超过军费。据预算报告预期,今年中国的国防支出预算为人民币7406.22亿元,维稳费为 7690.8亿元,而去年的维稳费为7017.63亿元,今年再增加了600多亿。

中国“权利运动”组织负责人胡军:“中共这个体制就是人整人,首恶抓住权力以后然后去争夺利益,然后用利益去维护权力,它的维稳费用不断攀升,没有财政的支持,维稳就做不下去。”

然而近年来,退伍、复原军人上访事件也在不断增加。据资料显示,1999年退伍军人上访达到73,000多人次,其中冲击中共政府机关73次,流血事件27次。2006年,在大陆被称为“非法”的退伍军人组织,据说有104个。

胡军:“部队是它最坚定的一个维稳力量,军人复原后,复原费无法支付,军人心里已经开始动了。大量的协管、协警,欠他们的维稳费没给他们发,他们心里非常怨言。它每动一个维稳人员都需要经济支持。”

《德国之声》的报导中还提到,由于当局向警察支付大量经费,地方政府便通过大幅提高使用费、许可费和罚款来改善财政状况。中共财政政策又刺激了地方官员腐败和非法的行为。

伍凡:“现在共产党的贪官希望越维稳越不稳好,因为他们可以拿到钱,下面的官员就靠这个发财,靠这个吃饭。维稳变成一个贪污的手段了,很怪的一个现象出来。所以这个维稳怎么能压下去呢?压不下去的。”

旅美政论家伍凡表示,因为老百姓维权抗暴的根源,来自共产党体制和贪官污吏系统,不从根源解决老百姓的问题,中国老百姓依旧生活艰苦。

采访编辑/田净 后制/李智远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