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苍狼与白鹿的故事(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日讯】过了十几年,呼和莫日根酋长感到自己老了,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一个寒冬的夜晚,外面飘着雪花,他把部落的长者和勇士们叫到他的半地穴居室,他郑重地提议孛 儿帖•赤那接替他,成为部落的新酋长。部落的长老和勇士们一致赞成孛儿帖•赤那为部落的新酋长。这时,一个年轻的勇士站起来,他是居住在涅尔尼斯涅河谷部 落的勇士,名叫捏昆,年龄比孛儿帖•赤那小两岁,也是身材高大,力大无穷的一员猛将,在年轻人中颇有威信。他说:“我们不能打破规矩,随意说某个人为新酋长,他就是酋长了,是千里马得看它跑得快不快,是好猎手得看他打的猎物多不多,是神箭手得看他箭法准不准。只有比试比试才能知道啊,我愿意和孛儿帖•赤那 比,谁取胜谁就是新酋长。”大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建议呼和莫日根让他们俩比试比试。呼和莫日根酋长侧过身问了问身边的洛克磋萨满。洛克磋萨满说:“年轻人,应该让他们比试,这样才能服众啊。”呼和莫日根拍了一下大腿说道:“那好,你们俩就比试比试吧,都是我的孙子辈的,都是室韦部落的猛将,谁取胜谁就是 部落的新酋长。”年迈的呼和莫日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篝火,好像篝火升腾的火苗给他提示什么了。于是,呼和莫日根站了起来说:“蒙古山中有一头白色的驯鹿, 每次围猎,它都能顺利地从围猎圈中飞跃地逃脱,而且,还能躲避利箭,多少年来没有人能射中它,抓到它。今天,你们两个进山,限你们在十天之内猎获白色的驯 鹿,谁能猎获谁就是新的酋长。”孛儿帖•赤那站了起来,走到捏昆的身边,俩人相互握了握手。平时孛儿帖•赤那和捏昆关系非常好,从小经常在一起玩耍,长大后也经常一起出去狩猎,在部族中威信都很高,今天,俩人真的要试比高低了。他们感谢部族的信任,准备好了马匹、弓箭、食物,带上滑雪板进山了。实际上,他们俩谁也没见过爷爷说的“白色驯鹿,”但是,经常听老人讲,山里确实有一头白色驯鹿。

第二天,哥俩在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各自分头寻找白色驯鹿; 白天踏着白雪寻找白色驯鹿的足迹;晚上,在山的阳坡背风之处,点上篝火,钻进麅皮被里睡觉,饿了吃几口麅子肉干,渴了喝点雪化的水。一天,两天,三天;到 第九天,谁也没有见到白色驯鹿,这天俩人走到了一起。

兄弟俩互相问候着,各自讲述着寻找白色驯鹿的经历,虽然,他们看到了很多的驯鹿,可是,谁也没有见到白色驯鹿,到底有没有白色驯鹿啊?正当哥俩疑惑与失望 之际,眼前的树林突然闪过一个白色的影子,仔细一看,啊,白鹿!原来真有传说中的白鹿啊!孛儿帖•赤那和捏昆来不及备马,登上野猪皮滑雪板顺山而下,朝着 白鹿飞跑的方向追过去。白鹿时而翻山,时而越岭,像鸟儿在林中飞翔。哥俩足登滑雪板,在森林中,山坡上,左弯右转,像雪豹一样飞奔穿行。又翻过了几道山, 捏昆开始跑不动了,慢慢地落在后面。孛儿帖•赤那还是一往直前,穷追不舍,毫无疲惫之感。又翻过了几道山,捏昆终于挺不住了,倒在山坡上,捏昆大声地喊 道:“孛儿帖•赤那哥哥,我跑不动了,你追吧,不要停,白鹿是你的。”孛儿帖•赤那回头道:“好的,放心,我追到了白鹿回来接你!”

孛儿帖•赤那沿着白鹿的足迹追紧追不放,当追到蒙古河中游一个转弯处,白鹿不见了。他左右观望,周围高大粗壮的树木上挂满霜花,几束阳光照射在雪地上,闪烁耀眼;再看远处的冰冻的河面升腾着雾气,犹如仙境一般;茂密的森林中只剩他孤身一人了,孛儿帖•赤那第一次感到有些恐惧。但他不能停下来,他继续沿着白 鹿在雪地留下的足迹向前找。突然,眼前闪现出了一个美丽的少女。孛儿帖•赤那以为自己又累又饿出现了幻觉,赶忙定神再看,不错,真的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只见她穿着雪白的皮袄,头戴雪白的圆帽,静静地蜷曲在一颗大树下,身体冻得发抖,表情流露出恐惧和求助感,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能救她,孛儿帖•赤那顿时感 到浑身沸腾。他脱下皮袄披在姑娘的身上,看着眼前这位清秀端庄的姑娘,她是那样的美丽,修长的身材,纤细的腰段,秀美的脸庞,在阳光的照射下好像被穿透一 般,白里透红。孛儿帖•赤那把姑娘轻轻抱起。姑娘也看着眼前英俊的小伙,眼里透着善良的光芒,姑娘的恐惧早已烟消云散了。孛儿帖•赤那抱起美若天仙的姑娘,这是长生天赐 给我的姑娘。孛儿帖•赤那对姑娘说:“你是长生天赐给我的神鹿,我就叫你豁埃•马阑勒(惨白色的鹿)吧,请你做我的妻子吧”姑娘点点头。

孛儿帖•赤那背上豁埃•马阑勒,足登滑雪板,回去接上捏昆,三人一起回到额尔古涅•昆部落的营地。人们把在蒙古河边找到豁埃•马阑勒的地方叫做马阑勒•阿剌勒(蒙古语:白鹿岛)。

孛儿帖•赤那找到白鹿,娶回了白鹿姑娘的消息瞬间传遍了周围的室韦部落,他隆重地接受了部族的推举,成为室韦部落新的酋长。当推举酋长的仪式快要结束时, 孛儿帖•赤那酋长对大家说道:“我要带领大家齐心狩猎,公平待人,呵护老幼,共同富裕。”稍停片刻,孛儿帖•赤那又说:“我们是生活在蒙古河边的部落,长生天护佑,会赐予我们丰厚的食物和动物。”听到新酋长的提议,大家为之振奋,举手欢呼,他们都相信孛儿帖•赤那一定会带着乞颜 部落走向富裕,走向辉煌。后来,豁埃•马阑勒为孛尔帖•赤那酋长生了很多的孩子,这对恩爱夫妻狩猎之余,也经常到马阑勒•阿剌勒(白鹿岛)休闲玩乐,其乐融融。此后,其他室韦部落,把生活在蒙古河边的孛儿帖•赤那的部落称之为:“蒙古勒千(通古斯语:“千”为部落之意)”,这一带的山为“蒙古山(元代地图标注为:蒙可山)”。

有一天,孛儿帖•赤那带领部族来到蒙古山下,乞颜河支流恩格仁河狩猎,恩格仁河口是翁吉剌部落的营地,他们生性善良平和,从不与周围的 部落发生争执和战争,他们是周边部落的好邻居,翁吉剌部落美女如云,周围的部落以娶到翁吉剌部落美女为傲。白天,孛尔帖•赤那按传统的围猎驱赶动物,在围 猎的众多动物中,他们只取雄性的犴达犴、马鹿、麅子,其他的放回山中。晚上,部族的猎手们围着篝火露营在恩格仁河边的树林里,喝茶、饮酒、唱歌,老人还给年轻人传授狩猎的经验。半夜,只听到后山有一狼嚎声,后来成群的狼嚎,此起彼伏,令人心颤。孛尔帖•赤那问旁边的猎手,狼嚎的山谷是什么地方?猎手回答: “这山谷叫乌利亚(蒙古语:乌利亚,狼嚎之意)山谷,自从呼和莫日根酋长不让打狼,这一带狼特别多,每天晚上都能听到狼嚎,只是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叫的声特别多。”孛儿帖•赤那细细地听,突然,他象洒缰的野马拼命地往山谷跑,一边跑一边还学着狼嚎。原来,孛儿帖•赤那听到了他狼妈妈的声音,狼妈妈在呼唤 他。部族猎手们也跟着他向山谷跑去,孛儿帖•赤那一口气跑到了山谷的尽头。啊,好多的狼啊,惊吓的狼群四处逃窜,远处的山岗上站着一只狼,望着孛儿帖•赤 那嚎叫,声音是那麽的低沈。孛儿帖•赤那一眼看出那是他的狼妈妈。原来,狼妈妈嗅到了孛儿帖•赤那的味道,它立即昂首长啸,仿佛在呼唤它的孩子孛儿帖•赤那,显然,狼群也都听出了狼妈妈的想念,也在帮它呼唤它的儿子。孛儿帖•赤那几个箭步飞奔到狼妈妈身边,抱住狼妈妈,山岗上,皎洁的月光下,只有孛儿帖•赤那和他的狼妈妈。孛尔帖•赤那紧紧地抱住狼妈妈,失声痛哭,泪如泉涌。好久不见了,狼妈妈面目沧桑,老态龙钟,见到孛儿帖•赤那把他从上到下使劲嗅个遍,不时地亲吻着儿子的脸颊,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孛儿帖•赤那抱着狼妈妈,一遍遍地抚摸着狼妈妈干瘪骨瘦的身躯,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猎手们全都簇拥过来了,看着孛儿 帖•赤那和他狼妈妈见面的情景无不为之热泪盈眶。过了许久许久,孛儿帖•赤那突然感到狼妈妈没动静了,仔细一看,狼妈妈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怀里,它的表情是那麽地安详,好像了却了一桩平生的大事。孛儿帖•赤那双膝跪地,抱着狼妈妈放声大哭,全体族人也一齐跪了下来,山谷里一片哀伤悲鸣。孛儿帖•赤那取了块肥肉放在狼妈妈的嘴里,剪下狼尾巴尖放在狼妈妈的头上,但愿来她来世能托生为人,再一次成为他的妈妈。孛儿帖•赤那厚葬了狼妈妈。

早晨,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孛儿帖•赤那和几个头领坐在山坡下的石头上,篝火旁的他,一点喝茶和吃肉的心情都没有,往事如梦如幻,他含着热泪给部族的兄弟们讲述着他的童年。突然,有一位号称“大力士”的莫日根居然没有搬动一块不太大的石头。奇怪,这个石头怎么这么沈?大家也好奇的看着,不时地掂量掂量。突然,有一位长者说话了:“这是铁石啊,把它化了能做箭镞,刀剑。”大家马上堆上木柴使劲地吹火,石头被烧红了,过了很长时间石头化了,啊!石头变成铁水了。大家欢呼雀跃,他们没有想到,这么轻而易举地就得到了宝贵的铁。孛儿帖•赤那再一次跪拜在狼妈妈的坟前,感谢狼妈妈在临死之前又给他这样厚重的礼物。 此后,狼也成为孛儿帖•赤那乞颜部族的图腾。这就是真正的狼图腾的故事来源。

来源:孟松林博客(有删节) 编著:孟松林 马洪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