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杀夏俊峰是谁的需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3日讯】十一国殇日是小贩夏俊峰的头七,也是夏俊峰出殡的日子,北京下着雨,沈阳的天气阴冷阴冷的,夏俊峰下葬后,也下起了小雨。似乎上天也在为夏俊峰垂泪,为仍挣扎于中共魔爪之下的中国人悲伤。

尽管先前夏俊峰之妻张晶微博发出的讣告遭删,虽然张晶讣告中称:不设酒席,不收礼金,还是有过百人送行,送行车队集体鸣笛表示哀悼;网上充满了对夏俊峰的同情和对中共司法杀人的愤怒;民间则以各种方式悼念夏俊峰。总部设在美国的公民力量组织发出呼吁,呼吁全国公民在10月1日上午10点01分用鸣笛、敲锅、敲锣等方式发出各种声鸣,为夏俊峰送最后一程。

夏俊峰之死,激起了人们的愤怒。人们愤怒为什么自卫的夏俊峰为中共所不容,而蓄意谋杀的谷开来却可以法外施恩?人们不理解因何夏俊峰为防卫而杀死城管必须死,贵州警察枪杀两人仅获刑8年,而用秤砣故意打死瓜农的城管也可苟活于世?公平何在?正义何在?天理何在?

其实,对于中国人而言,公平、正义、天理,这些普世价值早已于64年前的国殇日毛魔在天安门城楼的嚎叫声中就被颠覆了。自从那一声“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狼嚎,“西来幽灵”之中共开始对五千年文明的中华古国进行灾难性的蹂躏与摧残;伴随着这一声嚎叫,中共开始对炎黄子孙进行无休无止的屠杀。从杀地主到杀资本家;从杀知识分子到杀会道门;从文革杀人到六四杀人;从杀法轮功到杀曾成杰、夏俊峰,……。中共用刀、用枪、用坦克,用石、用棒、用舆论,现在“与时俱进”用法律杀人。中共杀人从未停止过,从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中共64年的历史是用谎言和鲜血写成的,杀人是中共存在的需要。窃国以来,中共杀地主是解决农村生产关系的需要,杀资产阶级是解决城市生产关系的需要,二者加在一起解决了经济基础问题;中共“反右”是整肃知识份子、解决思想问题的需要,杀会道门是解决宗教问题的需要,而二者加在一起解决了上层建筑问题;“文革”杀人是解决文化上和政治上党的绝对领导权问题;“六四”杀人是逃避政治危机、解决民主诉求问题;迫害法轮功则是解决信仰危机的问题。

中共此次不顾“刀下留人”的滔滔民意,非杀夏俊峰不可,正是中共安抚爪牙、恐吓百姓、重树淫威的需要。中共杀人因需要而为,既不问法律,也不问是非,杀谁不杀谁毫无理性可言。只要中共感到恐惧,感到不安,中共就随时可能对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群体举起屠刀。

谷开来知法懂法,蓄意谋杀,虽主观恶性大,可免死,因为凶残如魔鬼的谷开来与中共本质上并无区别,属于中共魔教的“内部矛盾”,并不危及中共的存在,若不是“王立军事件”的出现,其杀人行为还是中共继续盗卖活摘器官的需要,中共为之掩盖尚且不及,何谈追究其罪行或处死?薄熙来杀人不眨眼、活摘器官、贩卖尸体这些罪恶都是中共杀人如麻的表现而已,庭审掩盖不提这些中共自身的罪行,自然“顺理成章”。至于中共爪牙、鹰犬如城管、警察,这些本来就是中共的杀人工具,其杀人已经成为中共杀人的一部分,工具如没有了,下次怎么杀人?爪牙若不安抚,谁为中共继续卖命?这就是为什么警察杀人获刑8年,城管杀人也可免死的原因。至于个别爪牙罪有应得时,并不是中共依法办事,而是工具无用了,为掩人耳目、蒙骗世人,被中共卸磨杀驴而已。

夏俊峰自卫必须死,是因为夏俊峰以一个正常人的血性挑战了魔鬼的权威。如果说谷开来谋杀是魔鬼的“内部矛盾”,夏俊峰自卫则成为“魔鬼与人的矛盾”。64年以来,魔鬼杀的就是人,只因需要,不需理由。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群最善良的人,只因要求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遭到中共14年的残酷迫害和杀戮,对于夏俊峰不甘被城管打死的暴力反抗,中共岂能相容?魔鬼中共窃国64年以来,对炎黄子孙,一直在杀人诛心,中国人要么成为杀人工具,要么成为待宰的羔羊,以宣示中共淫威不可挑战。夏俊峰遭遇被中共成功魔变的城管,不是死于暴力执法,就是自卫杀城管,再死于魔鬼中共的暴政之下。除此,他无路可走。

夏俊峰走了。但只要中共还存在,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夏俊峰。

(新唐人版权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