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书连载】《济公全传》第一百四十三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9日讯】【导读】《济公全传》是明末清初出现的一部描写济公传奇事迹的小说,全称《济颠大师醉菩提全传》,简称《醉菩提》,又名《济颠大师玩世奇迹》、《皆大欢喜》、《度世金绳》等,以济颠和尚游戏风尘、渡世救人为主线,其间又穿插剑客、侠士行侠仗义的活动及正邪斗法、捉妖降魔等情节,是一部别具一格的武侠小说,尤其是书中的主人公,既“颠”且“济”,他的扶危济困、除暴安良、彰善罚恶等种种美德,可以说是中国小说史上罕见的亦侠亦僧亦丐亦神的喜剧性人物形象,成为后世武侠小说中喜剧侠客形象的重要渊源。

第一百四十三回 雷鸣智杀张太素 悟禅气吹董太清

话说张太素用定神法把雷鸣制住,老道心中就明白了。说:“贤弟,方才白脸上吊 的,是跟他一处的。一个是调虎离山计,一个来盗瓶,对不对?”董太清说:“有理。” 立刻吩咐张士芳把雷鸣捆上。两个老道坐下说:“你这厮好大胆量,竟敢前来盗摄魂瓶? 你姓什么?谁叫你来的?那个白脸使调虎离山计是谁?趁此说实话。”雷鸣说:“我一 个人来的,那个白脸不认识。”张太素说:“谁叫你来偷盗摄魂瓶的?”雷鸣说:“我 自己要来偷的。’涨太累说:“你怎么不偷别的,单偷我这瓶子呢?”雷鸣说:“做贼 的瞧见什么就偷什么,我爱这瓶子,我就要偷。”张太素说:“你这厮大概不说实话, 张士芳给我把绳棍拿来,我非打你,你也不说。”张士芳立刻把绳子拿来,张太素就把 雷鸣的衣服解开,用绳子沾水一抽,雷鸣破口大骂,“叭叭叭”一连就是数十鞭,打的 雷鸣身上尽是伤。陈亮在外面等候多时,不见雷鸣出来,陈亮暗中一探,老道正打雷鸣。 陈亮一看二哥挨打,心中难受,有心下去,又知道老道妖术邪法,不是老道的对手,不 下去,瞧着二哥受这样委屈,心中又不忍。陈亮真急了,一瞧大殿后面堆着许多干柴, 陈亮立刻揭出火来,给把柴草点着,少时连大殿都着了。张士芳偶然看外面一亮,往外 一瞧,大殿火起来了,张士芳说:“可了不得了,大殿着了火。”董太清一听,先把桌 上摄魂瓶揣起来,同张太素、张士芳出来,到后面打算救火。陈亮此时进去,把雷鸣背 出来,一直够奔海棠桥。



再回来一看,三清观烈焰飞腾,火光大作。陈亮来到海棠桥, 孙道全说:“二位师弟把摄魂瓶盗来没有?”陈亮说:“师兄你看,不但摄魂瓶没盗来, 我二哥被老道打了一身伤,我使调虎离山计,才救出来。咱们得找个地方,叫二哥歇歇, 上点止痛的药方好。”孙道全说:“只可到王宅去罢。”这才带领陈亮,背着雷鸣,来 到王宅。先叫陈亮在旁边等着,老道一叫门,管家王孝开门一看,说;“仙长来了甚 好。”孙道全说:“我有两个采魂童受累了,要借你们书房歇歇。你等可别偷着瞧。” 王孝说:“是了,我们躲开,你同着进去罢。”老道这才同着陈亮,把雷鸣背到书房, 搁到里间屋中,叫雷鸣定定神,敷上金疮止痛散,把帘子落下。老道在外间屋中一坐, 少时有家人进来献茶,说:“祖师爷你给我们员外把魂找来没有?我们员外可咽了气 了。”老道说:“你告诉里面安人,不要紧,可千万别哭,我准管保死不了。”正说着 话,就听外面一乱,说:“三清现着了火,把庙满烧了。附道全见家人出去,说:“二 位师弟,你们两个人这个乱惹大了,三清观庙都烧了,那两个老道准要来找我拚命。” 陈亮说:“那也无法,我焉能瞧我二哥活活打死呢?他不来便罢,他要来咱们三个人跟 他拚命。”孙道全说:“事已至此,二位师弟也不必管。那两个妖道都会邪术,你两个 动手也是白送死,莫若你二人逃命去罢,我自有道理。他要找我,我跟他去就是了。”

说着话已然东方发白,只听外面叫门,家人出去一看,是董太清、张太素。两个老道见 大殿东西配殿一点没剩,只烧的片瓦无存,两个老道一跺脚说:“张士芳因为你把我的 庙都烧了,我两人非得找这个梅花真人去拚命,这两个人是必梅花真人主使来的。”张 太素说:“我知道这个真人,是灵猿化身,咱们去找他去。”立刻来到王安上门首,一 叫门,家人开门一看认识,说:“董道爷、张道爷,二位这么早,来此何干?”张太素 说:“你们这里住着一个梅花真人么?”管家说:“不错呀。”张太索说:“你叫他出 来,就提我二人找他有事。”家人立刻到里面说:“仙长爷,现在外面有三清现的董道 节、张道爷找你。”孙道全一听说:“二位师弟,走你们的罢。”雷鸣陈亮说;“师兄, 我二人惹的祸,要一走岂不叫兄长受累?”老道说;“你二人去罢,我去见他。”孙道 全当时来到外面一见,董太清一瞧认识,说:“原来是你呀。”孙道全说:“二位道友 有什么话?咱们找清静地方说去。两个人事情,彼此说出来,叫人家耻笑。你我都是三 清教的门人,咱们的事,找地方说去。”

张太索说:“跟我走。”三个老道一直够奔海 棠桥而来。焉想到雷鸣、陈亮早越房出来,后面远远暗中跟随。王个老道来到海棠桥, 天光大亮,张太素说:“孙道全你说罢。”孙道全说:“咱们往北去,到天台山下,那 里没人说去。”张太素说:“走。”三个人一直到天台山下。孙道全说:“二位道友找 我为什么。”董太清说:“你无故坏我的事,你主使一个蓝脸,一个白脸,把我的庙烧 了,我焉能容你!”孙道全说:“二位道友不便动怒,咱们彼此都是三清教的人,你把 摄魂瓶给我,好叫王员外给你修庙,照样赔你,也别管蓝白脸那两个人。咱们一概不提, 你瞧好不好?”董太清说:“你那算白说,今天我非得把你宰了,方出我胸中之气,我 拿摄魂瓶,我自己会叫王员外修庙,何必你叫王员外给我修庙?”孙道全说:“二位别 生气,慢慢说。”重大清哪里肯听,伸手拉出宝剑,照定孙道全就是一剑。孙道全并不 还手,往旁边一闪,口中直央求说:“二位道友饶了我罢,我给赔罪磕头,还不行吗?” 董太清一剑跟着一剑,张太素脸朝南站着瞧着,说:“非杀了你不出我二人之气。”口 中直骂。

这个时节,雷鸣、陈亮两个由东边绕到北边去,蹲在石头背后,雷鸣一瞧说: “三弟,你瞧咱们师兄不还手,尽躲。这两个老道真可恨,我先把这两个老道冷不防宰 了,以报打我之仇。”说着话,雷鸣拉出刀来,慢慢往前就走,张太清脸朝南站着,雷 鸣由北边打他身后头往前来,心里说:“你要不回头,我就把你宰了。”焉想到老道也 是恶贯满盈,该当死,并没回头,只顾瞧董太清动手。雷鸣凑到近前,冷不防手起刀落。 “扑哧”一下,红光崩现,鲜血直流,张太素的人头滚落在地,死尸栽倒。董太清一瞧, 师兄被那蓝脸杀了,说:“好孙道全,我说你们是一党不是?把我师兄杀了,我今天非 要你们的命不可。”雷鸣、陈亮说:“咱们三个人,要他的命。”正说着话,只见张太 素的人头忽然由地下飞起来,有两丈多高,照定董太清的脑袋砸下去。董太清说:“师 兄你死的屈,你别闹鬼呀!你找你的仇人,我准给你报仇。”正说着话,人头又飞起来, 又照他打去,一连数次。大众留神一看,在西边石头后头,有个小和尚在那里吹呢。孙 道全一看,认识是悟禅。

书中交代:悟禅打哪来呢?原来济公带悟禅到松阴观,一拜鲁 修其。本来鲁修真是个修道的人,跟济公一谈,知道济公是得道的高僧,二人倒是道义 相交。和尚把乾坤颠倒迷路旗送给鲁修真,和尚说:“我将来到常山院慈云观,有一步 大难,非道友救我不可。”鲁修真说:“圣僧有用我之处,给我信,我必到。”越谈越 对,就留和尚师徒住下。次日天刚亮,和尚说:“悟禅你到天台山下去,救你三个师弟 去。”悟禅点头,来到天台山下,在暗中藏着,见孙道全直央求,后来见雷鸣把张太素 杀了,悟禅这才吹人头打董太清。孙道全一瞧见,说:“小师兄快来。”董太清也瞧见, 说:“好妖精,竟敢这样无礼!”悟禅一撇肚子,一口气把董太清给吹起来,离地有一 丈,“扑冬”把老道摔下来。悟禅又吹,吹起来摔下去。正摔董太清。忽听山坡一声 “无量佛”,说:

“山中清,山中清,万缘不到好修行。眼前浮云倾富贵,崖下流水无困化是是非非不管我,长长短短没人争。惟有一时动情处,岭头一曲古英风。”

一位老道信口作歌而来,大众睁睛一看,吓得亡魂皆冒。

不知来者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