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还原一九五七》(九十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0日讯】【导读】一九五七的“反右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巨大的悲剧。作为一名“老右派”,本书作者魏子丹教授以他亲身的经历,真诚地反思了那段历史。他兼收各家之长,批评各家之短,“分类不同右派,厘清还原分野”,找出一九五七与其历史由来的必然联系,论证一九五七与其历史恶果的必然关系,真正做到了“既能深入其中,又能跳出其外”,从而使这部著作的真实性与历史性达到“同一”的境界,为还原“反右运动”留下了一部思想和史实并丰的佳作。一直以来魏子丹教授矢志于“还原一九五七”,从他开始写作此书的某些篇章,到最终出版,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真可谓“十年磨一剑”。

(接上期)

(三)为饱私欲张开血盆大口,亲疏通吃

你说毛泽东能自私到何种程度?如上所述,他为了私利,在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可以不抗日、假抗日、与敌私通、破坏抗日,甚至开展种植鸦片大生产,干这种亡国灭种的罪恶勾当。在他篡权之后,仍倒行逆施——对外:在赤色殖民主义面前丧权辱国、割地、称臣、做儿子党;对内:破坏民族经济、民主政治、民族文化、固有道德……成为民族败类第一人。

即如以对文物古迹的破坏为例,就超过军阀混战、日本侵华所造成的劫难。同时他又是党的败类: 连敌党悬赏都捉拿不到的中共要人,却都惨遭他下的毒手……他不仅把国家、把人民、把他的党当作牺牲品,而且把自己的妻子(中共的新名词是“爱人”),前的、后的、好的、坏的,也都统统当作牺牲品,所以说,他也是家庭的败类。不知道那位强辩说“毛泽东是民族胜类”的人,会不会再一次强词夺理说:“毛泽东是家庭胜类”?说来也不必大惊小怪,他的始乱终弃、荒淫无耻,是不可能不如此的,因为这是他毫不利人、专门害人的极端自私的本质,在这个角落的必然反映。

【一】对杨开慧,鳄鱼眼泪竟作倾盆雨

众所周知,杨开慧无论作为妻子,还是作为共产党员,无论贤德、才能、貌美、体健都是罕见的完美无瑕。她为了对党、对毛坚守忠贞,竟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这是多么令人肃然起敬啊!可惜负心汉毛泽东在她为他被捕和牺牲(一九三零年)之前(一九二八年),早已把她牺牲了——与十八岁的贺子贞宣布“由同志的爱转变为夫妇的爱”。开慧正在受苦受难,坚贞不屈,坚挺地捍卫着美好的恩爱姻缘的时候,他却在背信弃义,与新人寻欢作乐。之后,当敌人的子弹使她脑袋开花的时候,他正在与一位黄花姑娘玩得心里乐开了花。

及至到延安建立小朝廷之后,贺子贞对毛在长征路上体贴入微的关照,便成了过时的黄花。贺子贞变成了杨开慧,毛“讣”新词强作愁:“我失骄杨又失贺,鳄鱼落泪流成河”。他抹了一把眼泪,就又仓促上阵,又把与蓝蘋的搞腐化“转变为夫妇的爱”。这时他的“爱”路就广阔多了,还有碧眼金发、洋为中用。

到了北京,他坐上金銮殿,那就可以为所欲为地选妃子,糟蹋下一代、下两代,遍及全国。他的妃子中,不乏有夫之妇,被霸为己有,破坏了别人的家庭,让这些家庭“荣幸”地演出一幕幕悲剧,荣幸中之姣姣者,几乎做到了大管家汪东兴说的全家人“一锅煮”,把姐姐、妹妹和嫂嫂都煮进去了。大管家讥笑说:“她的妈是死了,不死的话,也会来。这一家子真是一锅煮。”他同李医生说:“主席年纪老了,是不是觉着活不久了,要大捞一把。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兴趣,这么大的劲?”(《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第三四八页)

裴毅然在《李锐谈毛泽东、三峡》中,提到李锐说了下面一段话:

我再跟你们说一个毛泽东的事儿。去世的诗人萧三,原来也住在这幢楼里,我们之间有接触,他说毛泽东是“铁鸡巴”,很难听。杨开慧的一些手稿藏在住宅墙壁里,八十年代修故居时发现了,湖南党内刊物上曾予以刊出。前几年湖南来人告诉我,有些要害话被删去,如说毛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她的哥哥杨开智,一九二九年去过井冈山,杨开慧知道毛泽东娶了贺子珍。她带着三个孩子住在长沙东乡六十里的板仓,毛泽东两次打长沙都经过此处。省长何键为报仇,将杨开慧逮捕,逼她登报同毛离婚,她不应允,于是将她杀害。易礼容这个人知道嘛?易礼容同我谈过杨开慧临刑前押在人力车里游街,她大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呀!”因为她还有三个孩子呵!毛泽东一生好动喜斗,人品坏,我最近有一首打油诗,唉,这个你别记……最后两句是:其乐无穷拚命斗,家亡国破全由他。”(《开放》二零一一年第七期)

他霸占一位女机要员,不让人家结婚。他在她的民兵服相片背面,写了一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这首诗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写出的。他硬是不允许她结婚,霸占着她穷奢极欲。她怒斥毛将她“作为泄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毛恼羞成怒,一脚将她踹到床下,就此争吵起来。卫兵听到,便闯入,一看此景急忙退出。你再也想不到毛不要脸到啥程度!毛竟能指示汪东兴立刻开她的批斗会,也不想想汪在会上要批评、要斗争她什么!当然斗争是一定要斗争的,说辞是她不听毛主席的话。

毛一贯是把女人当作泄欲器,当作性奴;是的,她说的是真话,一点不假。而叫做“同志的爱”或“夫妻的爱”,只是毛泽东对自己一惯的男盗女娼所作的“满口仁义道德”的指称。被大救星“爱”的那群天真烂漫的少女就更可悲了。一则在心理上变得寡廉鲜耻,如李医生所述:“毛的性生活、特殊性格和至尊权势,在在都使这批年轻无知的女孩耳濡目染之后,逐渐堕落。多年来我看着旧戏不断重演。她们在成为毛的‘女友’后,不但不觉得羞耻,反而日益趾高气昂……一个个变得骄纵,仗势欺人而难以伺候。看了这么多被毛腐化的女孩后,我才开始觉得,江青走过了相同的道路。在延安初和毛结婚时的江青也许真的和今日十分不同。也许毛也使江青堕落了。”(参见《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第三四四-三四八页)

【二】生理的蹂躏

毛阴茎包皮过长,平时又没有清洗干净的习惯,很快受到了传染,成为滴虫携带者。此时及以后,凡是同他有这种“特殊关系”的女人,没有一个不受到传染。她们受感染后,请我治疗……但光是治疗毛的“女友”无济于事。有一次毛问我为什么原因治不好。我说明,需要他同她们一起治疗,在治疗中不能发生性行为,只能等待治疗完毕,检查无滴虫以后才可以。毛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他自己已经受传染。他说:“你们医生就会小题大作。我根本什么感觉也没有。”我向他解释,这种病一般在男子没有什么症状,成滴虫携带者,对自己没有什么特殊的害处,但是可以传染给没有这种病的对方。毛听了以后说:“既然对我没有什么害处,那又有什么关系,何必大惊小怪的哪!”我又说,一旦传给了江青,就会成了一个不好说明的问题。毛笑了笑说:“这不会,我早就同她讲,我老了,不行了,办不了事情了。”我又劝他把局部洗干净。他的回答很干脆又丑恶,他说:“没有这个必要,可以在她们身上清洗。”我听了以后,从心里感到恶心,几乎要呕吐出来。(同上,第三四九页)

外人知道他是个暴君,嗜杀成性;是个阴谋家,阴险、毒辣、诡诈……可谁会知道他竟然能够如此庸俗、卑鄙、下流、无赖,简直是侮辱了传染伤寒病的虱子!如果不是内中人,无论如何是不知此中情的。被林彪冠以“四个伟大”、被邓小平评以“两个伟大”的这个庞然大物,你能想象到竟是个衣冠禽兽!

凌锋先生在《魔诞:群魔乱舞》一文中写道:“八十年代,中国有一位著名的学者,也是老资格的共产党员,在香港告诉我,毛看中了毛岸英的老婆,才把毛岸英派到朝鲜,决不是什么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观察》二零零三年第十二期,页二十五)在毛给儿媳的信中也透露出这层信息。这实在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人不可貌相”。可见一个人自私到了极端,就会私欲猛于虎的。有道是:“虎毒不食子”。斯人也而干斯事也;实在是铁石心肠,血盆大口,粗细都下,亲疏通吃。令人诧异的是,斯人也而又有斯言也:

“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纪念白求恩》)我们不以人废言,但他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人,是具有极端自私自利之心的人。从这点出发,他便成为相反的 “五种人”:一个流氓无赖、荒淫无耻、破坏人伦、卑鄙下流的人,一个阴谋阳谋、两面三刀、阴险邪恶的人,一个丧尽天良、绝灭人性、嗜杀成性、极端凶恶的人,一个道貌岸然、趣味鄙俗、十足虚伪、极端丑恶的人,一个打倒一切、独霸一切、卖国求荣、认敌作父、祸国殃民、制造灾难、拉着历史向后倒退的人。

总之,毛泽东之为毛泽东,可以概括为“六个极端”(极端自私自利、极端贪婪、极端阴险、极端专制、极端卑鄙、极端黑暗),“三个败类”(民族败类、党的败类、家庭败类),以及上述的“五种人”。毛泽东就是共产党的人格化,毛泽东的本质就是共产党的本质。认透本质,对总结经验、接受教训是必要条件和必然联系。具体的教训可以有无数条,但归根结底就汇成一条,就是:吃亏在于没有认透本质。认透了本质,老实人可以克服“轻信”的毛病;不老实的人应该铲除“投机”的心理;想对中国的民主事业作出贡献的人既不放弃一点一滴的改良,又要从反右派运动至今的历史教训中清楚地看出:共产党已全然堵死了政治上改良之路。怎么办?历史告诉现在和未来,只有一条路可走:立下愚公移山志,誓移“党天下”这座山!

前提:抱定思想、坚定信仰、抓住每个时机,每天挖山不止,一条道儿走到黑;后果:宁信蚕老一时、麦熟一晌、历史巨变常发生于一夜之间,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

(待续)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