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权贵和富豪为什么纷纷逃离祖国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5日讯】《羊城晚报》10月12日报导,10月11日,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在广州一国际财富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透露中国多达八成千万富豪都把子女送到外国读书,甚至索性申请投资移民为孩子教育前途铺路,其中43%送到了美国,34%送到了英国。另一份《中国国际移民报告》显示,中国个人资产超过1000万元高净值人群中,近60%已完成投资移民或有相关移民计划。

胡润还引述一组资料,称美国大学学院上个学年录取的七十六万国际学生中,中国学生人数达破记录的19万,比例为四分一,是连续四年赴美留学生最多的国家。胡润指这种情况让很多外国人震惊!

亚洲首富、“超人”李嘉诚近期抛售国内资产,并将香港资产转移至欧洲,也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从百佳超市、广州西城都荟广场到港灯,李嘉诚在大中华区一路抛售,并在欧洲大肆扩张抄底,收购英国电网、供水网路两大业务和天然气供应商WWU。到目前为止,李嘉诚家族约半数的公司资产已转移至欧洲,3年累计海外并购额高达1445亿港元。

日本《产经新闻》10月5日报导,中国富豪们的资金与欧美银行的资金“像能预知大地震的动物一般”逃离中国。

报导引述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消息说,“中国机构投资者和富豪们的热门投资地点已从美国纽约、洛杉矶、三藩市延伸到休斯顿、波士顿等,而加拿大温哥华今年上半年售出349幢价格在200万至400万加币(约194万至388万美元)的豪宅,中国富豪是主要买家,令温哥华豪宅销量比去年同期增加77%”。

与前者相比,权贵出逃的资金也十分惊人。据媒体2010年统计,近30年来,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卷走资金约500多亿美元。《华尔街日报》对这些资料的分析显示,截至去年9月,就有2250亿美元资金流出中国,相当于中国去年GDP的3%左右。这其中既包括合法流出的资金,也包括非法流出的资金。隆巴德街研究所的经济学家查理斯•杜马估计,去年中国资金净流出量为3000亿美元。

十八大前后,中央新班子高调声言反贪腐,也令国内再掀贪官逃亡潮,有传媒引述国家民航总局的消息,2012年全年仅从北京机场海关出逃的处级以上官员已达354人,合计共携带走逾3千亿元人民币。

而频频曝光的大案要案也告诉我们,权贵们转移到境外的资金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像力,无论大官小官大富小富都在纷纷向境外转移资金转移财产,他们在拚命掏空中国的同时,却是苦待自已的人民!

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中国社会也被官方称之为在不断进步,纵观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中国更容易赚钱,比中国更容易做官。令人疑惑不解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移民并转移财产?其背后隐含着哪些真实的原因?中国社会乃至中国政府是否有过反思? 是这些人不热爱这块土地不热爱这个民族吗?

仅仅是因为中国的环境遭到破坏,教育水准低下,道德全面沦丧,信仰严重缺失,仇富仇官的现实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向往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方式吗?仅仅是因为这些人赚够了钱厌恶了做官而选择归隐吗?恐怕绝非如此简单!也绝非如此轻松!

去年《南方周末》曾用几个版面发表了一篇看似枯燥无味的文章“调查组要来了”,该文所揭露的是当今中国一个很典型很普遍的问题,地方政府支持纵容一些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弱势群体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虐待,最终让这些因拆迁、失地、失业、不公而上访的人,咽下血与泪,来谱写中国社会和谐稳定的美好篇章。

数以千计的人在不太长的时间里,因上访告状或批评,被江苏泗洪这个貌似繁荣的地方政府关进所谓的学习班。按照泗洪县学习班的办学口号:“学习班年年办,月月学,天天站”、“同不同意,进了学习班都会同意”。学习班里的待遇是白天写检查,晚上罚站、面壁、蹲马步、端水、端凳子,这些几乎是每天都要面对的例行处罚。许多无辜的访民,只是去北京走了一趟,在国家信访局连号都没登记上,却被抓回到泗洪,最终享受的是比劳改犯更恐怖的待遇。

10月14日,《第一财经报导》发表专访王石的文章,王石称:当我了解到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期间很多违反法治原则的做法,对于企业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我也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薄谷开来杀人、王立军出逃,如果薄不出事,企业家能躲得过他吗?对于违反法治的、我们认为是不对的事情,都不说话行吗?应该表明一个态度。像甘肃一个未成年的初中生因为发了几个帖子是谣言就被刑拘,说抓就抓,这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就是违背的。

这也许才是权贵和富豪纷纷逃离祖国的真实原因。当一个社会纵容支援黑恶势力横行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清楚自己真实的生存状态,对于有些移民而言,移民仅仅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

当我们有感于以色列政府用上千人换回一名国民时,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上至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下至默默无闻的维权者,因为说真话而成为囚徒。我们还看到许许多多因宗教信仰因拆迁维权因司法不公因失业失地而遭遇患难逼迫的同胞,在绝望中哭泣呐喊!我们更看到在山东临沂数以千计的黑恶势力曾围困一个无辜又无助的盲人。这是对一个文明社会的绝妙讽刺!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