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 】10月16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17日讯】【中国禁闻】10月16日完整版

提要
承包荒岛二十年 政府称合同无效
新闻自律﹖媒体人称﹕大陆不需要记者
中共呼吁“去美国化” 反曝自己命门

余姚全市戒备 5千军人进驻

浙江省余姚市数千灾民周二公开要求政府下台后,当地气氛变得紧张,市内多条道路被封闭,大批警察将市政府大楼重重包围。有外媒报导说,南京军区5千军人进驻余姚防止动乱。而网上不利政府的消息和相片也被删除,还有网友被约谈警告,不得发放任何消息。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10月16号,围绕余姚市政府外面的多条道路,都有大批警察驻守,已经没有民众聚集。

中共喉舌《新华网》15号则报导说,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4,800名官兵已被调往余姚市多个地区帮助恢复灾后秩序。

不过,外界有人质疑,中共派军队进驻余姚的目地是为了“维稳”而不是要“救灾”,因为余姚民众之前抗议说,“救灾不见特警,而为救虚假报导灾情而被围困的记者,10分钟内12辆特警车就呼啸而至。 ”

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被国保扣押

大陆人权律师唐吉田10月16号下午,被黑龙江省鸡冠区国保大队扣押,失去人身自由。

据大陆《维权网》报导,唐吉田是在陪同一位杨姓公民,到鸡西市“610办公室”交涉时,被当场扣押,随后被带到鸡冠区国保大队。“610办公室”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特务组织。

报导说,这名杨姓公民的妻子被鸡西市“610办公室”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长时间非法拘禁。

大陆人权律师江天勇在新浪微博发出消息,呼吁外界紧急关注唐吉田的安危。

UN﹕北京阻活动人士参与人权审议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即将对中国人权记录进行审议前,联合国人权调查专家说,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面临被关押和禁止旅行的命运。

一个联合国特别报告小组的发言人塞卡娅(Margaret Sekaggya),10月16号在瑞士日内瓦表示,中共当局的行动,似乎是针对那些,试图参加10月22号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审议会议的活动人士。

联合国人权专家表示,针对有关中国活动人士遭到威胁、逮捕或禁止参与抗议活动的报导,他们已经要求中共当局提供更多相关信息。

北京维权人士曹顺利和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原来计划到日内瓦参加一个联合国人权机构的培训项目,但曹顺利9月中旬在北京机场登机前,被警方拦阻后遭到逮捕,而陈建芳则在广州机场出境时被边检拦截。

编辑/周玉林

承包荒岛二十年 政府称合同无效

广东省海陵镇政府,二十年前为完成国家下达的植树造林任务,而找到“滩涂养殖大王”李宗岑,请他帮忙,把光秃秃的南鹏岛绿化、造林,双方并且签订70年承包合同。然而,二十年之后,海陵岛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声称,这份合同无效,并且将李宗岑告上法庭,法院判定官方胜诉。李宗岑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二审已在日前开庭。

备受关注的“阳江官民争岛案”,10月14号在阳江中级法院二审开庭。20年前签订的海岛承包开发合同,如今是否有效?原告、被告两造继续展开辩论。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上诉方——“岛主”李宗岑,坚持“合同合法有效”。而作为被上诉方——阳江市海陵岛经济开发试验区管委会、和阳江市海洋与渔业局,则提交七份新证据,指称﹕李宗岑的行为属于变相侵占国家资源,从中牟利,其中,放养牛羊等行为,还破坏了岛上生态环境。

经过一天的激烈辩论,审判长提议调解,但李宗岑与他的律师当庭表示:“合同有效无效,关乎黑白是非,关乎正义”,拒绝调解。法院表示,近日将作出判决结果。

被告李宗岑律师——“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冉茜告诉《新唐人》,原告方认为合同无效,他们援引的是1988年土地管理法第17条,也就是,利用国有荒山荒地滩涂进行农业承包的话,必须要经县级以上政府的批准。对方一口咬定,这个承包合同没有经过县级政府的批准。

广东经纶律师事务所律师冉茜:“但是我们那份合同有县级的林业局作为见证人,有盖章,有签字的。而且这份合同还到县级专门管理农村承包合同的管理处,去办理了一个监证,监证方还收了监证的费用,也有签字和盖章。那么,我们认为,这两个县级政府主管部门见证和监证的行为,实际上就代表了县级政府对这个合同有效性的认可了。”

冉茜说,林业局作为主管林业工作的一个主管部门,是它作为见证方来牵头、主导,并且起草合同,在法律上,林业局的行为就代表了政府的行为。但是现在,县政府向法庭出具一纸证明说,没有同意签署这份合同。

冉茜表示,合同签署的时候,部门内部有没有一个审批手续,那是你政府内部的一个流程。

冉茜:“即使退一步说,你没有去完善这个手续,那也是你原告方的责任,你有义务去完善这个手续。你不能说,哦,我这个合同已经履行了二十年了,你说我的这个内部手续没有完善,所以我来宣布这个合同无效。这在法律上它是违背了最基本的一个原则,就是诚实信用的原则。”

冉茜认为,不诚信的行为在法律上都是禁止的,更何况政府的诚信。

冉茜:“你政府你本来就是应该维护交易的稳定性,维护交易市场的秩序。结果它看到了海岛开发的利益,觉得这个岛,现在,如果政府收回去,给其他更好的一些投资人来进行开发,当地政府可以获得更多的利益。它是基于这样一个考虑,所以想把这个岛拿回去。”

冉茜指出,原来的南鹏岛是一个荒岛,几乎没有什么植被。1992年,国家有一个绿化纲要,它把绿化造林的工作,层层下达到各级政府。这份合同已经履行了20年了,当事人作出巨大的投入。

冉茜:“当时的海陵镇政府,这个南鹏岛是它管辖的一个岛,它没有这个钱去搞这个岛的绿化造林,所以就找到我们当事人,就说把这个岛承包给我们当事人,然后由他去实施绿化造林的工作。我们当事人签了这个合同之后,就去做了很多工作,这个岛现在已经很漂亮了。”

这份合同的第四条规定,如果国家要把海岛收回去,必须对当事人进行相应的补偿和赔偿。冉茜猜测,现在海陵镇政府不想进行民事赔偿,所以干脆说合同无效,这样他们就不需要给予太多的赔偿。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萧宇

律师称量刑过重 冀中星签上诉状

备受舆论关注的“冀中星机场爆炸案”,日前在北京法院宣判。尽管得到了来自各方的同情和理解,但冀中星依然被中共当局以“爆炸罪”判处有期徒刑6年。他的辩护律师刘晓原认为,当局对冀中星量刑过重,完全没有考虑冀中星犯案的根本原因。目前,冀中星的家人已经决定上诉,并在近期起诉广东省公安厅。

10月15号,北京朝阳区法院一审判决冀中星构成“爆炸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冀中星的代理律师刘晓原认为,冀中星的行为是“过失爆炸”,并不构成“爆炸罪”。

北京律师 刘晓原:“冀中星不是故意到机场去制造爆炸案的,他只是去喊冤,拿着爆炸物只是要引起关注,警察叫他放下来的过程中,不小心引爆,所以我们认为,他是过失爆炸。过程都有监控录像的,这个没错,这个都有的。”

冀中星在庭审中表示,事发时,他怕警察抢爆炸物,因此把自制的“炸药”从左手换到右手,结果不小心碰触到了机关,实际上他完全没有想到要引爆,也没有想过自杀。

按照《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爆炸罪”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判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过失爆炸”的,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虽然法院表示,在量刑时予以从轻处罚。但刘晓原对法官“轻判”这一说词却不认同,他指出,即便法官认定冀中星“爆炸罪”成立,6年的量刑也过重。刘晓原认为,法庭在判决中,完全回避了案件的作案动机及起因。

刘晓原:“冀中星是当年被殴打致残,八年得不到解决,才走上这样的绝路的。所以法院对这个案件的起因都没有考虑,我们认为,这样判决是不公的,家属也是这样的观点。”

冀中星2005年在广东打工期间,因为骑摩托车搭载了一位乘客,被治安队员用钢管殴打致残,此后多年里,冀中星多次报警、投诉、上访、诉讼,冤情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走投无路之下,冀中星才决定不再走所谓正常途径去申诉冤情。

今年7月20号,冀中星坐着轮椅在首都机场航站出口外散发传单,在民警阻止时,冀中星自制炸药不慎引爆,由于炸药的威力不大,而且冀中星在引爆时有向周围群众示警,所以爆炸仅造成他本人和警员受伤。但冀中星受伤较重,左手臂需截肢。

对此,法律界认为,冀中星的经历完全可以作为从轻或减轻处罚的“酌定情节”。

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委员会”委员杨学林律师:“应该给他减轻,因为他的起因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起因,这在他的主观故意啊、主观恶性啊,以及社会危害性方面,应该都是比较轻的,在这个问题上应该是给他减轻的。”

首都机场爆炸案发生后,迫于舆论压力,广东省公安厅和广东省高级法院承诺,将责成东莞警方在8月底,对冀中星被殴打致残的问题进行复查,结果会即时向社会通报。但随后,广东省公安厅却拒绝了冀中星要求公开复查结果的申请,一度引发舆论质疑。对此,冀中星家属决定近期起诉广东省公安厅,要求当局公开调查结果。

目前,冀中星及他的家属已经委托律师刘晓原负责二审的辩护,16号下午,刘晓原赶到北京第二看守所,要求会见冀中星,但被拒绝,只许他把上诉状等材料交由工作人员,由冀中星签署。

刘晓原:“今天下午我去会见,但是看守所说,他们没有人员把他从医院的楼上推到律师会见室让我会见。后面经过交涉以后,他们同意把冀中星的上告状,由他们拿进去让冀中星签好字以后,他们再交给我。今天我没有见到冀中星,但是冀中星在上诉状已经签字同意要上诉了。”

有评论指出,虽然冀中星应该法办,但造成他残废以及逼迫他犯罪的人更应该法办,冀中星所遭遇的伤害和不公,不能付之流水。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黎安安

【禁闻】新闻自律﹖媒体人﹕大陆不需要记者

中国各地将设立“新闻道德自律委员会”,目前已经在5省市试点。对此,中国资深媒体人表示,中国大陆的新闻单位,被称为“党的阵地”,而记者是“党的喉舌”,党想说什么就帮着说什么,虽然有一些记者,愿意履行报导事实真相的责任,但下场往往都非常悲惨,现在中共又要求“新闻自律”,看来,“中国不需要记者,有事发个通稿就好了。”

中共武汉市委机关报《长江日报》报导,官方的“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大陆记协)”将设立“新闻道德自律委员会”,目前在上海、浙江、河北、山东和湖北五省市进行试点。

北京原《百姓》杂志主编、资深媒体人黄良天:“记者的职业道德、职业操守全世界都有共同的准则。规范的目地就是全国报纸都一个样,那么要发那么多报纸干什么﹖每一个人都讲的同一个语言,那要那么多记者干什么﹖发个通稿不就得了吗?”

在中国新浪微博上,有超过90%的网民,讥讽当局成立所谓的记者自律委员会。

黄良天:“记者利用一些政策的空隙,干点记者应该干的事情,但是结局往往都是悲剧的。拿我自己而言,现在已经非常边缘化,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主持一个新闻单位,或者一个电视节目。甚至你发表的一些讲话的渠道,(中共)都给你堵死了。”

据了解,北京《百姓》杂志,是农业部旗下月刊,在原杂志主编黄良天的领导下,不断揭露征地、拆迁等当局视为敏感的问题,因此经常遭到当局的骚扰和整肃。2006年年底,黄良天突然被当局调离杂志主编职务,虽然上级单位声称黄良天的调职是岗位轮换,但内部人士透露,当局想藉由撤换主编而改变杂志风格。同时,黄良天被安排到《农产品市场周刊》,不再涉及社会新闻报导。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U.S. Department of State’s Bureau of International Information Programs)出版物——《独立新闻工作手册》(Handbook of Independent Journalism)中提到,新闻工作的第一职责是符合事实﹔独立于报导对像﹔成为权力的独立监督者﹔必须能够根据他们的个人良知行事等。这些信条被民主社会里的新闻工作者所遵行。

黄良天:“大陆的记者是有本质差别的,中国对记者的定义是党的新闻工作者,对于记者来说,是党的喉舌,党说什么,你帮它说什么。”

监督公权力,曝光丑恶,是记者的天职,但是在中国大陆,这样的记者,却遭到打压。

2010年7月,《经济观察报》记者仇子明,因报导上市公司“凯恩”的交易内幕,遭到公司所在地——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公安局网上通缉。

2012年,《西安晚报》记者石俊荣,因报导“天价烟”被停职。

今年3月,公民记者李建军,因发帖举报山西省水利部门腐败,李建军不但被抄家,还被传唤问话近24个小时。

广州《新快报》记者刘虎,今年7月29号通过个人微博,实名举报中共工商总局现任副局长马正其严重渎职。10月10号,刘虎被检方以“诽谤罪”批准逮捕。

而屡遭迫害的原《经济观察报》调查记者王克勤,在接受《新唐人》采访时表示不愿多说。

中国原《经济观察报》调查记者王克勤:“记者的天职是说出真相和事实,我不方便谈了,我现在也没做记者。”

王克勤1989年开始在《甘肃经济日报》当记者。2011年9月,加入《经济观察报》担任总编助理。在他担任记者期间,先后推出震惊中国海内外的《北京计程车业垄断黑幕》、《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等一系列调查报导,王克勤因此被业界称为“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

今年3月,媒体纷纷报导王克勤从《经济观察报》“被下课”。他离开报社的当天,在新浪微网志发帖说﹕当下中国,为权贵代言者众,替苍生直言者稀。

采访编辑/常春 后制/李勇

【禁闻】中共呼吁“去美国化” 反曝自己命门

美国政府依然“停摆”,“财政大限”的逼近,更引起世界各国的担心。在这个关键时刻,中共喉舌《新华社》喊出“去美国化”,呼吁建立国际新秩序。对此,美国媒体反击说,中国缺乏引领全球经济的必要条件。请看报导。

美国联邦政府“关门”已进入第三周,两党仍未能就财政预算达成一致,参众两院到目前也没有达成协议的迹象。全球都在关切美国能不能在最后几天内,避免出现债务违约。

在这种背景下,《 新华社》13号的评论文章说,美国的政客没能达成妥协,好让他们引以为自豪的政体恢复正常运转,这也许是全球“开始考虑建立去美国化世界的好时机”。

文章还指责美国滥用超级大国地位,将金融风险转移到海外,无端发起战争,挑起地区争端。文章呼吁全球金融系统进行重大改革,包括引进一种新的国际储备货币,替代占主导地位的美元。

对于中共媒体的指责,白宫强调,有债必偿,是美国几百年来的原则。

《华盛顿邮报》也发文说,“几乎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真的想很快就取代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甚至可以说,它几乎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到这一点。事实上,中共对美国的可能违约感到恐慌。”

据了解,仅中国就持有1万2千7百7十7亿3千万美元的美国国债。

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博士叶科认为,世界上目前还找不到替代美元的储备货币,美国的角色也无可替代。

美国南加州大学公共政策博士 叶科:“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哪天它没有起到世界警察维护世界正常秩序作用的话,自然会有其他的替代力量。但是最不可能是中共这样一个肆意镇压百姓、残害生命的邪恶政权。”

叶科表示,中共这些言行,有利于让想与中共合作的西方政府,看清中共是个没有道德底线、趁火打劫的政体。

叶科:“它反映了中共一个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这样一个心态,这跟中共长期煽动仇美、反美情绪是一致的。”

中国的企业家朱柯明也指出,中国不但经济发展不均衡,而且由于整个环境的道德约束力下降,在世界市场上,中国正在堵自己的路,更谈不上接替美国了。

中国企业家朱柯明:“中国能够代替美国,那真的是一个挺可笑的事情。因为谁都知道中国这经济是不稳定的,而且他这经济是受共产党的政治因素所操控的,它一直就是不稳定的。”

朱柯明认为,中共经济发展的高峰,也只是世界的一个消费市场和加工厂,仅凭这一点是没有资格引领世界经济的。

《新华社》批评美国政府总在世界上以崇高的道德代表自居,而现在,应该建立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叶科表示,美国政府的开门、关门是民意的反映。如果美国民众认为,政府花纳税人的钱太多了,就让它关门﹔而在中国,不管底层百姓生活怎么艰难,日子多么艰辛,政府照样盖豪华楼、官员照样开豪华车。

美国《福布斯》杂志则指出,中国根本不可能领导全球经济,因为中国缺少使经济可持续增长的四个条件。福布斯认为,引领全球经济的必要条件是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市场与政府之间适当的协调关系,以及新的商业思维。所有这一切,中国此刻似乎都缺乏。

大陆财经评论员、财经专栏作家“牛刀”在9月20号曾发表博文表示,中共历史上最大的经济危机已经来临,因为很多政权都葬送在印钞上。但中共从2009年开始大印钞票,那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掠夺全民财富的一场金融行为。这是很危险的,也是金融垄断的最大恶果。

采访/陈汉 编辑/宋风 后制/陈建铭

【禁闻】大陆科研经费黑幕曝光 学者痛心

今年的“诺贝尔奖”已经陆续揭晓,中国科学家再度榜上无名,同时,大陆官方最新发布的统计公报指称,去年中国科研经费的投入,首次突破了万亿元大关。如此一笔巨款,有多少被真正用在了学术研究上?为何科研经费的投入与产出不成正比?一时间,社会各界对大陆科研经费去向的质疑声不绝于耳。

据大陆官方发布的《2012年全国科技经费投入统计公报》显示,2012年中国共投入科研经费高达14298亿元,投入总量居世界第三。

而另一项中国大陆科协的调查数据显示,大陆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如此推算,一年之中,中国起码有6000亿的科研经费被挥霍一空。

浙江大学商学研究院院长 李志文:“它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规则,钱是很多的,但是没有人真正懂这个钱该怎么花。最后一堆烂账报掉了上千万,我看到直心痛啊,不可思议的心痛。”

据了解,中国大陆巨额的科研经费,掌握在少数不懂技术的行政主管部门官员手里,造成种种权利寻租的怪象,经费的分配不是基于科研人员学术水平的优劣,而是看关系——有关系的项目,设计不好、造假也能过审批,课题没完成也能过验收﹔没有关系的,课题再好也不容易上,导致优秀的科研团队被排斥在外,二、三流甚至不入流的队伍却牟取了巨大利益。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因为它被个别人或者所谓的学霸来把持,或者不学无术的一些人,他有权利了,他也在把持科研经费分配的时候,那么,他就做了一些暗箱操作,或利益交换,大家真正目标就已经不是把科研经费用在科研上了,而是在关系,到最后怎么应付把这个课题给结了,心思用在这了。”

从2006年至今曝光的科研经费黑幕来看,科研经费主要被“公家挪用”或“个人侵吞”,其中,“公家挪用”多用于发工资补贴、购车、买房、办公家俱、公款吃喝旅游等方面。

如2010年至2012年,交通运输部挪用1亿8千6百万元,用于职工工资补贴﹔2008年到2010年,贵州两所高校挪用1745万元经费,用于经适房建设﹔2011年,中科院城科会挪用26万元,用来购买办公家俱﹔甚至山东教育厅所属的13所大学9亿4千万元的科研经费,花在哪里都说不清楚,直接填报“其他支出”。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 孙文广:“我们过去也是这样的,搞一个科学讨论会,0550打着这个名义,那么这个会址呢,就取这些或者到泰安哪、庐山哪、或者到海滨啊,用很少时间开会,多数时间就吃吃喝喝,游山逛水,这种现象是相当不少的。”

科研经费除了被用在科研之外,甚至人员的吃喝拉撒睡、衣食住行,也都可以以科研经费的名义报销。科研经费使用中的浪费黑洞令人怵目惊心。

李志文:“反正脏的很,拿到钱的大概都是没学问的,因为很多海外真的有点学问的,在海外受到不错的教育,激愤之下就出国了,再度出国,‘公关’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所谓的机密,谁不要脸谁拿到钱最多。”

专家学者们指出,中国大陆对科研经费的分配不公及肆意挥霍,导致真正科研项目经费紧张,甚至无法进行,也导致很多真正有才华的、有能力的科研人员被彻底埋没,或是随波逐流、心灰意冷。

中国学者认为,并不是中国人没有能力拿“诺贝尔奖”,而是真正的科学家都被腐败的中共体制扼杀了。

采访编辑/张天宇 后制/孙宁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