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为何贪官总爱“左”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0日讯】最近,中国两出大戏轰动世界,一是假审薄熙来,一是真杀小贩夏俊峰。审的是太子党人物,杀的是草根弱势小贩。当年毛泽东写诗“唤起工农千百万”,今天,沈阳一个因国企被鲸吞流落街头卖烧烤的工人,遭城管殴打自卫就被杀,岂非唤起觉悟工农千百万了吗?

有重庆人说,薄熙来统治重庆,他把重庆变得姓薄。他个人专权滥权,搞出了什么重庆模式:其“唱红打黑”说穿了,就是新书记老红卫兵薄熙来翻版毛文革的“兴无灭资”而已。他搞了百多个搜集黑材料整人的专案组,完全是翻文革的旧版,甚至逼他心腹王立军逃奔美领馆,也重现毛的接班人林彪叛逃情节。审薄的戏,也是审四人帮旧戏的续集。

难变调子的宫廷旧戏

红朝党史就是一部没完没了调子不变的政变史。从毛泽东整高岗刘少奇到林彪,邓搞掉华国锋到胡耀邦赵紫阳,传到江胡时代,这个党,已从整人转向整钱,还是难止权斗,还有江泽民挤掉杨家将与弄垮陈希同,胡锦涛干掉陈良宇,现在,不是转到整薄熙来这角儿了吗?这半个多世纪,讲什么路线斗争,闹什左右鬼打墙,尽管这权斗,今天变为反贪,用反贪来打击异己与叛逆,而落马的腐败官僚们,他们几乎都爱用左皮儿进行包装。这“左”他们视作杀手锏,也用作挡箭牌,还是护身符。好像左皮红皮一包装,那些腐败都包藏起来,今天,薄熙来等假借行恶的,不是唱红歌举红旗念红经吗?

玩弄权术的新老左派

就说被人称为左王的邓力群,他玩权斗,却不像薄熙来,在离宫廷老远的重庆,去唱红打黑,拼凑重庆模式,却是直奔主题,直夺党的第一把手那交椅。他背靠“八老”,写两个上午的讨伐檄文,直接逼胡耀邦下台。邓力群觊觎总书记的位子,似乎得逞了,可他在延安抢救运动又叫整风中,演的左派打手老戏,他把党员李锐打成特务关起,却把李的老婆范元甄抢救上他的床第(一度造成李范离婚)。检举他丑恶的材料,搁到邓小平那里,他夺李锐妻的旧事,恰好触到邓在井冈山被打AB团也打掉老婆的旧伤疤,邓力群想代替胡耀邦,就泡汤了。偏偏十三大当中,邓力群名声太坏,又被落选出政治局,他就把持社科院去意图东山再起,今日中国社科院还有步其后尘者,也是拾点左王邓力群牙慧来充打手而已。他们一装左,总要昧良心,如薄熙来是继左王邓力群之后,算个左派小王,文革中父亲被打倒,他这红卫兵也去踏上一只脚,就踹断他老子薄一波三根肋骨,他的心不是比狼子野心还黑吗?这种对父亲之无情,难怪他在重庆弄百多专案组逼供信夺财害命,再掀起文革式的红色恐怖,也不足为怪了。

从当年毛时代开始,搞政治运动,闹山河一片红的红海洋,就时兴抹红染红装红,演化为“一红遮百恶”了。那个中央编译局原局长衣俊卿,曾是中国高层红色左派理论家,他是给新主子进行理论包装的化妆师,什么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皆出自他之手,俨然红色翰林了,却被女博士常艳以十二万记实文字,揭露了他这以权谋色的贪腐份子,令人恶心。弄得现在他编造的那些“自信”,连主子也不好意思念在口中了。

当年,从广东省公安厅长升任省政协主席的陈绍基,在整肃《南方周末》自由化时,他也整顿清理其属下的《同舟共进》文史杂志。他这面孔也很左,这左皮儿撕开后,竟是广东省的大贪官,下台入狱了。最近被传双规的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他在任中央电视台副台长时,人家以财行贿,他以色行贿,把电台女主持人当礼品奉献作为自己升官的阶梯。他任中宣部副部长时,一个命令,就禁了章贻和《往事并不如烟》等八部作品。他的左面孔,剥下皮儿,不是也掩藏不住他的贪腐与邪恶吗?

文章来源:《动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