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五毛党”培训视频 被指匪夷所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3年10月28日讯】(新唐人记者柳清综合报导)一直以来,中共官方都不公开地雇用大批被线民称为“五毛党”的“网路评论员”,以帮助中共当局操控网路舆情。最近,大陆电视台播出的一段湖北浠水县宣传部如何培训网路评论员的录影,揭开了“五毛”神秘的面纱。该视频放在网路上不久就被删除。有评论说,这完全是一种欺骗,这种行为令人匪夷所思。

9月8日,浠水县委宣传部组织各单位新闻发言人和全县网评员进行业务培训,该培训中要求“五毛”对突发公共事件,应快报事实,慎报原因,“正确引导舆论”。并说,网际网路已成为"意识形态较量的重要战场"。

从录影中可以看到,对于突发事件,新闻发布的基本原则要求是:快报事实,慎报原因;口径统一,能“各唱个词”;保持适度的恐慌。

网友“一生的唯一”说:“五毛开会的视频终于曝光了。通过关系都找不到的这种视频居然在电视台播放了,只能说这个宣传部长真是一个彻底的傻呀。”

“不是正常的文宣 完全是一种欺骗”

诗人何军樵对《大纪元》表示,对思想领域的管理,中共是有历史传统的。从它起家开始,就非常注重思想领域的宣传、控制、渗透等一些工作,一直都没有变过。同时中共也是靠这一手起家的,这是它能存在到今天的很重要的一环。

何军樵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正派的政府,一个正常运作的政府,都绝对不可能拿纳税人的钱去做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独裁专制政府会这样做。因为独裁政权的核心利益就是维护它的统治。这种思想方面的统战也是很可怕的,它能让人民丧失判断能力。

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先生表示,在当今中国大陆,随着民间维权运动的崛起,用网际网路传递民主资讯已使得公安的网路管制失效,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大面积培训“五毛”、使用“五毛”的局面。

中文独立笔会成员簪爱宗认为,“五毛”在网际网路上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了,只是在滥竽充数。“据我所知这些人在网上发言论,也不是发自内心的,只是为了一点利而已。”

簪爱宗说,他们现在只是在自娱自乐,掩耳盗铃,他们的这些伎俩大家都已经看穿了。看他们还能维持多久?就像红卫兵已经成为历史、红歌唱几天就没有人听了、厌烦了一样,过一阵子就不会有什么市场了。”

中共目的就是为了搅混水 掩盖真相

中共当局雇佣的“五毛”通常以普通网民的身份,发表尽可能对中共官方有利的评论,以试图达到影响网路舆论的目的。他们有组织地攻击知名敢言的网路名人,在各大政治论坛猛打嘴炮,造成论坛混乱甚至被查封。

通过不时曝光的“五毛内部工作指南”,可以看到五毛的搅乱视听的手法,比如指南中写道:“某些谣言出来的时候,必须尽快搜索到谣言的首发地点和首发人,然后勒令网站管理员删除原帖,网路评论员则拷贝内容,以不同的IP位址发表自己就是事发所在地的当地人的申明,然后以版主或以其他网友身份指出:他的IP地址不在事发所在地,该消息纯属谣传。”这样使民众难以获知真相,在真相面前也难以分辨。

曾被美国《华尔街日报》称为“中国民间记者第一人”的周曙光表示,雇用“五毛党”控制网路舆情的办法很笨拙,“五毛党”发挥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小。中共当局雇佣“五毛”时,通常聘的是数量而不是品质。如果五毛的品质真的很好,能够有很好的政论意见去为当局辩护的话,当局就不需要购买那么多的五毛。

还有线民以“这鸡蛋真难吃”为题,列出五毛的十几种搅混水的手法。

1、隔壁的鸡给了你多少钱?

2、有本事你下个好吃的蛋来。

3、下蛋的是一只勤劳勇敢善良正直的鸡。

4、再难吃也是自己家的鸡下的蛋,凭这个就不能说难吃。

5、比前年的蛋已经进步很多了。

6、你就是吃这鸡蛋长大的,你有什么权力说这蛋不好吃?

7、你这么说是什么居心什么目的?

8、自己家鸡下的蛋都说不好吃,你还是不是人!

9、隔壁家那鸭蛋更难吃,你咋不说呢?

10、嫌难吃就别吃,滚去吃隔壁的鸭蛋吧。

11、鸭蛋是好吃 ,可是不符合我们家的具体情况。

12、胡说!我们家的鸡蛋比邻居家的鸭蛋好吃五倍!

13、凡事都有个过程 现在还不是吃鸭蛋的时候。

14、光抱怨有什么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努力去赚钱!

15、心理阴暗,连鸡蛋不好吃也要发牢骚。

16、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蛋,美国鸡蛋好吃,你去吧!

17、吃鸡蛋的也不是好鸟,吃了鸡蛋还留下证据说鸡蛋难吃,太有城府了

北京律师、创办“后改革思想网”的陈永苗曾向自由亚洲记者表示,五毛党影响网路舆情的作用其实很小,“因为它一整套的话语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对于普通线民来说并没有说服力,因为目前普通的线民遭受的社会经济条件的恶化,对一般人而言,可能基本上不会被“五毛党”说动。”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