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欣赏】小说《迁都事变》(一)

【新唐人2013年11月9日讯】

中国首都北京的雾霾越来越严重了,主张迁都的人越来越多了。201X年,这一年的气候十分反常,冬天特别寒冷,不少人都预感到,有些事情已经无法阻挡了,该来的总会来的。

北京就要出大事了……

这一天,阿一依照约定来到北京大学三角地找小昭。小昭正在等他。

小昭背着包,耳朵上挂着一个PM2.5口罩,但并没有戴好。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还有不到五秒钟就到了她和阿一约定的时间,可是阿一还没有出现。

阿一,你就不能早几分钟到吗?

阿一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小昭,今天雾霾这么严重,为什么不带上口罩?”

小昭莞尔一笑道:“北大美女太多了,我怕 你看花了眼,一时找不到我。”

阿一笑了,“怎么会?!”

小昭笑道:“北京的雾霾这么严重,我们身为一个学子,尤其是一个北大学子,全国大学的表率,对自己热爱的国家,没什么好奉献的,也只好奉献自己的肺了。”

阿一道:“如果人人都献出一个肺,北京的空气是会好一些。只是这个代价太大了。我们今天就用实际行动去好好的热爱一下这个国家。”

小昭道:“你是说,今天我们真的就去天安门请愿迁都?”

阿一道:“是的。有些事情总该有人做。东西都带好了吗?”

小昭声音稍微有些颤抖,道:“都带好了。”

阿一轻轻握了握小昭的手:“有些紧张吗?”

小昭道:“不是紧张,是兴奋。”

阿一道:“那就好。”

时间还早,俩人在校园里边走边聊。路上不少学生都对阿一注目而视,女生们不忘再用羡慕的目光看一看小昭,不少男生则对阿一悄悄地伸出大拇指。一个男生甚至走过来,用力拍了拍阿一的肩膀,满怀赞赏地说:

“你真棒!”

小昭看着阿一道:“阿一,你知道么?你今天看起来酷毙了!”

阿一微微一笑:“因为我穿了一件民国衫。”

小昭问:“你身上穿的这就是民国衫吗?”

阿一点头道:“是的。”

小昭说:“这上面绣得是一面什么旗?”

阿一道:“这就是我们的国旗。”

小昭奇怪道:“我们的国旗不是五星红旗吗?”

阿一不屑道:“你说的是被网友戏称为‘番茄炒鸡蛋’的五星红旗吗?那当然不是我们的国旗。”

小昭道:“阿一,你没有发烧吧?五星红旗不是我们的国旗?”

阿一道:“我体温很正常。五星红旗当然不是我们的国旗,它顶多算是大陆地区的区旗。”
小昭道:“区旗?听起来怪怪的。”

阿一道:“听习惯了就不怪了。”

小昭道:“那我们的国旗是?”

阿一铿锵有力地道:“我们的国旗当然是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小昭道:“也就是你现在身上穿的这一面?”

阿一回答道:“是的。也是我脑门上涂的这一面。”

小昭点头道:“这面旗看起来是比番茄炒鸡蛋旗漂亮。”

阿一道:“漂亮多了。”

小昭问:“你为什么要把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涂在你的脑门上?”

阿一坚定地道:“因为我愿意为捍卫它牺牲我的生命!”

“阿一,你会为我牺牲生命吗?”小昭期盼的问。但是她没有问出口。因为她似乎看到了阿一的回答。

“不会。”

看到这样的回答,小昭的泪水几乎要流下来。

她是那么的爱阿一,她愿意为阿一牺牲生命。

虽然她对阿一了解并不多,可是她从第一次看到阿一就深深地爱上了阿一。

那一次阿一站在北京大学著名的图书馆的馆顶。

垂下一条两面字一样的鲜红的条幅。

“ 强烈督促大陆当局立即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无数北大学子聚集在图书馆下仰头观看。

小昭也在其中。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

但是警察知道必须把他弄下来。

当警察们冲上馆顶的时候,阿一竟然拉着条幅一跃从图书馆的馆顶上飞了下来。

在那一刻,阿一就成了小昭心中的神。

在北大学子自发的掩护下,阿一从容消失在人群中。

小昭悄悄地尾随阿一到了一条僻静的小巷。

“你是谁?”小昭问。

“黄浦后人,阿一。”

黄浦军校,一个留下无数传奇的学校。

莫非,一个新的传奇又要开始了么?

小昭呆了。

她愿意为阿一去做任何有风险的事,可是阿一却从没有给她过什么承诺。

她知道,阿一已经把他的生命献给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这是一个多么高尚的事业。

她不嫉妒,她甚至崇拜阿一。

可是她和阿一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她不知道。

她知道的是阿一不喜欢胡搅蛮缠的女孩,因为阿一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她知道,只有在该调皮的时候调皮的女孩才是可爱的。

既然这样的问话答案是否定的,为什么不换一种问法呢?

阿一,如果有坏人欺负我,你会保护我吗?

当然。阿一肯定的说。

小昭微微地笑了。这就够了。既然有一个答案会使你内心温暖,何必非要去得到那个令人伤心的答案呢?

她愿意为阿一去做任何有风险的事,她也知道阿一做的那些事都是有风险的,她无法阻止阿一去做那些事,可是她也希望阿一的风险能小一点,哪怕 是一点点。

她真的很担心。

她时刻都担心。

小昭柔声道:“我们人在大陆,不承认五星红旗是国旗,总不大好吧?”

阿一道:“我为什么要承认?他们什么时候承认过人民应该拥有的各项权利?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签署联合国的人权公约。”

小昭道:“可是不承认恐怕会给你带来风险。”

阿一淡然道:“我不在乎。”

小昭耐心道:“你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尤其是在青年当中。这样也会给那些跟随你的人带来风险。”

“喔……”阿一沉吟了一下,他并不在乎任何风险,可是他也不愿意给其他人带来风险。“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勉强承认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小昭问:“那五星红旗和青天白日满地红就都是我们的国旗了?”

阿一点头道:“都是。”

“阿一,跟你在一起的感觉真好。”能说服阿一,小昭很高兴。

阿一狡黠地一笑,道:“可是,从小学到高中,身为一个中国人,我都是只知道五星红旗是我的国旗,根本不知道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也是我们的国旗,这样是不是愧对那些为了中华民国而牺牲的先烈,愧对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小昭点头道:“是有一些愧对。”

阿一继而道:“那么我现在暂时忘掉五星红旗是我们的国旗,认为青天白日满地红旗是我们唯一的国旗一段时间,是不是对两面国旗来说才算公平一些,才算扯平?”

小昭点头道:“也有道理。阿一,你可以帮我在脸上也涂一面我们的国旗吗?”

阿一点头道:“当然。”

芳草地上,阿一轻轻地、满含深情地在小昭脸上涂上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青天白日满地红旗仅仅是一面旗吗?

不,是国旗。

是无数烈士为争取中华民族的自由民主用鲜血染红的国旗!

一面国旗,

却只能飘扬在中华大地东南沿海台湾岛上的一隅……

国旗,你何时才能重新在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华大地上空再次飘扬?

小昭说:“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这么漂亮,是谁设计的?”

阿一道:“是孙中山先生和陆皓东联合设计的。是由孙中山提议,将陆皓东设计之青天白日旗置于红旗的左上角而成,故又称‘青天白日满地红’或‘青天白日红旗’。”

小昭道:“旗上青白红三种颜色分别象征什么?”

阿一道:“就像法国国旗一样,以三种颜色象征自由、平等、博爱;同时也代表中华民国以三民主义立国之初衷。”

小昭道:“三民主义是哪三民主义?”

阿一道:“最初三民主义是指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但三民主义是一个活的而非僵化的思想,它在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含义,但无论在哪个时代,它都始终代表着世界最先进的普世价值,在现在这个时代,它像征的就是民族融合、民生幸福和民主宪政。”

小昭道:“民族融合、民生幸福和民主宪政?”

阿一道:“是!”

小昭道:“那青天象征什么?”

阿一道:“青天同时又像征中华民族光明磊落、崇高伟大的人格和志气;同时它也有敬畏自然、心地纯净、拒绝污染之意,如注重环保,不能污染空气等内涵。比如现在北京的天空经常遭受污染,变成了灰天黑日,这就很不符合国旗倡导之精神。”

小昭点头道:“那白日又像征着什么?”

阿一道:“白日象征光明坦白、大公无私的纯正心地与思想。同时引申义也有白日就是天之眼,从而有监督之意,暗含着要求执政党执政为民、廉洁奉公、不能贪污腐败之意。”

小昭又道:“十二道光芒象征什么?”

阿一道:“十二道光芒象征中华文化所传承的美德;即:礼义廉耻与忠孝仁爱信义和平的四维八德精神。”

小昭问:“为什么这十二道光芒看起来像表针一样?”

阿一道:“因为它同时喻示着我中华民族与时俱进自强不息的精神。”

小昭道:“红地象征着什么?”

阿一道:“红地象征着中华民族的感恩,未来幸福不忘为中华民族全境实现民主宪政自由而勇敢奋斗,鲜血满地之革命先烈和国际友人;象征着在五湖四海各民族、港澳台两岸三地及遍满国土之地,率土之滨,都有为中华民族全境之宪政民主自由而奋斗牺牲之热血勇士;象征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博爱精神;象征着我们祖先炎帝神农大帝为救众生而遍尝百草之大爱精神。对基督徒来说,它还像征著主耶稣为了人类美好健康发展而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未来研究所,全称东亚模拟未来研究所。你在谷歌、百度和搜狗地图上都不会搜到,但它就在那里。

没有人知道它为什么在那里,但它真实地在那里。

阿一和小昭来到未来研究所。

一个中等个头穿一身中山装的中年人,见他们进来,忙走过来给他们斟上咖啡:“行动在即,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来,尝尝我煮的咖啡。咖啡(Coffee)一词源自衣索比亚的一个名叫卡法(kaffa)的小镇,在希腊语中‘Kaweh’的意思就是‘力量与热情’。在大陆搞民主不容易,尤其需要力量与热情。”

阿一忙鞠躬致谢,给小昭介绍:“这是蒋中山先生。未来研究所的研究员。也是我们这次迁都请愿行动的总策划,总召集人。

小昭忙道:“蒋老师您好,我见过您,您去北大讲过课,题目是‘实现宪政是中国复兴的必要条件。’”

蒋中山微笑道:“你是小昭吧?我听阿一说起过你。我去讲课的那次,你坐在第三排最靠右边的位置。”

小昭惊奇道:“啊?你怎么知道?”

阿一笑道:“呵呵,中山先生的大脑就像电脑一样,眼睛就像照相机一样,凡是他看到过的都不会忘记,当第二次看到的时候,就自然会想起。”

小昭惊叹道:“喔!太厉害了。”

未来研究所里聚集著很多民主人士,有的小昭听说过,有的没听说过,阿一给他一一介绍。

“那几位不用我介绍了吧?都是你们北大的。”阿一指著坐中几位正在商量的人道。

小昭道:“是的,那位一头灰白头发的是贺东方贺教授,北大著名法学家,听说他一头白发就是因为中国宪政进行太慢急出来的。那位是秦先生,是政法大学的,是一个著名的行动派基督徒。”

还有一些人都在喝着咖啡聊天,阿一向小昭一一简单介绍。都是大名鼎鼎的民主人士。有些小昭知道,有些还是头一次听说。

这时,一位满身名牌非常酷的充满阳光的高个大男孩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阿一的肩,“嗨,阿一。”

阿一忙给小昭介绍:“这位是清华电子系的研究生夏汉唐。”

小昭笑了:“我知道。”

阿一奇怪道:“你认识他?”

小昭点头道:“当然,每个人都认识他。”

阿一奇道:“为什么每个人都认识他?”

小昭笑道:“因为他太有名啦。”

夏汉唐傲然道:“因为我就是著名的清华裸奔男!”

阿一道:“清华裸奔男?”

小昭莞尔道:“是的。据说他以零点五分的优势考上清华电子系研究生,在入学的时候,在清华校园里进行了一场裸奔。轰动了北京所有高校。几乎所有北京的大学生都认识他。”

夏汉唐看着小昭道:“每个学生都认识我,要找到我是不是很容易?”

小昭点头道:“很容易。”

夏汉唐道:“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需要我帮忙的话,无论我在哪里,是不是随时都能找到我?”

小昭道:“是的。嗯?你能帮什么忙?”小昭不大相信地看着夏汉唐,不知他话中何意。

阿一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裸奔?”

小昭道:“考上清华研究生不容易,压力太大,释放压力吧?”

阿一微笑道:“你知道他十三岁就被哈佛大学免试录取了吗?”

小昭吃了一惊:“什么?”她重新打量了一下夏汉唐,夏汉唐微笑不语。

阿一又问:“上清华难还是上哈佛难?”

小昭道:“恐怕是哈佛。”

阿一道:“一个十三岁就被哈佛免试录取的人考上清华研究生,会很困难吗?”

小昭道:“应该不会。”

阿一道:“那他为什么要裸奔释放压力?”

小昭摇头不解道:“为什么?”

夏汉唐傲然道:“我不是为了自己释放压力,而是为了帮中国学生释放压力,对中国教育体制说NO!”

小昭恍然,伸手使劲握了握夏汉唐的手道:“佩服!中国学生压力确实太大,最大的压力就是要学很多没用的东西,谬误的知识!”

是啊,从小学到大学,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学生像中国学生一样,要学很多谬误的知识。中国的教材改革实在太落后了,至今语文课本里还入选了很多十分过时的东西。完全错误的思想、价值观,强迫学生学习,学不好就考不上好的大学。考上大学之后也不例外,马列毛的革命史近代史等等很多东西和台湾中华民国的正统课本教的完全相反,纯属胡说八道胡编乱造,还强制要求学生背诵记忆。香港的学生拒绝洗脑,被大陆同化,不惜走上街头抗议。香港学生家长激烈反对的谬误知识,大陆的学生却不能不学,否则就难以毕业。这多么要命。中国的学生压力确实太大了。什么时候中国大陆的学生能在网上自由报名考取港台大学的文凭呢?什么时候港台的老师也能到中国大陆来自由的传授正统的知识呢?

夏汉唐又道:“同时也是为了让每个学生都认识我,让人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随时都能找到我。”

小昭不懂:“WHY?”

阿一沉吟道:“因为他的真实身份就是美国驻华007。”

小昭震惊道:“007?”

夏汉唐点头道:“是的。推动中国转型不单是中国人民的事,我们美国当然不会置身事外。”

美国,一个世界公认的伟大国家,一个充满了传奇的国家。美国多主张一份正义,世界就多一份希望。这样一个伟大传奇的国家向中国派遣007不正常吗?

完全正常。

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不需要美国007参与吗?

当然需要。

阿一解释道:“汉唐先生是在美国出生,所以是美国人。”

夏汉唐昂然道:“我虽然是美国籍,但也是炎黄子孙。我热爱美国,但也热爱中国。所以我来了。”

阿一道:“热爱中国的最好方式是不是就是帮助中国实现宪政民主?”

小昭点头道:“是的。”

夏汉唐道:“身在美国,又是炎黄子孙,帮助中国实现宪政民主的最好方式是不是就是加入美国CIA?”

小昭点头道:“是的。”

阿一道:“一个十三岁就被哈佛免试录取的人,要想考上CIA是不是不可能的事?”

小昭看着夏汉唐,敬佩地说:“完全有可能”。

夏汉唐双手握拳道:“所以我考上了CIA ,然后我来了。来到了清华大学。”

阿一解释道:“清华在北京,北京是首都,也是中国民主的最前线。”

小昭点头:“喔。”

夏汉唐毅然道:“我在中国民主的最前线进行了一场裸奔,让所有人都看到我,都认识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都能找到我。民主需要献身,我首先献出我自己。”

阿一阐释道:“民主需要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长处。”

夏汉唐道:“我的长处就是裸奔,我在哈佛的时候每年都参加裸奔。别人不可以,我可以,所以我裸奔!为了中国的宪政民主、为了自由而裸奔!这世上为了其他的事裸奔的已经很多了,为了中国的宪政民主难道还不该裸奔一次吗?”

小昭含笑道:“该!我一向不反对男生裸奔,尤其是清华男生。何况是为了宪政民主,为了自由。”

夏汉唐盯着小昭的眼睛挥动着胳膊道:“我把美国的宪政民主和裸奔都带到了中国,中国必须做出选择,要么二者选一,要么二者都选!”

阿一问小昭:“你选什么?”

小昭莞尔道:“我还是选宪政民主比较好一些。”

未来研究所里,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 迁都,迁都!再不迁都,大家都非得死在这座城市里!”小广东从外面风风火火的闯进未来研究所,摘下防毒面具,吼道,“我们早就该行动起来了!”

这里是一个无论你在谷歌地图百度地图还是搜狗地图上都无法找到的地方,它有一个奇怪的名字,就是东亚模拟未来研究所。 现在,正有一群人聚集在这里,商讨迁都的事情。这些人大都是十分敏感的民主人士。

“小广东,你倒挺会保护自己,防毒面具都戴上了!”未来研究所的研究员蒋中山看着小广东一脸恼怒的样子,微笑道。屋里众人都笑起来。

“今天北京PM2.5再次突破800大关。这哪里是首都,完全是一座毒城!”小广东气呼呼地道。众人纷纷点头,屋里咳嗽声不断,连日雾霾,不少人都患上了呼吸道疾病。

“迁都对中共影响太大,要想说服中共同意迁都,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首先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同时调动各方力量向中共游说,陈说厉害。”蒋中山分析道。

“这几年我联合一些学者,先后已经给习近平连续写了三十多封公开信了,一再呼吁迁都,但是都没有回音。”秦先生心情沉重地说。秦先生是北大博士毕业,著名法学家,维权人士,经常受到当局骚扰监控,但他一直秉持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坚持抗争,十分受人尊敬。

“除非中共垮台,否则他们到死也不会同意迁都的。跟他们商量迁都,完全是与虎谋皮!”小广东不屑道。年轻人总是充满激情,小广东还是一名北京四中的高中生,著名的民主小鬼,高二刚从广东转到北京上,呼吸惯了广东的空气,尤其受不了北京的空气。

“我们既要看到大陆当局的顽固,也要看到在我们不懈努力下当局的被动进步。 我们既不要抱希望大陆当局会在人权方面主动进步,也不要认为在大家努力推动、游说、施压下大陆当局不会被动进步。比如秦先生等人一开始给习发公开信的时候,经常受到下面国宝骚扰,现在就好的多了。这说明还是有一定的效果了嘛。贺教授,您说呢?”蒋中山笑着说。

“中山先生说的有道理。我们大家的意思都是希望秦先生等人能继续向习发出公开信,可以适当加大密度,最好能一个月一封到半个月一封。”

贺东方教授是北大著名法学教授,“很多美欧驻华使馆人员经常向我抱怨,北京空气太差,他们实在受不了。他们在美国欧洲呼吸惯了新鲜空气,到了北京,真受不了。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先生这一阵子嗓子发炎,一直就在治疗中。我们已请求他们动用他们的关系网路,向大陆当局各级官员陈说迁都利大于弊。下一步我们还会再请求美欧驻各国政府向大陆政府施压,毕竟,这也涉及到各国驻华人员的生命健康问题,大家都有发言权。地球在不断暖化,西伯利亚内蒙的风沙不是人力能挡得住的,你共产党就算再牛,你能挡住地球暖化吗?”

众人都笑了起来。

“北京空气污染一年比一年严重,再不迁都疏散人口,非得出大事。不少医疗界的朋友都这么说。”贺教授脸色凝重地说。

“督促中共迁都改名,涅槃重生,实现大陆和平转型,两岸民主统一,是我们始终努力的方向。目前,要求中共改名可以先放一放,先集中精力督促中共迁都是当务之急。北京空气污染一年比一年严重,十分恐怖啊。一旦出了事情,中共的罪恶又要加上一大笔,要想让人民宽恕他们更要难上加难了。明舟,台湾方面怎么样?”蒋中山问道。

“我们已经对台湾方面提出请求,他们表示台湾是小地方,没资本向大陆施压,但是愿意和大陆当局通过私下关系谈及迁都问题。”宋明舟回答道。宋明舟,有多位亲戚在台湾政府任职,负责联络台湾方面。“不过,民进党有议员提出,大陆不迁都,两岸官方政治谈判不能开,否则民进党将发起全台湾大游行。”

“给力!”中山兴奋地一锤桌子,“民进党中多英雄啊!一定不要少了和民进党的联系。将来两岸统一后,这些人都是治国的人才啊。政治谈判嘛,我们民间先谈,他们官方先等一等好了。从两岸统一的角度来说,首都定在北京,离得太远,对台湾人民确实显得重视程度不够,不够对等。这显然也会对两岸民主统一造成巨大障碍。”蒋中山语重心长地说。

“先生说的没错。假如我是台湾朝野议员,我也不愿意被一个首都是毒城的国家统一进去,将来万一中共给我个官当,怎么来北京履职开会呀!那还不得被污染空气给毒死!听说几年前,杭州市长某某某就是到北京开两会期间受不了空气污染,心脏病突然发作死掉了。”小广东不断地咳嗽著,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一盒润喉片,放到嘴里猛劲嚼著。

中山先生笑着不断点头:“小广东说的是。这些年北京作为首都,来自全国各地和海内外的人口不断地涌入,人口剧增,给北京老百姓带来了巨大的负担,空气污染,堵车,房价物价不断攀升,北京老百姓没有一句抱怨的话,依旧是那么热情,那么包容。我们不能因为北京老百姓宽容,就要求北京一直承担首都这副重担,全国那么多城市,也可以分担一些嘛。所以我们提议迁都。迁都不是把北京的地位降低,而是为北京减压。所以我们一定要争取北京当地老百姓的赞同,一些北京本地人不方便支持迁都,担心落一个排外的骂名,我们应该予以理解。我们大家都知道,从明朝以来,北京始终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北京人可以说最不排外,所以作为民主人士,就不要有太多顾虑。张律师,你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你说呢?”

“年轻人主张迁都的比较多,不是他们不喜欢外地人,而是他们不喜欢空气污染。年龄大些的北京人主张迁都的相对较少,因为他们和外来人口相处久了,已经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张律师回答道。

中山先生听了连连点头:“这句话说得很有水平,很有水平!我们首先要建立一个支持迁都的最广大的联合阵线,所以要尽量把话说的巧妙一些,少树敌,多站在充分顾及对方体面理解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

推动大陆转型显然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紧靠网上的文字呼吁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付诸实际的行动。现在就要行动了。大家的脸色都有些凝重,相对零散的街头行动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但相对大型的集体行动还很少。

“脸色不要这么凝重嘛,咖啡的味道怎么样?”蒋中山把煮熟的咖啡给众人一一斟上,微笑着说。

“大家不是紧张,是兴奋。先喝咖啡,然后准备去喝茶。”小昭喝了口咖啡笑着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里都是经常被喝茶的人,相信没有人会恐惧。大家对这次迁都请愿活动还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意见,那我们就开始抽签吧。”中山先生拿出竹筒。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麻烦。大家谁熟悉哪儿就领人去哪儿好了。为什么还要抽签,还要玩转盘?”小昭不解地说。

“问得好。平时零散型的街头请愿行动,大家谁熟悉哪儿就领人去哪儿。这次主要是为了避免在我们行动之前就被当局知晓,提前有准备,驱散起来容易。所以前期我们才辛辛苦苦准备了三十多个预案,并且提前进行秘密踩点排练,其目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我们的请愿活动不是警察一出面阻止就立刻能够阻止的,尽量停留的时间长一点,影响多一点群众。同时警察执法过于容易,会增加他们对付我们的信心和士气,我们就要尽量使之执法变的困难一点,增加他们的疲劳感,并且在他们情绪彻底失控之前及时主动收手,从而把他们的情绪失控和疲劳崩溃延迟到我们不在行动的时候,从而减少对我们的危害。”中山先生解释说。

“您的意思是打赢他们,然后主动握手言和?”阿一笑问。

中山先生点点头:“基本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先要让他们感到按以往对付民主人士的旧方法拿我们无可奈何,一时找不到解决办法,必须请示上级,同时在他们把形势进一步升级之前结束行动。毕竟,这不是最后的决战。”

“我觉得我们这次一些传单印的很有创意,比如在北大清华散发的很多传单里,还印上了英语四六级和托福GRE的考试题。一定会很受学生们欢迎。” 夏汉唐笑着道。

“上次我们动用了特殊关系,提前知道一些试题,印在传单上,在北大清华人大北师政法等大学散发,在学生中间造成巨大轰动。小昭,这次你是不是希望和阿一抽到北大或清华呢?”中山先生微笑道。

“呵呵,”小昭笑了,“我更希望去天安门请愿。那里是溜旱冰的好地方,我和阿一一定会让警察追到吐血!”小昭兴奋地说。

竹筒里有八根签子,每个签子上有一个数字,从1到8。抽到签的人按数位大小依序转动大转盘。大转盘分为二十四个刻度,每个刻度上标著一个北京市标志性建筑或地点,都是人流汇集的地方。如天安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故宫、颐和园等等。谁转到哪儿谁就领人去哪儿,以散发传单、打开横幅等等方式请愿。

“阿一,你真的能抽到天安门吗?”小昭悄悄问。

“ 当然。”阿一点点头。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小昭还是不敢相信。

“因为这其实是一个物理题。”阿一嘴角微微一笑。

“物理题?”小昭不解。

“转盘360度,分为二十四个格,每个格十五度。你用不同的力量转动它,根据不同的速率,它就会转不同的度数。只要用它除以360,剩下的余数在天安门的度数内,就OK了。”阿一解释道。

“可是如果你抽的签不是第一个转的,万一其他人先转到天安门呢?”小昭问。

“不会。”阿一很坚信自己。

“为什么不会?”小昭还是有些奇怪。

“首先这种概率很小。其次每个人一出手,用力多少,会转到哪里,我都很容易能算出来,因为有十五度的误差。”阿一淡淡地说。

“那又怎样?”

“如果谁用的力量碰巧转到的是天安门,我只要轻轻再帮他加点力,就可以了。”阿一微笑道。
“你怎么加力?”小昭很好奇。

“今天雾霾很严重,无论我在什么时候咳嗽几声,加点气流,谁也不会注意……”阿一悄声道。

(待续)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