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欣赏】小说《迁都事变》(四)

【新唐人2013年11月30日讯】 接上期

忽然之间,北京就被烟雾毒尘覆盖了。

没有人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它真的发生了。

在它发生之前,无数的良知人士以各种方式发出警告,可是当权者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这不可能发生。

这种事情只能发生在资本主义英国的首都伦敦,怎么可能发生在社会主义中国的首都北京呢?
当它发生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没人想到它会比发生在1952年资本主义伦敦的烟尘事件更严重……

真的没有人想到吗?

其实广州和南京方面的媒体多年前都有提醒过,可惜没有引起中国当局的足够警惕。

蒋中山已经三天三夜没阖眼了。


从美国大使馆回来后,武警已经撤走,蒋中山在8小时以内就一刻不停打出了89个电话,发出了640个短信通知。

他要尽可能地通知到所有朋友,所有他有联系方式的民主人士和体制内开明人士。告知他们情况的危机。

八个小时过去之后,他已经不需要做任何的通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

海内外媒体网路媒体已经拿到各种检验资料,科学资料,开始预报这次北京的毒尘事件。

十个小时之后,当人们赶往飞机场的时候,所有飞机已经不能再飞。烟雾毒尘已经彻底封锁了北京的天空。

十二个小时之后,无数的汽车停留在逃出北京的路上,寸步难行。烟雾毒尘已经彻底封锁了北京所有的交通。

甚至连高铁城铁都停运了。

十三个小时之后,所有的演出全部停止了,因为人们看不到舞台,看不到灯光。

所有的公交汽车全部停止运行了,因为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行人和车辆。

十四个小时之后,即使人们在路上步行,也只能摸索著前进,因为一米之外,几乎不辨男女。
北京城里到处都是咳嗽声,孩子的哭喊声,女人的惊叫声,汽车的喇叭声。

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人们只能期待着笼罩北京的这场烟雾毒尘早日散去,可是 ——

24小时过去了,烟雾毒尘没有散去。
48小时过去了,烟雾毒尘没有散去。
72小时过去了,烟雾毒尘没有散去。

整整三天,北京无风。

“阿一,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蒋先生,我现在在中日友好医院,小昭的一个学姐在这里当医生,这几天我和小昭都一直在帮着抢救病人。”

“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这里情况非常严重。”

“比日本四日市哮喘事件更严重吗?”

“比四日市哮喘事件要严重很多倍。”

“比史上最严重污染事件1952年英国伦敦烟雾事件如何?”

“恐怕比伦敦烟雾事件还要严重。”

“啊?”
“伦敦当时人口不过百万,现在北京人口却超过两千万!”

“可是,可是现在医疗技术要比当年先进很多了……”

“伦敦是资本主义民主制度,人命关天,北京是社会主义独裁制度,人命如草芥……如果按照当时伦敦死亡人数占伦敦人口的百分比算的话,那北京这次死亡人数将达到——”

“不,不要算!阿一,不要按百分比算!太可怕了!你那里具体情况如何?”

“这里情况实在是惨不忍睹。截至目前,我亲眼目睹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00人。”
“什么?超过200人?”

“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实在太恐怖了,谁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在21世纪的中国首都再次发生……”

历史啊,

你是否真的远去?

四日市哮喘事件。四日市位于日本东部海湾。1955年这里相继兴建了十多家石油化工厂,化工厂终日排放的含SO2的气体和粉尘,使昔日晴朗的天空变得污浊不堪。1961年,四日市哮喘病大发作并迅速蔓延。据报导患者中慢性支气管炎占25%,哮喘病患者占30%,肺气肿等占15%。1964年连续3天浓雾不散,严重的哮喘病患者开始死亡;1967年,一些哮喘病患者不堪忍受痛苦而自杀;到1970年,四日市哮喘病患者达到500多人,其中有10多人在哮喘病的折磨中死去,实际患者超过2000人;1972年全市共确认哮喘病患者达817人。

由于日本各大城市普遍烧用高硫重油,致使四日市哮喘病蔓延全国。如千叶、川崎、横滨、名古屋、水岛、岩国、大分等几十个城市都有哮喘病在蔓延。据日本环境厅统计,到1972年为止,日本全国患四日市哮喘病的患者多达6376人。

伦敦烟雾事件。19世纪以来的工业革命带来煤炭燃料的大量利用,燃煤后的烟尘与雾混合,滞留于地表之上,吸入烟雾导致呼吸道疾病的患者增加,身体健康受害。1950年以前的100年间,伦敦有大约10次大规模烟雾事件,其中最严重、对健康危害最大的一次即1952年。

1952年12月5日至12月10日间,高气压覆盖英国全境上空,给伦敦带来寒冷和大雾的天气。冷天时,伦敦市民通常多使用煤炭取暖。同时期,伦敦的地上交通工具正逐渐淘汰路面电车,开始全面使用内燃引擎的巴士,后者在运转中排出大量废气。供给暖气的火力发电厂、内燃机车产生的亚硫酸(二氧化硫)等大气污染物质在冷空气层中如被锅盖封闭一般而不得排散,污染物遂浓缩形成为值数仅为pH2的强酸性、高浓度的硫酸雾。

亚硫酸气体的正常峰值浓度为 0.1 ppm 至0.7 ppm ,悬浮颗粒的正常值为 0.2 mg/m3 至 1.7 mg/m3 ,超出即属异常。

此次浓雾之重,司机连前方不远的车辆行人都见不到。特别在伦敦东区的工业区、港口区更是严重至极。建筑物内亦有烟雾侵入,演艺场馆和美术馆以“观众看不见舞台”的理由停止演出或展览。诸多民宅烟雾进入,人人眼痛、鼻痛且咳嗽不止。大烟雾的隔周,各医院收治了大量得支气管炎、支气管肺炎、心脏病的重患,总计大烟雾期间死亡4,000余人。另有诸多老人和儿童为慢性病患者。其后数周又有8,000余人死亡,合计死者数达12,000人以上,成为罕见的大惨案。

伦敦烟雾事件因此被称为在中国崛起之前史上最严重的污染事件。

北京啊,你让人们说什么好?

同属一个中国,都是首都。

为什么台北的空气那么好,那么新鲜,而北京的空气却这么糟糕,甚至有毒?

为什么?

究竟是为什么?

一个空气质量这样糟糕的城市为什么非要做首都?负荷自己所不能负荷的人口?承担自己所不该承担的职能?

为什么这么多人呼吁迁都,给北京减轻压力,中共当局却不肯听?

为什么他们的耳朵从不肯听人民的呼声?

当灾难来临时,有谁能逃脱?!

十一

烟雾已消散,但是人们的怒火没有消散。

因为悲伤已经烙印在人们的心间。

中国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海内外记者云集。每个人都在凶狠地等著发言人出来。
夏汉唐化妆成一名美国记者,混在众多记者当中,也已守候在新闻发布厅。忽然,他看见阿一走了进来。

“阿一,你怎么变成了一个法国摄像?我得到可靠消息,中南海十八大高手之一的胡人凤已经接到命令,开始在追杀你,你是不是尽快离开北京,要不先去美国避一避?”夏汉唐一把拉过阿一,悄声说。

“是啊?汉唐,你也在这里?你怎么变成了一个美国记者?”阿一也很惊奇,没太在意夏汉唐说的话,他暂时还没有计划去美国。

“我是美国驻华007,化妆成美国记者当然很容易。你呢?”

“我是法国文化一等奖获得者。变成法国摄像当然也不难。”

“你什么时候获得了法国文化一等奖?我怎么不知道。”夏汉唐很奇怪。

“我在新浪微博上抽中法国文化的幸运一等奖。法国驻华大使宴请了我们。”阿一忙解释。

“啊?竟有这事?然后呢?”夏汉唐很羡慕。

“然后我就和法国在华记者都混熟了。汉唐,我的易容术得到过高人的指点,怎么你一眼就能认出我来?”阿一很不解。

“一个职业摄像,一进入采访现场,目光首先寻找最佳拍摄位置然后抢占。他关注的是采访物件和拍摄位置,很少顾虑到自己的安全,因为他的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相对较少。可是你一进入房间,第一眼先把房间里所有人都扫了一遍,你首先关注的是自身的安全,这说明你是一个经常处身危险境地的人。”夏汉唐嘴角上翘,露出他招牌式的笑容道。

“可是这不能就证明我是阿一呀?”阿一不能认同。

“还有,你一进入房间,立刻就带进来一种气。”夏汉唐眼光一闪道。

“气?什么气?”阿一不解。

“杀气!”

“这次雾霾死了这么多人,这里很多记者身上都带有杀气。”阿一道。

“但是你身上的杀气和别人不同。别人的杀气都在刀鞘里,等到正式采访的时候才会拔刀出鞘,而你却是一把已经出鞘的刀。”夏汉唐道。

“但是这个人也可能是其他的高手,并不一定就是我。”阿一继续提出质疑。

“你看了每个人一眼,但是却看了我两眼。我的易容术经过美国CIA专业训练,除了阿一,谁能在一眼之中就认出我来?”夏汉唐意味很深地看着阿一眼睛道。

“你的判断确实非常惊人。我确实看了你两眼。”阿一笑了。

“现在你说说吧,为什么你能在一眼之中就能认出我来?我的易容术中究竟还有何破绽?”夏汉唐道。

“你的易容术没有任何破绽,但是你身上同样有一股气。一个在这种场合经过易容出现的人,身上带有一种我熟悉的气,从你的身高和举手投足来判定,除了夏汉唐不可能是其他人。”阿一说。

“什么气?”夏汉唐很奇怪。

“香气。”

“什么香气?”夏汉唐更奇怪了。

“那是世界著名的香水品牌法国欧莱雅的踏雪寻梅系列的香气。”阿一淡淡地道。

“我身上怎么会有这种香气?”夏汉唐皱眉思考道。

“这不是你身上的香气,是小昭身上的香气。这款香水是我送给小昭的。”阿一道。

“小昭身上的香气怎么会到了我身上?”夏汉唐不解。

“在未来研究所里,你忘了,你和小昭曾经握过手。”阿一提醒说。

“可是这已经过了72小时,中间我至少洗过10遍以上的手!”夏汉唐大惑不解。

“法国的香水品牌之所以世界闻名,就是因为它的香气久远。”阿一微笑道。

“我不相信。”夏汉唐不能认同。

“欧莱雅的踏雪寻梅系列香水更是一款特别的香水品牌。”阿一道。

“我还是不相信。”夏汉唐还是难以认同。

“我在这款送给小昭的香水里亲手放了一瓣梅花。”阿一低低地道。

“什么?”夏汉唐吃了一惊。

“这是我在江南沈园里折的一枝梅。”阿一道。

“江南沈园?…… ”夏汉唐惊愕道:“可是,梅花的香气会有如此强烈吗?”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阿一道。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多少美丽已随风逝去,怎不令人怀念当初?

梅花是花,但不止是花。

因为梅花也是中华民国的国花。

红遍东亚的著名歌手邓丽君曾有歌唱道:

“梅花梅花满天下,愈冷它愈开花;梅花坚忍象征我们,巍巍的大中华。

看哪遍地开了梅花,有土地就有它;冰雪风雨它都不怕,它是我的国花。”

中华民国曾如梅花一般美丽,灿然开放于中华大地。

那时天是蓝的,水也是蓝的,下完雨你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天上的彩虹……

如今,虽然她似乎已远去,却留下一个个传奇。

虽然她退守台湾,但民国志士们时刻不忘反攻大陆,收复河山,解救大陆沦陷区深受独裁铁蹄蹂躏的广大人民。

十亿人民齐洒泪,南望王师又一年……

“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出自南宋著名爱国词人陆游《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

沈园位于浙江绍兴越城区东南隅的洋河弄内,始建于宋代,建成之初面积有70多亩,是中国江南著名园林之一。

因为沈园最初的主人家姓沈,所以称为“沈氏园”。

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初娶唐婉,伉俪情深,夫唱妇随,不问政事,本不想关心政治。

可是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却关心你。因为政治关系到每一个人!

当时的野蛮大金虎视眈眈,时刻威胁著南宋百姓的安全,陈兵百万于两国边境,铁蹄时刻准备南下,欲把江南花花草草踏为烂泥。

就如现在之中共独裁,千枚导弹时刻瞄准台湾,军方更不时有鹰派放狂言,一旦台湾独立就要用导弹打烂台湾一样。

方此之时,台湾人民欲不关心政事其可得乎?

其时陆游亦如此。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为保家卫国,保卫大宋安全,也为解救北方沦陷区人民,热血青年陆游毅然投笔从戎,抱着必死之心随军北伐。

北方人民永远感谢陆游!

此一去关山万里……

陆游与唐琬从此劳燕分飞。

战争残酷生死难知,音信一绝家书难达。

数千年以来,我中华民族有多少热血男儿慷慨赴义?

陆游就是其中一个。

一百余年来,我中华民族有多少热血男儿为了在东亚建立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而慷慨赴义?

谭嗣同、秋瑾、陆皓东、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黄埔军校无数官兵皆是!

烈士之血洒满中华大地,东亚第一个民主共和国中华民国建立了!

可是又失去了……

什么心情?

这种心情就像娶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可是又失去了她……

就像当年陆游一样。

陆游再回首时唐琬已改嫁。

人生最悲哀之事莫过于此——

当你再次遇见梦中的她时她已成了别人的老婆;

你时刻能听到美国主张正义之说,可是它已变成中共独裁的友好邦交国!

香港在大英帝国文明统治下99年,竟又回到了专制独裁的野蛮统治下,想要双普选而不可得!
文明的大英帝国把花花香港还给了野蛮中共,却没有还给同样文明的中华民国!

人生最悲哀之事莫过于此!

陆游触景伤情,怅然在墙上奋笔题下《钗头凤》这首千古绝唱:“红酥手,黄籘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见之,感慨万千,一病不起,终因愁怨难解,郁郁而终!病中,唐婉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厥:“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十二

人群突然起了骚动,新闻发布厅里杀气顿起。

中国卫生部、环保局、气象局的发言人出来了。

“请问这次毒尘事件一共死了多少人?我们已经多次警告当局,北京近期可能发生毒尘事件,为什么北京当局不提前通知大家注意防范?”一位美国记者单刀直入地问道。

“这个问题,啊,咳咳,这个问题,啊,咳咳。”卫生部发言人道。

“卫生部部长呢?气象局局长呢?为什么不出来回答问题?”美国记者怒目圆睁,点名道姓地叫道。

人群顿时一片声叫道:“让气象局局长出来,让卫生部部长出来直接回答问题!”

“这个,”环保局发言人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道:“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家心情都很沉重。我提议,大家先默哀三分钟,然后再提问好不好?”

人群中一片怒骂声。

大家默哀三分钟。

“这几天,卫生部张部长日日夜夜忙于救人,连续四十八小时没有休息,没有合过眼,已经,已经病倒了,目前正在医院输液。实在无法出来回答大家问题了,希望大家谅解。”卫生部发言人声音沉痛地道。

“气象局王局长已经被调离,所以目前无法出来回答大家问题。”气象局发言人道。

“听说气象局王局长人已经失踪了?是否有此事?”一位英国记者问到。

“王局长三天前已经被免去气象局局长一职,现在已经不在气象局工作。不属于我们气象局人员了,对于其他部门的人员,我们无权过问。”气象局发言人道。

“气象局为什么没有及时预报此次北京雾霾事件?王局长是因为贪污腐败购进劣质气象器材被双规了吗?王局长是因为没有及时汇报此次雾霾事件被双规的呢?还是因为预知此次雾霾事件有更高层不允许通知大家而失踪的呢?”

“有关情况我们还待进一步核实。气象局的气象预报工作,一直由王局长亲自主持。这次雾霾毒尘事件为何没有及时预报,只有问王局长才知道。”气象局发言人道。

“王局长人在哪里?”

“王局长已经不属于气象局的人员了,对于其他部门的人员在那里,我们气象局无权过问。”气象局发言人道。

人群中一阵怒骂声,大家面面相觑,气象局发言人的回答就像天气预报一样,搞得人摸不着头脑。

“请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这次毒尘事件死了多少人?”美国记者不依不饶地高声问。

“这次北京毒尘事件,我手中现有的资料,截止到今天早上八点。一共死亡十九个人。其中六十岁以上老人六人,十三岁以下儿童九人。女性十三人,男性六人。有哮喘病史者十五人,有三名三岁以下婴幼儿无哮喘病史死亡,一名六岁女童无哮喘病史死亡。”卫生部发言人道。

人群中一阵骚动。每个人都知道真实数字绝不止十九人。

“真的是死亡十九个人吗?”一位法国记者愤怒地问。

“目前北京各大医院还在统计中。我们已要求各大医院及时上报。根据目前情况,不排除死亡人数有进一步升高的可能。”卫生部发言人道。

“真的是死亡十九个人吗?”一位德国记者冷冷地问。

“目前各大医院上报人数加在一起,确实是十九个人。”卫生部发言人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道。

“真的是死亡十九个人吗?”日本记者港台记者齐声喝问。

“确实是十九个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发言人不断地擦著额头上的汗水道。
突然,记者群中发出一声怒喝,“放你妈的屁!”

是阿一。

阿一终于忍不住了。

忍无可忍时就无需再忍!

人民已经忍了六十多年,国军还没有打回中原!

我们究竟要忍到何时?

到了该消灭共匪的时候了!

阿一猛地掏出衣袋里一遝子照片,劈头掷向主席台!那是他在中日友好医院,利用眼镜上的针孔 摄像头拍摄的这次北京毒尘事件中死亡人员的照片,一共是四百零九人。

每张照片后面都简略地记录著死亡人士的姓名,年龄,住址和暂住位址,联系方式等。

奇变顿起。

卫生部发言人的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

几位发言人的脸色都变了。

谁也想不到记者群中竟然混进了一位刺客!

一位真正的刺客!

阿一就仿佛一张涨满的弓,双拳紧握,怒目盯着台上,他的目光像凛冽的刀锋一样,扫过台上每一个人。

他就像一头被激怒的公牛,眼睛一霎间变得血红。

他好像要撕碎每一个中共方人士。

更令人想不到的是,突然之间所有海内外记者都变成了刺客。

每一个人都恶狠狠地盯着台上。

每一个记者的眼神都像凛冽的刀锋一样。

他们都好像要撕碎这些腐朽的中共官员。

“FUCK!FUCK!Fuck you!”美国记者突然怒骂道,他猛地掏出一大叠照片劈头掷向主席台上卫生部发言人。那是他和他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在各大医院不分昼夜协助抢救时偷偷拍摄到的这次北京毒尘事件死亡人士的照片,一共是七百三十四人。

“八格牙路!八格牙路!”一位日本记者突然怒骂道,他也掏出一大叠照片劈头投向主席台。那是他和他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在各大医院不分昼夜协助抢救时偷偷拍摄到的这次北京毒尘事件死亡人士的照片,一共五百七十三人。

“Fuck you,too”一位英国记者突然怒骂道,他也猛地掏出一大叠照片劈头投向主席台。那是他和他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在各大医院不分昼夜协助抢救时偷偷拍摄到的这次北京毒尘事件死亡人士的照片,一共三百二十五人。

“Tu me rends mal au coeur !”法国记者突然怒骂道。(法语骂人话,大意是你真令人恶心。)

“Arschloch” 德国记者突然怒骂道。(德语骂人话屁眼子,大意是你满嘴往外喷大粪。)
“我顶你个肺呀!扑街,痴线,叼你老母……”港台记者突然怒骂道。(粤语骂人话,表达强烈情绪,大意是事情真的很严重,广东人民很生气,港台人民很生气。)

每个记者都从兜里掏出一大遝子他们和他们的工作人员这几天在各大医院不分昼夜协助抢救时拍摄到的死亡人士照片,劈头掷向主席台。

没有人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每个记者都知道他们拍摄到的仅仅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仅仅是这很小的一部分死亡人数已经很吓人。一些女记者早已泪流满面。

一时间,新闻发布厅里操著各种语言的咒骂声四起,时不时的也夹杂着一些外国记者生硬的“你的妈妈很不好”之类的用蹩脚汉语骂人的话。

几位发言人汗如雨下。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这些记者太凶了。什么素质,这哪还像一群知识份子嘛?!

突然,卫生部发言人猛地一颤,仿佛触了电一样,手向空中突然一抓,仿佛要抓到什么似的,但是他什么也没抓到,接着他的胳膊向下一扫,桌上的水杯被他一下子扫到地上,“砰”地碎裂,另两位发言人也被他一胳膊抡倒,他的身体忽然急剧地抽搐起来,头剧烈地敲著桌面,咚咚作响,身体痉挛著向地下滑去。

原来,短时间内过于紧张,他多年前的老毛病羊癫疯突然发作了……

十三

历史记载:
201X年,中国当时首都北京发生超过1952年伦敦烟雾的史上最大雾霾事件,死亡人数……
两个星期后,北京雾霾其中一部分稀释后随风漂洋过海来到日本。据日方记载,受北京雾霾影响,日本住院治疗人数超过两万人……

作者简介:赵江南,魔幻现实主义推理预言政治小说家。草根民主人士,黑色幽默派。喜爱武侠动漫(古龙、日本动漫等)和民主宪政。关注环保,喜爱唐诗宋词,民国当归派,主张两岸和平民主统一。同情西藏人民法轮功学员等。曾以夏威夷苏东波赵嘉城等笔名在《自由圣火》《北京之春》、《博客中国》等海内外网站发表影视分析文化探讨人性探讨策略探讨黑色幽默等中国转型相关类文章若干。欢迎转载约稿,有出版刊发面向社会草根阶层的古龙式政治小说者欢迎联系。

(全文完)

文章来源:《黄花岗杂志》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