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南奇卸任 功过后人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1月26日讯】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主席柏南奇下月将强束8年的任期。柏南奇是当代美国政府中重要角色之一、杰出经济学家,在全球经济危机面前,他勇敢、果决,拯救全球经济。当然外界对柏南奇的表现并非只褒不贬,也有人认为他作法并非十全十美。

据中央社报导,2005年秋天美国前总统小布希(George W. Bush)考量联邦准备理事会主席人选时,外界对杰出经济学家柏南奇的批评是,他没真枪实弹经验,面对挑战恐太软弱,不具政治敏感度。

随着8年主席任期在月底划下句点,人们看到柏南奇(Ben Bernanke)在危机面前勇敢抵抗,柏南奇的政治才能显然被低估,这位现年60岁大萧条学者就跟铸铁一样柔软。

小布希政府幕僚长波登(Josh Bolten)表示:“历史终将评断所有他主导创新的功与过,但我认为他的领导优异。”“他领导联准会跨入全新,但恐怕是必须进入的领域。”

拥有32年众院资历的前麻州众议员,同时也是陶德佛朗克金融改革法案(Dodd-Frank law)推手的佛朗克(Barney Frank)表示,“他是我见过最好的公仆之一。”“他在危机期间判断正确,且在量化宽松、强调就业上证明正确,他开放联准会,同时也配合改革。”

然而,外界对柏南奇的表现并非只褒不贬。柏南奇掌舵下的联准会对美国经济的空前干预,遭部分右派国会议员痛斥,像是参议员保罗( Rand Paul)。同时也遭部分主流保守派经济学家挞伐。

左派批评者如参议员华伦(Elizabeth Warren )虽赞扬柏南奇在危机期间掌舵能力,但抨击他在危机后,抑制华尔街大型银行膨胀不彰。如今华尔街5大银行资产规模更甚6年前。

尽管如此,外界对于柏南奇在2008-2009年间,勇敢、果决,有时甚至采取实验性措施,拯救全球经济,则鲜有争议。

魏塞(David Wessel)在“我们信仰联准会:柏南奇的大恐慌之战”(In Fed We Trust: Ben Bernanke’s War on the Great Panic.)一书中写到,“柏南奇的四字真言:不计代价。”柏南奇“不会是史册上在爆发危及美国繁荣的金融恐慌时,颤抖和迟疑的联准会主席。”

在全球经济步履蹒跚之际,伯南克深谙经济大萧条时所犯下的错误,他打开信贷闸门,降息至近乎零,拯救大型金融机构。同时也记取1930年代的教训,像罗斯福总统一样,进行诸多实验,其中有些奏效,有些徒劳。

这位外界以为是天真的决策者成功说服国会,允许政府大力干预经济,也说服内部意见相左的同僚,对外炮口一致。

金融海啸后,柏南奇在进行金融和银行改革上,扮演要角,并听从联准会发言人史密斯(Michelle Smith)的建议,提高政策透明度,增加对外沟通,甚至定期举行记者会。

在美国经济无力复苏时,伯南克续踩油门。在利率降至零,抑制货币政策下,柏南奇转而祭出量化宽松政策,购买长期证券,刺激经济成长。

这个备受争议的手段显然有了适度的成效,刺激经济成长加速,而未引发通膨。当柏南奇上月宣布将开始削减每月购债金额时,市场初步反应是正向的,尽管部分专家仍相信量化宽松退场过程不易。

随着伯南克将谢幕,眼前景象是金融体系复原,经济恢复常轨,比欧洲和其他地区表现还好,副主席叶伦(Janet Yellen)接下柏南奇棒子,恩师费雪(Stanley Fischer)担任叶伦副手。没人可以再说伯南克软弱或天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