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军方大调整 30余将领履新 年龄层释重要信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8日讯】(新唐人记者常春、唐迪采访报导)据大陆媒体报导,近期中共军方有30余名将军履新。外界注意到,从已公开的讯息来看,这些被调动了岗位的将领,年龄层惊人的一致,都在50岁到60岁之间。有时评人士分析,这是习近平为了更好地掌控军队而采取的措施。

近日,大陆《解放日报》综合多家媒体报导和官方网站公布的讯息,整理出近期30余名共军队将领调任新职的名单。

海军:原济南军区副司令、北海舰队司令田中,1956年生,任海军副司令;原北海舰队副司令丁毅,1959年生,任海军副司令;原东海舰队副司令邱延鹏,1956年生,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北海舰队司令。

第二炮兵:原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于大清,1957年生,任第二炮兵副政委;第二炮兵第52基地政委唐国庆,1957年生,任第二炮兵政治部主任。

共军国防大学:原共军国防大学政治部主任吴杰明,1958年生,任国防大学副政委。

北京军区:原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北京卫戍区司令郑传福,1952年生,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原第12集团军军长韩卫国,1956年生,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原内蒙古军区副司令海力斯,1956年生,任北京军区联勤部部长;原第38集团军参谋长张海青,1959年生,任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

原第39集团军军长潘良时,1957年生,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原第65集团军副军长冷杰松,1961年生,任山西省军区司令。

沈阳军区:原沈阳军区参谋长侯继振任沈阳军区副司令;原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高建国,1954年生,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原第20集团军军长徐经年,1957年生,任沈阳军区参谋长;原中共云南省委常委、云南省军区政委杨成熙,1955年生,任沈阳军区政治部主任。

南京军区:原安徽省军区司令许伟,1955年生,任南京军区装备部部长;原南京军区联勤部副部长于天明,任安徽省军区司令;原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海涛任浙江省军区司令;原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马家利,1957年生,任江西省军区政委。

成都军区:原沈阳军区副司令石香元,1952年生,任成都军区副司令;原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柴绍良,1954年生,任成都军区副政委;原第41集团军政委陈平华,1955年生,任成都军区副政委;原第40集团军政委刘念光,1957年生,任成都军区政治部主任。

原贵州省军区司令李亚洲,1955年生,任四川省军区司令;原第13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刘家国,1958年生,任四川省军区政委;原四川省军区副司令、参谋长王盛槐任贵州省军区司令。

兰州军区:原第38集团军军长许林平,1957年生,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原南疆军区司令张建胜,1957年生,任兰州军区副司令;原青海省军区司令沙军,1958年生,任兰州军区联勤部部长;原兰州军区副参谋长李建印,1957年生,任兰州军区装备部部长。

原新疆军区副司令李松山任青海省军区司令;原南疆军区政治部主任缪文江任南疆军区政委。

针对中共军方的这次大调整,著名时事评论人士伍凡先生对新唐人记者分析说:“这个消息显示,习近平在对50岁至60岁之间这个年龄段的将领进行大批的调动。一部分是提升了,一部分是平级移动。这是习近平为了更好地掌控军队而采取的一些措施。他要把他认为值得信任的中壮年的一些人提拔上来。”

伍凡先生表示,习近平现在花了很大的力量在军队上,这是他的命根子。江泽民、胡锦涛他们当初留下的人马逐渐都要退休了,习近平现在要提拔年龄比自己稍微小一点的,就是五十几到六十岁之间的人跟着自己,将来他自己下台时,这些人多数也就跟着他下台了。也就是说,这些人会跟他走到底,他要提拔这样的人。现在还在调整的过程中,几个军种的都在调整。以后,还会有这样的调整。

据《大纪元》新闻网分析,在上述军方人事调动中,最受瞩目的是第39集团军军长潘良时升任北京卫戍区司令。

分析指,北京军区因负责中共权力核心的北京外围防务,被外界视为在中共的七大军区中即神秘又最重要的一个军区。卫戍区司令虽然位不高,但权力却是关键,历来由中央军委主席指定,使用最信任的人。因而相关的人事变动就特别引人关注。

成都军区两年前曾涉嫌卷入薄熙来谋反事件,因而在薄熙来倒台后,海外盛传中共中央军委曾再派出5个小组调查薄与成都军区关系,而深陷周薄政变计划的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阮志柏在北京猝死。所以,这次涉及成都军区的将领调整也特别引人关注。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两天前,大陆《参考消息网》报导引述美国詹姆斯敦基金会发出的简报,北京当局已提出重组中共军队和国防部门的要求。分析指,习近平这种集中权力的做法势必触动或损害旧有集团的利益,这将是中共此次军事整编即将面对的挑战。

分析称,中共军队的大规模整编改革的前景,取决于习近平及中共政府集中政治权力实施的更广泛的经济、政府和其他政策领域结构改革的效果,而实施总体结构改革面临的障碍同样是来自于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与反对,因为改革势必会损害他们过去已经得到的利益。
  
报导强调,习近平能否集中政治权力以实施军事结构改革,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未来军队的稳定及前景。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