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官员靠山强大 道歉信被批指桑骂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2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中国广东东莞扫黄事件中,除了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严小康,及其下属的4个镇的公安分局局长或派出所所长被免职外,广东省委还责令涉入事件的4个镇的党委书记们公开道歉。日前,东莞日报刊登了党委书记们的4份道歉信。外界发现,这4份道歉信的格式、内容、措辞都惊人的相似,被网民戏称为“孪生信”。外界质疑其道歉无诚意,甚至有港媒指其有“指桑骂槐”,暗批央视“多管闲事”的嫌疑。

2月14日晚,广东对东莞多名扫黄不力负责人进行问责处理。广东省委常委会宣布免除东莞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严小康,广东将黄江镇党委委员、黄江公安分局局长邓金祥,虎门公安分局博涌派出所所长张国贤,厚街公安分局厚街派出所所长王沛基、凤岗公安分局油甘埔派出所所长李太山的职务,而虎门镇、厚街镇、黄江镇、凤岗镇的4名党委书记,因“扫黄严重不力”而被责令在全市范围内公开道歉。

2月16日,东莞市委机关报《东莞日报》的2版位置,刊发了上述四个乡镇党委书记的公开道歉信。

外界立刻发现,这些信的格式、内容、措辞都大同小异,宛如出自一人之手。4封道歉信开头一段都是忏悔,称自己辖区内某处涉黄被央视曝光、给东莞乃至广东抹黑、应负领导责任;中间一段分析原因,内容基本都是“认识不足、打击不力、缺少长效机制”等等;最后一段当然是表决心,“不折不扣落实上级部署、亲自挂帅、打好扫黄持久战”云云。

这些道歉信被外界评论为“官腔十足”、“味同嚼蜡” “走形式”、“缺乏诚意”。鉴于这四封道歉信几乎如出一辙,有舆论高度怀疑此4封信皆出自同一人之手,而且这个人很可能是4人中某一位书记的秘书。

2月17日,大陆《扬子晚报》发表段思平的署名评论,批评这4封道歉信“全是应付上级、糊弄舆论的官样文章”,“异口同声的道歉背后,是别无二致的敷衍”。

文章分析称:“信中的口吻,隐隐是认为本身不是自己的错,被央视曝光纯属运气不佳。这是应急公关还是真心反省呢?”

同一天,大陆《现代金报》发表舒圣祥的署名评论指,这4封道歉信,完全没有个人语言色彩,更无属于个体的真实感受,空话套话一篇,“不是歉意而是无奈”,“不是诚意而是敷衍”。

评论分析道:“这些镇街一把手或许心有不服:仅仅因为央视记者正好曝光了自己辖区内的酒店,自己就得写道歉信,其他地方即使“黄流”更肆虐也不用——如此完全跟着媒体曝光的问责方式,本身就是走形式,写道歉信干嘛不走形式呢?反正认识不足、打击不力、缺少长效机制之类,在‘公文八股’中早已司空见惯,自己照抄一遍总不至于有错。”

文章表示,公众不需要迫于压力走形式保官帽的道歉,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追查和真真正正的问责。

香港《太阳报》2月18日发表的评论显然火力更强,直指道歉信表面上承认“工作失误”,实际上暗批央视“多管闲事”,“抗上味道浓厚”。

文章质问:“东莞色情产业泛滥,其时间之长、范围之广,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到底是认识不足,还是根本就没有认识呢?他们到底是被色迷了双眼,还是被钱绑住了手脚呢?”

文章认为,东莞大小区镇都涉黄,常平、塘厦更是登峰造极,而那些镇委书记都相安无事,负有领导责任的市委书记与市长也没有道歉,偏偏让他们四个顶罪道歉,他们心里是不服气的。而镇委书记们之所以敢软磨硬抗,“关键是还在期待背后的靠山搭救”。

此前,有媒体揭露,东莞黄业发展的幕后保护伞,就是东莞前市委书记、现任广东副省长刘志庚。刘主政东莞期间,色情产业扶摇直上,而且他的老婆、兄弟、外甥均在当地涉足夜总会、桑拿等行业。

文章写道:“东莞繁荣娼盛,刘志庚节节升官,两者‘相得益彰’。如今中央问责,刘志庚理应被法办,但考察、提拔他的官员又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广东官场传闻,刘志庚的背后是‘客家帮’帮主黄华华,而黄华华的背后正是叶剑英家族。一层层继续剥,谁还敢查下去?”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