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妇女节 中国女性现状面面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3月8日讯】(新唐人记者唐音采访报导)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新唐人记者采访了两位中国女性。一位是在北京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立记者高瑜女士,一位是在安徽读大学的、民主人士刘萍的女儿廖敏月同学。她们从各自的经历中谈到了中国女性在受教育就业、生育、社会地位等方面的现状。

据维基百科介绍,每年的3月8日为庆祝妇女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做出的重要贡献和取得的巨大成就而设立的节日。大陆官方称为“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或国际劳动妇女节,在香港和澳门,妇女节也作为节日来庆祝。在台湾,妇女节也是国定的节日。

中国女性在受教育就业上与男性不平等

20出头的廖敏月是安徽财经大学的大四学生,她告诉记者中国女性在教育、就业等方面与男性不平等。“不平等的,肯定是不平等的。我们现在很多学生都在进行一些女权的运动,女性再有本事,说实话,在中国现在这种环境,还是很多待遇、条件都是差于男人。”

3月7号,大陆9个城市的9名女大学生,给中国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寄去一个礼品盒。里面有面包、玫瑰、教科书和《关于改善中小学教科书中性别不平等现状的建议信》。

探究这种现象的原因,廖敏月说:“我个人认为,因为我国的制度。”

廖敏月的母亲是民主人士、江西独立参选人刘萍,在营救母亲的过程中,廖敏月也注意到了在民主运动中男女参与的比例相差很大。

“打比方来说,现在的民主人士当中,我了解到的,女性基本上很少很少,可以说男女比例是1比9。中国现在女性的地位是不如男性。”

中国女性在生育方面身心受侵害

中共当局从1980年实行所谓计划生育政策,受到全世界多个人权组织和宗教团体等的谴责。据了解, 有大约4亿胎儿或婴儿被杀,其中大部分是女婴。目前中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性比女性要多3700万。

“我觉得他们弄的那个独生子女政策,完全就是一个反人类的政策,包括强迫上环、超生的强迫引流。”作为年轻的知识女性,廖敏月非常反感当局对女性在生育方面的管制,她说:“很多都是对女性生育自由的打压。可以说是对她们人权、自由的一种侵害。”

廖敏月认为,当局是用权力来限制中国女性的生育。“我觉得这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也是非常耻辱的一件事。”

“我们生育应该是我们自己的事情,应该是我们自己应该有权利做主的。”她相信:“从人权角度来说,完全剥夺了我们的权利,而且对女性的身心都有很大的伤害。”

中共社会中道德溃败造成女性社会地位低

大陆资深媒体人、独立记者高瑜女士表示:“我认为,妇女只要有自尊自爱,基本可以获得和男人一样的平等的地位,不管在哪个行业。”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全社会的道德低下,尤其作为党官来讲,包二奶、搞小蜜,包大学生,非常普遍,全国人都熟视无睹。很多腐败官员都是因为情妇、二奶起来揭发,被打倒的。”高瑜认为这种情况对中国女性的地位有严重影响。

究其原因,她分析:“我认为是改革开放以来,因为邓小平不搞政治改革,只搞经济改革,尤其又不讲人权,所以他解放的基本上就是脖子以下。脑袋还要服从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愚民政策加上专制。”

高瑜举例说:“最典型的就是衣俊卿,马列主义专家,(中央编译局)那是知识份子成堆的地方。那情妇是一个博士后,她是为了留在北京、留在编译局,才和衣俊卿发展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而且在各个高校、科学院、研究所、报社、网路,基本上这个现象都是很普遍,这是整个国家的道德一个溃败,在这种溃败的道德环境下,妇女的地位能高到什么地方去呢?”高瑜反问。

如何改善中国女性的现状呢?高瑜把目光放在了长远和根本上。她说:“我总觉得只有我们共同的来使中国发展成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建立起现代的政治制度,这是最根本的。”

她认为,建立正常的社会对于女性在各方面权利的尊重、能力的发展,都是有根本性的帮助的。“现在中国一党专制下,贪官污吏这么多,妇女的地位自然就要低下。你别看也有高官,政治局里面也有女性副总理,她未必是个独立的人,她政治地位高了,但是她作为一个社会动物来讲,未必就是非常值得尊敬的。”

在当今中国社会的环境下,高瑜谈到了自己心目中非常尊敬的中国女性:“我们社会也有象资中筠先生那种知识分女,既有民族的最优秀的道德文化传统,又推进、相信普世价值,而且在学问方面、自己的专业方面,又有非常大的成就的。”

“这种的妇女寥寥无几。”高瑜最后感叹。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