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这些年让人惊呆了的那些强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3月31日讯】(新唐人记者柳青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国大陆强征强拆引发的官民冲突和悲剧贯穿始终,而且官民尖锐对立,整个社会犹如火药桶,一触即发。近日陆媒体梳理了部分让人瞠目结舌的案例,一半是暴力,一半是暴利。

据大陆媒体报导,中共当局因征地而起的流血冲突事件屡屡进入公众视线,多名地方官因拆迁得绰号:季挖挖(季建业)、孙善扒(孙善武)、李拆城(李春城);盘点“我伙立呆”的拆迁雷语更有无悔派、推理派和傲娇派;而现实是:“拆出人命的地方,涉事官员大都还在”。

盘点一:“极尽能事”的拆迁

胆大妄为:强拆事件中,被拆一方中有人被火烧死、被铲车碾死、被活埋、被打死的事件都曾被新闻媒体曝光。2010年10月底,复旦博士孟建伟的父亲孟福贵因遭遇暴力拆迁被害。而同时被打伤的邻居武文元,左手四个指头被打断,全身多处瘀青。

用亲情人伦攻下“钉子户”:2013年10月因婆婆为拆迁对象,湖南长沙市天心区的小学教师谭双喜收到区教育局通知,将其调往拆迁指挥部工作,直至婆婆签订拆迁协议。用行政命令逼迫公职人员利用亲情人伦攻下家族中的“钉子户”,这种成效显著的手段可谓费尽心机。

突然袭击“拆你没商量”:2010年5月淮安一户人家的两位老人在大白天被一群人强行拖到室外,自家190平方米左右的3层楼房随即被强拆,最后却得到一句“拆错了”的回复。

强行带走异地丢弃:2010年10月,年过六旬的合肥市民赵良芝正在家门口洗衣服,突然被几个年轻小伙强行拖上一辆汽车后丢弃在城外,身无分文的赵良芝在路人帮助下回到家后,发现自己的家已经被拆得面目全非。

盘点二:和拆迁有关的官员绰号

一些具体实施拆迁的单位之所以能“拆出一条血路”,不是因为他们太“勇敢”,而是身后有当地官员在壮胆。这些年,多名地方主政官员的绰号都与拆迁、城建有关。

人物一:“李拆城”,2009年11月成都市金牛区天回镇金华村村民唐福珍,在面对政府不断逼近的破拆队伍时,一次次举起油桶,把汽油浇在身上,要求停止强拆,对话协商解决拆迁争议,但是拆迁方并没有理会,最终唐福珍选择了在自家天台上“自焚”。而当时的成都市领导就是因为大力推进拆迁而被坊间称为“李拆城”的李春城。

人物二:“季挖挖”。被老百姓称为“季挖挖”的原南京市长季建业,在他主政南京的几年内,满城开挖,把六朝古都变成了个大工地。而面对“季挖挖”的责骂和高压,一些强拆项目,甚至提出底线是“只要不死人,不死在现场,什么手段都能用。”

人物三:“孙善扒”。原河南省政协副主席孙善武在担任洛阳市领导时,强势推进旧城改造,“别人不好拆迁的地方,只要孙善武一去,就很快拆光了”,因此被群众称为“孙善扒”。

盘点三:“我伙立呆”的拆迁雷语

无悔派:四川成都金华村唐福珍案中曾遭停职后又官复原职的成都市执法部门一官员接受《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说:“唐福珍自焚是一个法盲的悲剧”;“我对唐福珍不存在歉意……在法律面前不应该有歉意”;“所做的一切只是在执行和捍卫法律。”

推理派:天津市宁河县一官员劝说小学老师张熙玲接受拆迁时说:“你以为浇了汽油,领导就免职了?你浇了汽油,你儿子缺了妈妈,你爸爸缺了儿媳妇。你算过这账了吗?把谁处理了?处理了又到别的地方去了。”

“傲娇”派:长春市高新区拆迁办一官员却训斥记者道:“你应该报道高新区如何发展,应该报导老百姓是如何为难政府、刁难和敲诈政府,应该报导老百姓如何不配合拆迁……”万载县委书记对学者于建嵘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理直气壮”?

有评论指出,针对暴力拆迁的问责级别低、处罚一阵风、上面有人保是三大原因。拆迁不力者屡屡被问责,而强势拆迁的官员还会被认为“有魄力”。

实际上,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依靠贪腐治国、淫乱治国,使整个社会迅速堕落。地方政府为了扩大土地财政,强征强拆土地和房屋,将底层百姓进一步掠夺为赤贫,使社会贫富悬殊,社会矛盾激烈,民怨沸腾。

大纪元特稿“《九评》九周年引领时代巨变”一文指出,在中共有意识的引导下,人性的自私、贪欲到了无度地步,人与人之间互相伤害,无道德底线,可谓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官员的贪腐淫乱,社会的暴戾浮躁,触目惊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