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回首“四•二五” 正邪已分明

恰如《红楼梦》之评王熙凤“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而中共在1999年“四•二五”事件中正是煞费苦心,连出三计——“组织进京”、“指挥围攻”、“策划暴乱”,最终未免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一、组织进京

1999年之中共江氏集团,图谋迫害法轮功阴伏已久,先派科痞何祚庥,号蚱麻,字作秀,跳梁而出,在天津教育学院《青少年博览》杂志发文诋毁法轮功,遂有法轮功学员前往相关机构反映实情并遭抓捕。随后法轮功学员要求放人,天津公安表示此事为上级授意,“建议”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反映问题。于是一传十,十传百,遂有1999年4月25日万名法轮功学员拥向北京,进京上访。

所以,于法轮功学员而言,“四•二五”万人大上访实为一自发自觉之行动,却被中共指为“有组织”“有预谋”以危言耸听。盖所谓“有组织”一词在中共特定话语体系下,几与聚众谋反同罪。而“四•二五”事件,姑且按中共所谓“有组织”一说强说之,则中共诽谤抓人在先,劝彼进京在后,此所谓组织者预谋者正为中共黑手当无待赘言而后知。

二、指挥围攻

虽然,法轮功学员按天津公安之“建议”进京,而其目的地是国家信访局,至于为何最后走到中南海,亦由中共警察一手导演,亲自布局。法轮功学员为和平反映诉求,只知配合指挥,未谙中共诡诈。有“四•二五”亲历者回忆当日情形说:警察让我们排著队,领着就往中南海正门走,正好我是从北往南走,快到正门一看,从南到北也是警察领着在那边从民族宫过来。这样两个队就等于一个从北到南,一个从南到北就碰到一起了。”

于是万名法轮功学员由中共警察诱导,对中南海形成“包围”之势,此即中共邪党所谓法轮功“围攻中南海”恶毒谎言之由来。

三、策划暴乱

然而,上万法轮功学员虽现身中南海前,却只“围”而不攻,中共犹嫌无从借口,遂使便衣混入法轮功学员中,欲鼓动群情,煽乱造事。而法轮功学员举念必以“真、善、忍”为之衡量,任尔阴风八面,莫为所动。中共无奈又令何蚱麻招摇过市,以为或成万矢之的引发众怒,而法轮功学员心怀祥和,境如止水,涟漪不生,波澜不起,何蚱麻旋失所望丧气而归。且法轮功学员虽有万人之众,却能秩序井然,道路畅通,且见有路人及警察所弃垃圾,随手清理。法轮功学员之和平理性及高度自律,不惟在场警察深为感佩,而中共策划暴乱之图谋亦立成粉齑。

回首“四•二五”,以中共之狂邪,只知战天斗地,不知天外有天,阴谋巧计自以为尽在掌握,待到心无诡诈,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相聚而来,对阵而列时,中共竟一时大脑短路,武功尽废,任之而来,听之而去。且中共此前之种种阴谋设计,反使国际社会第一次注意到法轮功学员这一高素质人群之出现,且以之为中国民主文明希望之所系而倍为赞扬。而法轮功学员却在“四•二五”这一天,以大无畏之勇气令举世共同见证了大觉之修为与正信之境界。“四•二五”俨然已成正邪之分野,神圣之号角就此吹响,一方是中南海外遍布神州之上亿大法徒,以及与他们同在的布满诸天之神圣。另一方则是中南海内胆丧股栗的中共,及其背后蠢蠢而动直至无间地狱的魑魅魍魉。中共之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之巨孽,从其站在正信的对立面的一刻,也就踏上了其不可逆转的覆灭之路。

2014年4月24日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