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编疑向美国务卿泄“敏感资讯”遭解聘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5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综合报导)日前,任职腾讯公司网路编辑的著名博客作者张贾龙,因中共当局定性其“泄露商业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为”,被腾讯公司人事部门强行解除劳动合同。出于媒体人的“职业荣誉”感,张贾龙23日在自己的博客上刊文,通过自己的经历揭示了中共宣传部门的新闻审查和舆论控制的阴暗邪恶本质。下面是文章简要摘录:

张贾龙在文章中称,5月20日,他被腾讯公司的部门领导通知需要停职,原因是此前与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会谈发表了过激言论和在网上公布真理部指令。等腾讯公司和真理部协调出处理意见之后,再行告知最终处理结果。

5月23日,腾讯公司人事部门的工作人员告知张贾龙先生,因“泄露商业秘密等保密敏感信息行为”被解除劳动合同。可当他回到工位准备收拾个人物品的时候,却发现未经他允许,其工作使用的电脑已经不在工位上,明显被人动过。20日——23日他停职期间工作电脑被人做了什么也没人能给予一个合理的解释。

张贾龙回忆,早在2月17日,与克里先生会谈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一上班,部门领导就告知他所写的财经评论文章不能以本人的名字发表了,因为原来发布的文章链接上带有他的腾讯微博链接、头像照片以及名字,只能用其他同事的名义发表。

同时,作为网路编辑值班发布财经新闻时所用的后台工作账号也不能再用他自己的,也需要使用其他同事的,这样,在腾讯网媒的各个平台上张贾龙的名字和头像均被“消失”。

张贾龙与美国国务卿克里会谈前后经历

回顾事件起因,张贾龙说,2014年2月11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电话询问他2月15日上午是否有空,大使馆有一个活动想邀请他参加,他回复说有空,愿意参加。

2月13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告知他将作为中国博主于周六上午与来华访问的美国国务卿克里进行交谈,地点在京广中心28层美国中心,到时可以带iPad、手机等电子设备,并请携带身份证。

2月14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官员通过电话告诉张贾龙,15日(周六)上午他将作为中国青年博主的代表与克里就互联网自由等问题进行会谈,会谈大约9点开始,张贾龙需要在8点15分之前到达美国中心。在现场,中国博主们可以自由提问,现场配有同声翻译人员和VPN工具。

2月15日,上午8点抵达美国中心,经过极其严格的安检进入会谈场地,共有四人参与此次讨论。在会谈场地坐定之后,张贾龙先生在网上发文:感谢美国驻华大使馆的邀请,一会我将和美国国务卿克里先生一起就互联网自由等问题进行交流,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给我留言,谢谢。不一会就收到了全球各地网友的各种问题。

9点,克里国务卿抵达会场,谈话开始,按会谈主持人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珍·帕莎琪(Jen Psaki)女士的安排,轮到张贾龙提问时,他表示,希望美国能支持渴望自由的中国人,帮助一起推倒中国的网路防火长城(Great Fire Wall,简称:GFW)。同时也谴责部分美国公司协助中国政府阻止网民登陆推特、Facebook等社交媒体和封锁其他网站。克里国务卿表示,他没有听说这些举动,并承诺会核查此事。

在40分钟的会谈快结束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表示博主可以最后再提两个问题,张贾龙举手获得提问机会又问了一个问题。他表示很担心中国“良心犯”的处境。克里回答说,每次和中共官员会面时都会提中国政治犯。

2月16日,“真理部”下发禁令:各网站查删“美国国务卿克里会晤4名中国网路大V谈‘互联网自由’”的相关报导。

张贾龙解释说,“真理部”是中国网民对中共中央宣传部和其下属的各省宣传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一系列言论出版审查机构的总称。

腾讯微博把张贾龙列为敏感词,他的微博账号虽然还能登录发言,但搜索张贾龙的名字已经无法显示结果。相关页面变成“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2月17日,针对张贾龙向美国国务卿克里呼吁中国互联网自由,《环球时报》发表社评《向美国务卿“要自由”,好萌的表演》,不点名批评张贾龙,称张贾龙为异见人士。张贾龙揭示《环球时报》下属于中国共产党党报《人民日报》,是一家强调民族主义基调的报纸。

文中接着介绍,2月18日,在中共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克里会见中国博客作者作出回应,强调中国的事情要由中国人自己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决定。她反问道,“如果没有这些年来中国互联网事业的巨大发展,哪来的博主?”

华春莹说:“中国的事情要由中国人自己根据自己的国情来决定,如果想通过这种方式使中国朝着某些人所期待的方向去转变,这未免也太过于天真了一些。”

2月19日,应美国《外交政策》网站的邀请,张贾龙撰文完整阐述了他想对克里先生所说的话。

张贾龙先生在文中表示,1949年以来,中共统治者迫害人权,剥夺国人自由,全国民众长期处于恐惧中。中国网民至今无法自由访问完整的国际互联网。长期以来,渴望自由的中国人为争取自由流血流汗,中国人将继续努力推倒专制政府筑起的每一道墙。如果这时,美国能够帮助拆除中国臭名昭著的‘防火长城’, 将有利于中国更快地实现互联网自由”。同时呼吁美国对中共从事造“墙”限制互联网自由的人员——例如“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实行签证制裁,拒绝为他们发放赴美签证。

张贾龙先生在文中分析,今年,中共当局再次发动“扫黄打非”行动,进一步阻止人们公开表达独立观点和思想。

4月16日,张贾龙先生为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撰文,认为中共当局的“扫黄打非”行动实质上是以“扫黄”为名进行“打非”。在文中,他写道,中共当局对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控制进一步加紧,越来越多的媒体人和网民被拘押和骚扰。随着中共与民众矛盾的进一步激化,中共当局希望全面封堵、清理、遏制对它统治不利的所谓有害信息,可以预见中共将继续无所不用其极地严密控制媒体和网路,使之从相对自由的言论平台变成当局的宣传工具”。

勇敢揭露中共“真理部”限网指令

张贾龙在文章中揭露,中共的宣传部门经常向媒体发布禁令,根据现实和宣传需要严格控制舆论,人为地制造“真理”和“真相”。而且可恶的是,中共宣传部门的禁令还被当作所谓的机密予以保护。举例如下:

真理部:各网站注意处理借雾霾挑起政治话题的信息,凡煽动情绪,挑拨事端的信息和言论坚决删除。

真理部:张悬,歌曲名称《玫瑰色的你》,MV的49秒出现的救护车上的人带着FreeTibetde 头巾,胸前的衣服是雪山狮子旗。请删除该MV。

真理部:《CCAV再曝内幕交易丑闻台长获利近四千万》相关不实报导,不要转载,已转载的立即删除。

真理部:网店铺公开售卖VPN工具,请下架清除。

真理部:各网站立即删除有关新疆阿克苏17岁维吾尔少年闯红灯被枪杀以及相关群体事件的图片和信息。请将“阿克苏 17岁”暂设为微博禁发词。

真理部:各网清理删除《户外敬拜三周年之际 北京守望教会 告会众书》一文及相关评论。

真理部:删除“谁让我们成了无产阶级”视频。

真理部:全网查删“实拍成都警察被指围殴维权业主”视频。

真理部:关于新疆乌鲁木齐爆炸案在互动环节不得推荐,在搜索引擎上不要上热搜词。

真理部:关于乌鲁木齐火车站爆炸事件,评论引导注意把握:为伤亡者祈福;谴责暴力行径;自觉维护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

真理部:各媒体平台关于乌鲁木齐事件引用新华英文的稿件为非规范稿源,立即全网查删,并等待新华社中文稿源。

真理部:全力清理微博中声援浦志强的相关博文及跟帖;通过搜索“寻衅滋事”的相关有害信息全部删除;带有“寻衅滋事”的相关微博客账号全部关闭。

真理部:微博中仍有较多“习近平讲话研究中心成立”的相关信息,请继续清理。请将“讲话精神研究中心”作为关键词屏蔽。

真理部:各网站继续查删“越南海军船与中方勘探船相撞”、“中越大批海警船对峙”相关报道,并及时反馈工作情况。

真理部:“2014比特币国际峰会”将于5月10-11日在北京召开,要求各网站不参加、不报道该峰会,不炒作比特币情况,今后涉及比特币报道严格按金融监管部门口径把握。请立即按上述要求执行。

真理部:关于“李嘉诚内地撤资有隐情:因找不到安全感”一稿,请媒体删除稿件。真理部:查删:Facebook拟在北京设销售办事处。

真理部:所有涉及“在越中资企业被越南人冲击”相关消息一律不得报道,不得转载境外报道。严格查删互动环节出现的相关信息、言论和图片。

真理部:关于涉中建南项目有关事态及中国在越南企业遭受严重暴力袭击等报道,一律只采用新华社通稿和外交部官方网站消息,不得刊播自采稿件,不得转载外媒报道,不擅自组织评论,严格管理互动环节和新闻跟帖。

真理部:请加强审核清理深圳快播科技公司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被查处的新闻评论,评论只留正面、支持查处的评论,其他负面的请及时删除。

真理部:各网站注意删除《中国的挨打史 其实是一部讨打史》一文。

真理部:全网查删介绍爆炸物制作方法的各种有害信息(含文字、图片、视频、图书下载等)如“自制火箭弹CAD设计图纸”、“离心管炸弹”制作方法、《火炸药生产技术》、《炸药化学与制造》等专业书籍销售信息,以及传授制作燃烧弹和利用对讲机、手表等制作遥控定时炸弹方法的相关信息。

真理部:强调一下,近期所有财经新闻都按照时政新闻管理,严禁出现涉经济形势负面信息,严禁对经济政策、形势说三道四。

最后作者举例,今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副主任李伍峰坠楼身亡,此后“真理部”下令“凡涉国信办李伍峰的相关信息,微博,论坛等全部删除”。

作者分析说,李伍峰长期在中共宣传系统尤其是网路审查系统工作,生前是中共在互联网审查方面的高层负责人,曾参与了网路防火长城的维护工作,颇具讽刺意义的是,李死后自己的新闻也成为被删对象,用中国一句古话说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张贾龙在文中评论道,在当今全球化、信息化、市场化的世界里,一个政权想长期给媒体罩上铁幕并以此与世界舆论隔绝,是难以持续的。 因为“真理部”的存在侵犯自由、侵犯人类、侵犯国际法,每一个渴望自由和真相的人都会抗议真理部的存在。

他认为,媒体人自然应该将报导和传播真相作为自己的职业荣誉,虽然这会与宣传部门管控媒体的理念产生巨大冲突。

张贾龙进一步分析说,他被解聘一事,只是中共无情镇压异见者的最新案例之一。‘真理部’试图封住我的嘴,让我不能再宣扬‘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这表明中国共产党控制下的媒体对持异见的媒体人是绝不容忍的。

他说,“极权国家的现实是不服从者不得食,我知道从今以后,任何一家被中国共产党管控的媒体都不会聘用我。”但他告诉自己和家人不要苦恼,随着形势的发展事情总会出现转机;并表示,他会努力寻找新的工作。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