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海:恐怖袭击频发 习要擒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曾庆红被锁定之际,有消息称,目标正在逼近首恶江泽民。最近媒体爆出,摩根大通投资银行前亚洲区副主席及中国首席执行长方方,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后,有意转为“污点证人”,将摩根大通招聘中共权贵子女谋利的内幕和盘托出,江泽民孙子江志成被直接点名。

据新唐人27日报导,路透社曾在4月9日发布长篇电文,披露了江志成及其博裕资本,如何操纵私募股权基金,在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新兴私募股权市场获得巨额利润等内幕。鉴于之前很多官员被拿下前,多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呈现。分析认为,外媒起底江志成,是北京要对江泽民及其孙子江志成等江家人动手的信号。

更有人针对当前恐怖袭击频发,指江泽民就是幕后主谋,目的是为了制造社会动乱逼习近平下台,呼吁中共早日逮捕江泽民,停止伤及无辜、祸害民众、危害社会。

5月22日上午7点50分左右,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文化宫早市发生剧烈爆炸。这是继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爆炸与砍杀事件后,第二次发生恐怖袭击。据官方报导的消息称,本次爆炸造成39人死亡,94人受伤。但据大纪元报导引述目击者称,死亡至少100多人。

自3月1日以来,除开数十起规模较小、影响较小的恐怖袭击不算,规模较大、影响较大的恐怖袭击有4起,即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的血腥砍杀事件;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的爆炸与砍杀事件;5月6日,广州火车站发生的恐怖砍杀事件;5月22日乌鲁木齐文化宫早市发生的恐怖爆炸事件。

特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3月1日在昆明火车站发生的血腥砍杀事件,在时间点上正好是中共召开“两会”的前夕;4月30日在乌鲁木齐火车站发生的爆炸与砍杀事件,恰巧是习近平在新疆视察的最后一日。5月22日第二次在乌鲁木齐发生的剧烈爆炸事件,刚好是习近平在上海出席“亚信峰会”和中俄海军联合军演的开幕仪式。这些有强烈针对性的恐怖袭击活动,都明显表示了对习近平政府的严重挑衅。

有消息证明,曾庆红5月14日与江系马仔、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和江长子江绵恒参观韩天衡美术展期间,就已经遭中纪委调查,被控制了人身自由。这就是说,除开5月22日乌鲁木齐文化宫早市恐怖爆炸案,此前发生的所有恐怖袭击均和曾庆红有关。而5月22日乌市文化宫早市恐怖爆炸案的发生表明,江泽民集团离开了二号头目曾庆红,这部恐怖袭击机器依然可以运转自如。

那么,毫无疑问,自3月1日昆明火车站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操纵这部恐怖袭击机器的,就是江泽民。所以外界指出,若要彻底平息恐怖袭击事件,就必须立刻逮捕江泽民。

但问题是,习近平会像外界所希望的那样,立刻抓捕江泽民吗?窃以为,习近平当然十分希望抓捕江泽民。他同曾庆红一面将习近平作为“王储”塞进政治局常委,一面指使薄熙来、周永康发动政变搞掉习近平;并多次指使周永康对习近平进行暗杀,尤其是从去年策划北京天安门金水桥汽车爆炸案开始,一直到今年来策划数起较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事件,都触及到了习近平的底线。江泽民已成为当代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但江泽民比鲁庄公的弟弟庆父坏多了,能量大多了,习近平目前还不能动手抓他,至少在中共召开四中全会之前不会动他。

据亲共港媒消息,中共有可能提前召开四中全会。消息称,由于周永康一案延宕未决,党内形成压力。为了提前向党内传达周永康案情,当局可能会提早召开四中全会。

所谓“党内形成压力”,具体讲,就是习近平、习政府遇到压力,而且是不小的压力。压力首先来自部分中共元老和太子党。江泽民的腐败治国捆绑了全体中共的利益,他们仍然需要用毛的光环来保住太子党的既得利益。太子党们占据了国企的重要领导位置,使李克强的国企改革无法深入,国企内的大量严重腐败问题也不能被及时揭露出来。

江泽民的腐败治国捆绑了中共全党,自然也捆绑了全军。所以,习近平反腐、打“大老虎”也遭到来自军方的压力。在公布周永康案的问题上,遭遇江泽民集团的阻击导致“延宕未决”的同时,军内大贪谷俊山案的审判及徐才厚被调查等,亦遇到来自军方的阻力,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称军队反腐“会搞乱军队”。这表明江泽民在军内的关系盘根错节,在军内仍有很大影响力。

习政府“苍蝇老虎一起打”的高调“反腐”行动,还遭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官员的暗地抵制与掣肘,就连许多中纪委内部的领导层,都出现了保护腐败利益链条的一系列严重问题,一些大案、要案无法深入。

周永康案在党内、军内的强力反弹,是中共提前召开四中全会的主要原因。说白了,提前开会,就是习政府遇到麻烦了。他必须借四中全会解决党内不同调的矛盾,协调各方立场,尽可能地统一思想,以至于作出必要的妥协。

然而四中全会并不能保证一切都能按习近平的调子行事。尽管江派常委基本被习近平架空了权利,但在党的会议上,江派常委及江派政治局委员还能发声,还能形成势力,乃至否决习李的议案。如果习近平能搞定江派势力,就不必提前召开四中全会了,就是因为他搞不定江派势力才想到要提前开会,但提前开会也不一定能顺利改变江系人马的如意算盘。所以,笔者以为,与其提前开会,倒不如不提前开会。但为了保党,习近平必须这么做。

从一个周永康案的公布问题就带来了中共党内如此激烈的内部斗争,可以看出,习近平以后的“反腐”、打“大老虎”,会在更加曲折、坎坷的道路中缓慢前行。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周永康案的定罪和未来的判决,即便将周永康处死,也可能不会涉及到周迫害法轮功和活摘器官的核心罪宗;

二、曾庆红案的调查、立案、审判,有可能和周永康案的过程和结局相似,阻碍重重;

三、抓捕首恶江泽民,时间更漫长,道路更曲折,斗争更激烈,社会更动荡。

不过,人们最期待的,并不是逮捕一个江泽民,而是解体中共。当中共不能还全球法轮功一个公道,不能顺应全体民意,不能果断将一个犯有反人类罪行的罪大恶极者送上法庭,中共距离解体也就为期不远了。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