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如:三个少年三种人生(6)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弓福带着郑年虽然救出小姐被阎长放走,但再次被官兵追捕入狱。弓福与郑年无法洗脱勾结海盗的罪名,被判流放无人岛任其饿死。小姐再次仗义执言,冒着维护罪人的危险向判官力诉自己被弓福所救使弓福、郑年免去一死。两人最终成为武珍州放牧场的奴隶。正是在这里一边面对着生不如死的恐怖的放牧奴隶的生活,一边遇上了为躲避追杀自愿为奴隐居在此的剑术高手——郑武昌。郑武昌是打铁铺的队长,在弓福的苦苦哀求下将自己一身过人的武艺传授给了弓福与郑年。在这暗无天日的放牧奴隶的处境中,弓福暗中下定决心:学成武艺,寻找机会逃出放牧场,要寻找那伙将他父亲害死,将自己推向死亡边缘的海盗报仇。这时的弓福还看不到自己未来所要成就的路,以复仇的心态忍受着畜牲不如的每一天,渐渐长大成人,学成武艺。

而婷花则因海盗洗劫清海后,失去父亲成为与哥哥相依为命无父无母的孤儿。虽与哥哥前往武珍州去投靠父亲的同僚,却被父亲的同僚背地所害,把精通中国汉文诗画的婷花小姐以高价卖给了互相勾结的武珍州奸商——紫薇夫人。

夫人是当地的贵族与恶霸。她经商不择手段、唯利是图;勾结收买朝廷腐败的权贵,互相利用,心如毒蛇但美貌无比。夫人管理手下的作风与李行道海盗头子并无二异,动则杀人,可谓心狠手辣,是非常可怕的一个女人。婷花因此落在她的掌心,一生变得非常的辛酸。夫人经商的内容中有一项便是收买小女孩,将她们进行琴棋书画与歌舞的训练后,长大便卖给达官贵人为妾,或成为自己手下商团护卫的侍寝女人,其命运跟妓女别无二异。婷花正是其中的一员,她同样在这凄苦辛酸的岁月中,一边接受训练一边渐渐长大,终有一天要面临被卖为妾的命运。

阎长在义父的吩咐下攻打清海后,随义父以海盗掠夺来的资财前往唐朝。义父李行道组成商团成为唐朝的一个新罗人商团,在唐朝扬州等地渐渐占有一席之地,获得了一部分商权,经常与夫人有不法的走私交易来往。正是由于这些来自唐朝的走私物品能在新罗获得很高的利润,夫人让有极高汉文与诗画素养的婷花,跟随自己用以辨别文物的真假或诗画的真伪,由于婷花的才学,夫人看似将婷花视作女儿一般疼爱。婷花的哥哥为巴结夫人以求官运通达,求助婷花在夫人面前推荐自己,被婷花劝以正途。她知道夫人凡事不过利用人而已,一旦沦为她的傀儡,必将为她所用,干尽伤天害理之事,失去利用价值后,必定毫无情义的被夫人一脚踢开。

深知夫人为人的婷花因寄身夫人,受其养育之恩,不得不跟着夫人替她做事,但内心对每一次的交易都十分不安,有种犯罪的心理压在心上,非常郁闷,欲图摆脱这无奈的命运,但身为女子在这乱世却无依无靠。没有容身之处。她希望哥哥身为男儿再苦再难也要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克服目前的困境。绝不可跳入这个火坑,但哥哥不听劝阻终为夫人所利用,所谓的要职不过成为夫人安插在武珍州军队的一名傀儡,用以掌握武珍州官府的动向。

阎长也正是在义父与夫人的交易来往中,得以常常见到婷花受训时的身影,在暗中默默追慕端庄美丽的小姐的岁月中也渐渐长大。(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