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灏年:“八九学运”会再现中国吗?(视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辛灏年答问精选

【提问】听了辛教授的演讲我对“学生运动”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的确以前有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我在这里问一个问题,按照你的分析,由于共产党的镇压就这么厉害,那现在中国的学生运动就没有可能胜利吗?

现在的中国,无论是当时所说的官倒和腐败比那个时候还要严重得多,那为什么现在没有“学生运动”,是学生水平不行,还是什么问题?

辛灏年】今天中国的学生运动还有没有可能胜利?“学生运动”为什么会胜利? 任何一个运动,它都有个时代条件,它一定是当时社会情绪的集中表现;一定是那个时代民心的基本方向。如果“学生运动”不符合这两个最基本的条件,它当然是不可能成功的。

比如我刚才提到的“五四运动”,首先,当时中国受列强的欺负,因此“要爱国”符合当时社会的基本的思想认识状况和民族感情。 第二 ,“反对军阀政府”,因为军阀正在搞混乱,全国老百姓都烦他们。 学生起来要反对这个军阀政府卖国、独裁 、搞专制,所以“五四运动”就能够胜利。 当然它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可以公开较量的时代。

辛灏年答问:“八九学运”会再现中国吗?

第二个问题,那么今天的学生是不是不如以前呢? 不, 不是这样的。 我想我们不简单地下结论,我想举一个例子。我是一九九四年到多伦多大学做访问学者的,然后又到美国来,我确确实实讲过很多次中国现代史,也真地是在这个讲演过程当中认识了很多朋友, 在我的讲演活动深入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我发现最赞成我的观点的是大陆来的新华侨,当然不是那些有鲜明的高级政治背景的。 是一般的大陆新华侨,可以说他们是一点就通 一拨就透。 从哈佛开始,后来我大概又讲了七、 八所大学,从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身上我发现,他们从不跟我做任何辩论,只是告诉我他在国内看到什么历史反思的资料,他们跟我的观点基本完全一样,完全证明我讲的是对的。

我为什么要说这个呢,就是想回答这个同学的一问题, 今天的学生不是不如以前,不是没有水平,他们的社会生长条件和他们的年龄,所遭遇、 所先逢的时代条件已经使他们摆脱了两个东西,一是,我梦这代人从小就有的对国民党的仇恨, 一说到中华民国就骂是“旧中国”;看到“三民主义”就怕,因为他们的父母曾经是“三民主义青年团”团员,那就会被劳改,甚至被枪毙,所以他们当然会害怕。所以他们天生地对国民党有一种仇恨的感觉,对中华民国有一种仇恨的感觉。 第二, 毛主席说阶级斗争天天讲,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在讲毛主席是人民的大救星;东方红 ,太阳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大道真宽阔。天天讲这些东西,所以在无形中呢, 他们天生地热爱共产党。 他们自己并不知道共产党该不该爱,反正共产党灌输了几十年以后,从小长大心里就是爱的啦。所以你跟他谈被共产党欺骗的这些问题,他有一个感情上的问题不能解决。 就像我在研究的时候,我真地是像在剥皮一样的痛苦,因为我也是被共产党教育长大的。

当我在八五年以后的历史反思当中, 当我查到现代史教科书和党史书的时候,我发共产党现造了这么多精致的谎言的时候,我那心里的痛苦真是难以言述的,因为你从小就相信他,就像你从小就相信你爸爸是一个好爸爸,一个纯洁的爸爸,一个正派的爸爸,三十年后别人告诉你,你是强盗抢来的儿子,你怎么想?这很简单的道理。

所以我就发现这一代的孩子,已经没有对国民党天生的仇恨,也没有对共产党天生的热爱,他们成长在八十年代之后所谓改革开放的岁月里,他们看到的就是共产党的腐败,他们对腐败政治感到不满,对专制独裁的不满。 至于国民党,中华民国,已经离他们很远了,这是一个条件。

第二个条件,国内八五年以后的历史反思的著作如山如海,一波又一波,许许多多历史事实被揭示出来,大陆的历史学家们今天把西安事变真相捅出去;明天把芦沟桥的枪声是中共派人去打的真相披露出来, 这个不是开玩笑的,是真话,我们在远东国际法庭查到了,是日本天津特务机关长所交代的。 中共北京大学的职业学生怎样在芦沟桥两岸打枪挑起日本对华的侵略,因为日本只要打中国,国民党就不能再剿共产党嘛,国民党就要一致对外嘛。 那么这样一些东西,这一代年轻孩子他们看了很多,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我比较系统的把这部现代历史的基本事实讲清楚,他们就恍然大悟。

所以我这个东西可以证明今天的学生绝对不低于过去的学生,他们的身上已经没有那种叫他感到痛苦的东西了;已经没有那种先天而被种进去的“痘花”了,他们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今天,共产党腐败比八九年还厉害,专制独裁统治更是有增无减,虽然沿海地区有些漂亮的高楼了,可是内陆的广大地区的贫穷化日渐加深,在这个情况下,为什么学生没有起来呢? 近年来 中国大陆发生农民暴动和学校的学生运动此起彼伏,只不过在中国大陆没有一张纸是人民的,没有一份杂志是民办的,没有一份文艺刊物是作家们自己办的,所以大家看不到。另外, 江泽民有一句话,要把一切的动乱的因素扼杀在摇篮里边。这跟希特勒讲的话是一样的,哪那里有一点动作,马上就会被消灭。比如,一九九七年,邓小平去世的时候,《世界日报》曾报导说, 有一个工人蔫头蔫脑的拽了一个花圈要到天安门广场去纪念邓小平,却被警察猛虎般地扑上去,把他按倒在地上,并被铐上手铐。 老百姓去纪念邓小平,你干嘛要把他拷起来呢? 因为他害怕,那一个花圈一放,后面就不知道是什么花圈了。还有个例子,北京大学一个女孩子被强奸杀死了,北大学生要去给她开个追悼会,闹了二个月就是不给开,一直闹到中央,为什么?就怕你追悼会开成反共会。

当统治者具有无边的法权,在全方位的进行防备和控制的时候,表面上看这一代的学生和学生运动似乎没有起来的可能了,但是,天网恢恢,虽然疏而不漏,确有疏的地方,有一天,在人心准备好了的时候;在时代精神已经形成的时候;在中国人民自己对中国共产党五十多年的复辟专制统治,已经有了总体的理念认识和感同身受的感情认识的时候,某一个突然的契机,就像胡耀邦的死,引发出“八九民主运动”一样,焉知道那个时候的学生,会不会比八九年的学生更自觉,更有水平,做的更漂亮,也许胜利就在等待着他们。 谢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