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如:弓福弃暗投明的选择(7)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由于弓福在第二部分的人生是跟随薛平大人在李行道与夫人的逼迫下学习以道义为重的从商之道的过程;也是在危机中、困境中渐渐思考人生价值树立起远大理想与抱负的过程,因此,当剧中三个主要人物的人生际遇与因缘关系被确定之后,剧情将继续沿着弓福未来下一步的人生走向往前推进,也就是说,弓福已学成武艺、长大成人为走向唐朝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他下一步注定要与夫人结识,与夫人结下恶缘,也要因此被送往唐朝。

为弓福这个走向的需要,阎长被义父托以重任,要从扬州前往新罗,设法见到许久不见的夫人,从她手中拿到武珍州市场店铺经营权。也就是说弓福很快要参加夫人护卫选拔要进入夫人商团成为护卫,是弓福未来走向的需要,阎长这时才在剧中被安排从扬州来到了新罗。并且阎长来新罗的动机剧中也有一个看似平常自然,其实很符合阎长性情的情节表现:他沉醉于赌场,也赢了钱也赢了一个美貌名妓小红,但对这美貌过人的名妓毫无兴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手下的随从奇怪从未见他碰过妓女。但是刚回到商团就听说有行首会议,李大人准备选派人去新罗开拓市场,他一下像清醒过来一样,拼了命的不顾失礼冲进会场要自告奋勇接下这个任务。这段剧情活灵活现的道出了阎一生中最关键的东西——能让他动心和兴奋、高兴的事唯有见到思慕已久的婷花小姐。去新罗开拓市场他并不感兴趣,只是能有机会见到夫人府上的婷花令他兴奋,他会毫不犹豫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他因此一生对别的女人毫无兴趣。婷花其实是他追求幸福人生的希望所在,也成了他活着的意义所在。

因此虽然是因为弓福人生走到了这一步才有了他被大人派去新罗的这件事情,但在阎长争取去新罗和树立个人权威的过程中,处处不忘对阎长这个人物性情的塑造。往往以短短的一段镜头和几句台词,就把符合人物本身的特征勾画得十分到位。阎长在树立个人权威时,在前往新罗前,为教训身边说话过于随便、拿他当未经世的黄毛小子来对待、不懂尊重他负责人的身份与地位的手下,毫不留情的让他们成为刀下鬼,唰唰两剑就要了两条人命。长年跟随其义父的张行首看了都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因为这作为与其义父实在太过相近。细心的观众一定能记起在弓福小时候那次攻打清海,李大人为管束手下,树立权威对犯了一点小错的手下,也是革杀无论,其做法简直是一模一样,杀人时又狠又快,没有半点怜惜与犹豫,理由是不杀不足以树立个人的威信,以管束手下听命。这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镜头为的是生动的表现造成阎长是非不分、善恶不知的成长环境与原因所在。绝不是随随便便的废笔。目的是与弓福的成长环境形成对比,将来我们会看到引导弓福的薛大人与李大人,截然相反的为他人着想、珍惜人命的为人风范。

那么阎长来到新罗后当然正好碰上了护卫选拔比赛,他知道这些年李大人为发展在唐的生意,疏远了夫人,以自己的地位夫人恐怕不愿见面,于是他借比赛在夫人面前展现自己高强的武艺并获得了第一名,达到了见夫人的目的。夫人得知是李大人派他来的,有些埋怨李大人不亲自前来,向阎长传达了见李大人的要求。剧中当然自然地会有阎长办完事后,急切地走到小姐所在的训练场所附近的镜头,用以表现他为见小姐来新罗的真正目的和用心所在,是对前边来新罗前赌场表现对名妓无兴趣,和积极争取新罗任务的表现的交待。见到小姐时,阎长简直象变了一个人,温和并充满喜悦之情,但只是在远远的站着,默默地遥望着小姐的一举一动,如此地向往,如此地渴求,来新罗前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变得无影无踪。

弓福自然在阎长取得第一名后,才来到比赛场所显然误了时辰。阎长认出弓福为他求情因此获得了机会,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夫人护卫摆脱了奴隶身份,也因为阎长与弓福在清海教授完剑术后得以第一次重逢,其喜悦之情是真实的,阎长从内心真的当弓福是自己的好朋友,唯一的一个很珍惜的朋友。剧中这些镜头已经把阎长生命深处渴望与珍惜的两样东西都有了交待。但他以为自己的身份可以永远隐瞒下去,可以永远拥有这份情意。这时的弓福由于不知他的身份,多年不见也是充满兴奋与感激之情,唯独不解的是阎长不让弓福在他人面前公开与他认识的关系,最好装作不认识。

弓福其实是在被从放牧场押送别处,与郑年一起被充军的途中逃跑出来的,因此耽误了比赛时辰,如果没有阎长的相救,他的逃跑定然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因此弓福的这一难是阎长给化解的。这正是阎长来新罗的根本原因。弓福进入了夫人商团当护卫,不管原先何种身份,犯了何罪,夫人都可以设法将护卫的身份变为平民,可以说在这一点上弓福欠了夫人很大的人情。当后来发现自己所投的主人干的是伤天害理的勾当后,弓福弃暗投明的决心才下得如此艰难。也才因此被夫人视为眼中盯,一生结下难分难解的恶缘。

弓福与夫人的这段缘分并非偶然,弓福原本以为自己与郑年终于摆脱奴隶身份,可以过上像人一样的日子了,不料他与郑年成为护卫后干的第一件事,也就是第一个任务就是扮盗贼抢官府要运往皇都贡给朝廷的米,把护送米的军队打得惨败,米也抢劫一空。夫人为的是打击武珍州都督对自己不法生意的监控。

而且弓福发现了阎长随主人与夫人谈秘密交易,举动很不寻常,并且也参与了抢米的行动,感到非常郁闷。他心里十分矛盾,自己逃出放牧场目的是找海盗报仇,但是夫人让他做的事与海盗的行径没有什么不同,让他成为只顾吃喝嫖赌、助纣为虐的爪牙和工具,因此内心感到非常烦闷,一方面欠了夫人为自己恢复平民身份的恩情,正打算尽心尽力报答她,但所作所为跟盗贼无异又非本愿,让他左右为难。这可以说是弓福在人生中苦恼,不知何去何从所遇到的第一次选择。正是在这分辨不清该如何做才是对的关键时候,婷花启悟了他。

婷花在夫人府上得以见到当年救自己一命的弓福,非常的高兴,当得知弓福郁闷的原因后,告诉弓福自己伺候夫人并非心甘情愿的,虽然外表上看似待自己如女儿一般,那是因为别人不了解夫人,自己有一天也会像其他女子一样被卖给达官贵人为妾。如果不是念及夫人的养育之恩,早就打算离开夫人了。婷花对夫人的见解与认识,使弓福一下明白了夫人真正的为人,自己离开夫人是正确的选择,虽然夫人有恩于自己,但绝不能因此成为她的爪牙毁掉自己的人生。弓福原本懂得善恶是非,在小姐的启悟下很快做出正确的选择,也注定此生将与夫人交恶。

弓福内心找到方向后,开始想办法要救婷花离开夫人。不料婷花被一即将掌握朝廷重权的高官看中,夫人因此吩咐婷花嫁给大人为妾,对婷花哥哥、家门的重振以及对夫人自己都有好处,希望婷花念及多年的养育不要违背她的意愿。婷花只能独自流泪,为的是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救她。唯一的亲人哥哥只知巴结夫人,更期待自己嫁为妾室可以为他仕途出力,让他重振家门。虽然明白弓福对自己的一片心意,但要对抗夫人,很可能让弓福再次冒生命的危险。婷花不忍心让刚刚获得自由身的弓福,再次因为自己失去眼前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于是拒绝弓福的好意,愿委屈自己走这条虽不情愿却认为不得不走的路。

就在成亲的当晚,阎长因得知这一消息蒙面扮刺客杀了娶妾的大人,救了婷花。弓福追赶刺客被刺客制服后又被刺客放了他,因此被夫人怀疑杀大人的正是弓福,否则刺客如何能不杀了他。尽管弓福强力辩解,但夫人透过下人了解了婷花与弓福小时候的关系后,非常愤怒,尽管疑点重重,夫人决定让弓福替自己背黑锅将他关入牢里,并斥责婷花再不许跟如此卑贱的人有任何来往,坏了她的大事,禁止婷花随便走动、将婷花软禁起来。

阎长将娶婷花的大人杀死后,既救了婷花也让夫人为收拾残局不得不与义父李行道合作,进行走私和贩卖奴隶。阎长在义父面前掩饰自己救婷花的根本目的非常的成功。夫人原本打算靠婷花为妾买通权贵,获得与唐朝的贸易权后避开李大人,独自做这笔贩卖新罗奴隶与走私才能做的生意,阎长暗中的刺杀行动使夫人暂时不能如愿还要想办法收拾残局,于是成全了李行道,夫人终于同意与李大人合作,提供新罗的奴隶给李大人,李大人则为夫人走私,提供大量的唐朝物品。

其实事情的发展都朝着弓福走向唐朝的方向发展推进。武珍州都督早就发现夫人作恶多端,一手遮天、上下勾结,是武珍州治理上的一大障碍,也是百姓们贫困流离的关键原因,于是下决心要治理夫人引起的这个多年的弊端,组织成了秘密军队以对抗夫人手下武艺高强的护卫,并对夫人进行秘密调查以掌握可以让夫人不得翻身的有力证据。也正为此才发生了前边提到的让弓福扮盗贼,抢新米的夫人计划的反击与报复。

弓福的师父,也就是隐居为奴、在放牧场教会弓福武艺的打铁铺队长郑武昌,在弓福逃跑前被都督秘密招到武珍州官府,任命他为秘密军队的首领调查夫人。正当夫人与李大人合作要进行非法的交易,都督命队长趁此机会当场抓住夫人走私交易的罪证,否则不仅制服不了夫人,反因上次夫人的抢米反击行动让都督因失职之罪要被处罚。

夫人有婷花哥哥在军队担当要职给她提供资讯,因此深知都督要对自己下手,派弓福将功赎罪,去刺杀秘密军队的首领,事成免弓福一死。弓福这才与队长相遇,得知在放牧场失去消息的队长还活着并且要揭发夫人的罪行,弓福决定帮助队长。于是瞒着夫人声称已将队长杀死,暗中等待队长行动抓捕夫人。弓福没法将自己认为的万无一失的打算告诉婷花,征得婷花愿意跟随自己,托付终生的决定后,队长行动的当天,他让婷花在自己预备好船只的渡口等著,事成之后带着她远走高飞。婷花一边为弓福这危险的举动担忧,一边暗中收拾东西来到了渡口,焦急的等候弓福的到来。此时的婷花下定了决心,即使跟弓福一辈子过着逃亡的生活,挨饥受饿,也要摆脱夫人的控制,离开夫人过正当人的生活。

由于婷花哥哥的报信,夫人发现了弓福与队长的计划,让心腹校卫在半路上设计抓捕了弓福与郑年。阎长在交易地点久等不见夫人派人过来,情知有变要回去,埋伏的队长只好下令将阎长一伙收服,不料阎长一伙武艺高强,不仅没制服他们,反被阎长一伙将秘密军队打得惨败,队长也不知下落。

弓福与郑年在失败后被夫人收入大牢,准备处死,婷花在渡口等了又等直到所雇的船走了,很久依然不见弓福人影,她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流着眼泪百般无奈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再度返回夫人府上。得知弓福失败被关在大牢准备处死,心如刀绞,对为了活命再度返回的自己感到羞愧无法原谅。她哀求校卫让她见弓福一面,告诉弓福:如果知道弓福会为她丧命,真不如当时就在渡口投水自尽。

小姐为了救弓福一命,流着眼泪跪在了夫人面前,求夫人无论如何饶他一命,尽管他得罪了夫人,但是个一辈子受苦受难的人。自己定将尽力伺候夫人、报答夫人。也会答应夫人从此将弓福忘记。小姐为了救弓福甘愿忍受夫人的摆布。

夫人刚开始听到婷花的哀求暴跳如雷,但为了彻底收服婷花成为自己的得力助手,饶了弓福一命但却将弓福与要贩卖的奴隶一起卖给了李大人。弓福便是以这种做梦也想不到的方式被带往李大人的船上,以奴隶的身份被运往唐朝的扬州,终于“来到了”小时候向往的唐朝。很显然弓福与夫人结下的这一段恶缘,是为了将一辈子不可能离开放牧场的弓福送往唐朝,并在将来的较量中成就弓福未来要走的人生道路,让人们看到在恶势力的逼迫中、困境中该如何走正自己的人生。(待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