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清:及时醒悟 远离绝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据《三湘都市报》、《华声在线》等媒体报导,6月5日,湖南省岳阳市环境保护局二级机构市环境监测中心总工程师、46岁的杨坪罗在留下一纸遗书后,从市环保局综合大楼13楼顶层的阳台上跳下当场身亡。

在市环境监测中心工作了近20年的杨坪罗,在遗书中写明导致他走上绝路的原因:“我一个办事员,领导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那些材料领导都过了目,认同了的,到现在却要我说清,百口难辨,硬是要我承担责任,我没办法!做的要死不讨好,想不通!我好累,做得好累,想休息了,算了!”这则新闻被国内很多网站转载。

杨坪罗死于“领导(党)怎么说我就怎么做”,“领导”如果让杨坪罗干的事都是合法的,杨坪罗也不会走上绝路,关键是领导让干的都是违法的,罪恶的累加也许超过生命的负重,此时杨坪罗想起中共的领导都是在危急时刻,把责任转嫁他人的人,致使杨坪罗深陷绝境、走投无路。

这让人不禁想起在15年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多少人违背良心,或者不明真相,被中共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做了替罪羔羊时,他们往往也走上了跟杨坪罗一样的绝路。

蔡哲夫与姜作勇二人于2000年11月同时被提升为丹东市委书记和丹东市长。2000年至2004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期,蔡哲夫和姜作勇二人为捞取政治资本,一上台就对法轮功大打出手。他们合谋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指挥整个丹东政法系统,大批绑架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抢劫、关押、劳教、判刑、抓进洗脑班、罚款勒索、没收财产、开除工作、取消升学资格。许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疯,失去工作、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

“蔡哲夫于2014年3月29日意外去世。”这是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的说法。据知情者透露,蔡哲夫是被中共“双规”时,跳楼自杀的。也有的说蔡哲夫因知道江泽民流氓集团的事情太多,被自杀的。姜作勇则遭恶报患胰腺癌,死于沈阳。

2014年6月5日,大陆多家媒体报导山东潍坊常务副市长、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陈白峰自缢死亡。

2014 年5月,吉林省大安市退休教育局长陈良得癌症后不堪病痛,生不如死,从七楼跳楼自杀身亡。陈良的儿子陈亚民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沙乃意,本来已被停职,陈良拉关系,用钱买通有关人员,数月之后此事不了了之。陈亚民又重回原职继续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累累罪行。陈良的自杀正是他养而不教、纵子行凶、助子为恶的结果。

2013年,从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后,18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还有12名政法高官自杀,虽然罪名各异,但绝大多数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沦为江泽民的帮凶。

中共是吃人的恶魔,它不但利用历次政治运动残害致死约八千万中国人,就是追随他的人,它一样吞噬。最典型的是“文革”结束后畏罪自杀的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他在文革期间追随中共当局,以执行公务的名义,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如吴晗和孙维世就是死在他的手下。文革结束,1977年1月27日,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长接受审查。趾高气扬的刘传新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现出了政治赌棍满盘皆输后的原形。他在接受审查期间,精神几乎崩溃。5月18日,当他接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二天要召开“批判刘传新大会”的通知时,脸色苍白,一言不发。19日上午,刘传新自杀了。

《九评共产党》里有这样一句话,“谁在什么问题上相信中共,谁就会在什么问题上送掉小命”。至今还在参与迫害的,你们看一看自己是不是在步那些遭恶报者的后尘?请快及时醒悟, 远离绝境。

——转自《明慧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