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惊曝“圈养”供体 为“活摘”试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7月27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7月26日,中共媒体报导了南昌市一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的一审判决,其中涉及“圈养”供体,引发外界高度关注。多年来,江泽民、周永康等利用手中掌控的公检政法系统、军队和医院,活摘死刑犯,乃至法轮功修炼者、异议人士、反抗中共暴政的维族人、藏人等群体的器官,牟取暴利。尽管中共当局长期矢口否认,甚至把“活摘”列为敏感词而严密封杀,但他们的罪行已逐渐在国际社会曝光。有舆论指其混淆视听,以个别犯罪集团的个案来掩盖中共当局系统的罪恶;也有舆论称,这可能是为下一步抛出江系更多“活摘”罪行试水。

中共喉舌罕见报导非法活摘贩卖器官案

7月26日,中共喉舌《新华网》报导,南昌市青山湖区法院日前对南昌市一起特大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作出一审判决,12名被告人分别获有期徒刑2年至9年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至10万元。

据报导,2011年10月至2012年2月期间,以陈某为首的团伙先后组织成员在广西兴安县,江西南昌市、景德镇市三地从事非法肾移植活动。期间,招募和 “圈养”供体近40人,先后对23名供体进行了肾脏摘除手术。团伙成员通过组织出卖人体器官非法获利达154.8万元,其中陈某一人的犯罪所得就达到 43.5万元。

据了解,今年5月13日另一起案件在武汉江夏区法院开庭审理。当时检方指控,一个由12人组成的团伙先后6次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非法获利近百万元。庭审中有11人当庭认罪。

据陆媒《荆楚网》报导,这起案件的立案调查始于该报记者的蹲点暗访与举报。

据称,2013年7月底,《荆楚报》接到读者报料称,在武汉江夏区一栋乡郊别墅中隐藏着一个贩肾团伙,已进行多台非法肾脏移植手术。于是,该报记者蹲点暗访,弄清了贩肾团伙的组织结构,找到了黑手术室的地点,并在附近设置观察哨,24小时盯梢监控,同时向警方报案,才端掉这个犯罪窝点。随后,该报重磅推出相关的一系列报导,引起外界广泛关注。

这次《新华网》的相关报导发表后,央视新闻的官方微博也报导了相关消息。中共喉舌媒体突然公开报导一向视为禁忌的“活摘”器官移植的消息,这种反常的表现引起外界高度关注。

有舆论分析称,这是中共当局在强大的国际社会的质疑与谴责的舆论压力下,试图混淆视听,欲以个别私人组织的活摘贩卖器官的犯罪事实,来掩盖此前多年来中共政法委勾结军方以及医院犯下的系统活摘死囚和政治犯人体器官做移植牟暴利的滔天罪恶。

但也有网民分析称,考虑到当前中共高层内斗已达到“你死我活”的程度,作为喉舌的新华网与央视不同程度地公开触碰这个超敏感话题,也不排除有警告政治敌手不惜“鱼死网破”的意思;或是为曝光更多的活摘器官黑幕做的一次“试水”。若果真如此,不久或会有更多黑幕逐渐被公开。

公安高层家属:中共活摘器官确有其事

2013 年9月6日,海外中文媒体《明慧网》报导说,尽管多年来陆续有证人出面证实中共当局系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贩卖的惊人事件,却仍有不少人觉得太过残忍而难以置信。2013年8月27日,知情人鲍光(化名)公布了薄熙来零六年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录音后,近日,澳洲布里斯本又有一名中共公安高层的家属向法轮功学员表示,中共活摘器官的暴行确实存在

据报导,8月30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在布里斯本市中心中领馆前举行活动,向当地民众讲述中国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一位路经此地的大陆留学生告诉学员,“薄熙来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是真的。我们家是公安高层的,知道这个情况。”

在与学员交谈后,这名留学生决定以化名退出以前在国内加入过的共青团。

此外,从中国来澳不久的法轮功学员安妮(Annie)也表示,她被中共非法关押期间,曾经多次遭强行抽血和体检,也曾经有人警告她:要不是她还有家人不修炼法轮功,会来询问情况,不然早就将他们全家都拉到大西北去了。后来安妮才得知,许多当年全家都修炼和不愿报姓名怕连累家人的法轮功学员都离奇失踪,疑似被 关押在大西北的活摘器官集中营里迫害。

2013年4月30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播出了题为“在中国的活摘器官(Organ harvesting in China)”的语音报导,揭露了中共政法系统中未经死刑犯同意的情况下摘取他们的器官的罪恶。

该报导表示,中共当局在未经死刑犯同意的情况下摘取他们的器官是常见的做法。一名中国的高级官员在几年前就承认了这一点。黄洁夫医生现在成为了一项运动的“焦点”。

据报导,黄洁夫是1987年在悉尼大学作为外科医生接受的器官移植技术训练,之后他回到中国成为中共高级官员,在那段时间他监督了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该系统基本上依靠从死刑犯处获取器官,用他自己的话说,90%到95%的器官来自那一来源。

《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一书的作者大卫•乔高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我做了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间,器官移植数量是41500例,这个数字只能用被活摘的器官来自法轮功才能解释。其他也有人说截至2008年的10年间有65000例。人们忘记一个事实,这些都是无辜的人。”

大卫•乔高谈到黄洁夫在这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时揭露说:“2005年9月,他去做肝脏移植的尝试试验,他做了那个手术,不仅如此,他还叫了另外两个备用肝脏,他打了两个电话给两个地方,要了两个肝脏,这 意思很清楚,有两个人因此被杀了,他们的器官在等著备用,不是一个,而是两个!而这个人是悉尼大学荣誉教授。”

主持人问:“他已承认,去年他也说了,中国未来3到5年内就会停止这种做法。你相信他吗?”

大卫•乔高回答说:“他们这样做已经13年了,数万人被杀害,当然他会这样说。但是这个生意是如此有利可图,一个人值50万英镑,象黄洁夫这样的医生,自己也赚得钵盆碗满。”

大卫•桥高还披露说:“我知道有一个医生,摘了2000个法轮功修炼者的眼角膜,赚了数十万美元,你能够相信吗,他竟然曾来到了加拿大。我们对这些在发生的犯罪毫无疑问。黄洁夫医生这种反人类的做法,应该受到国际法庭的审判。”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