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8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29日讯】【中国禁闻】7月28日完整版

提要
北大报告:1%家庭拥有全国1/3财富
大老虎威胁收手 习近平雷霆回应
中国退休金问题多多 老失所养
李登辉:两岸关系是“大鱼吃小鱼”

“中华民国”前总统李登辉日前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专访,他谈到两岸关系、“马习会”、南海争议等问题。

《BBC》28号刊登的报导说,李登辉认为,中国大陆和台湾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再是“国与国之间的特殊关系”,而是“大鱼吃小鱼”的关系。

李登辉认为,自两岸签订了“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经贸”、“货贸”协议后,台湾在经济贸易上出现了过度依赖中国大陆的风险。

李登辉对此表示担心。他说,经贸上过度依赖中国大陆,造成了目前台湾贫富差距加大,和社会混乱。

对于台湾方面正在努力促成的在亚太经合会议期间的“马习会”,李登辉表示,没有任何必要。

7访民自杀遭刑拘 官员仅被轻罚

最近,江苏7名访民在北京《中国青年报》社门前集体自杀事件,引社会关注,在舆论压力下,中共当局7月28号公布,对涉事的县委书记、副县长等14名官员进行处分,但自杀的7名访民则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事拘留。

消息经大陆媒体报导后,引起民间的强烈反弹,很多人对当局轻罚官员,重惩百姓表示不满,有人质疑说“百姓舍命抗争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压榨农民的昏官仅受不痛不痒的记过?天太黑了,天理何在!”

融资诈骗十几亿 千人跪求讨公道

7月28号,河北邯郸武安市近千名被融资诈骗的受害者,走上街头游行示威,要求当地政府为他们做主讨回保命钱。

据《中国茉莉花革命》网站报导,游行人群打出“银信还我保命钱”及“父母官替百姓做主”等横幅,到达武安市政府后,很多人还跪在地上痛哭,乞求政府为他们讨回公道。

报导说,河北“银信集团”通过融资手段,诈骗邯郸、邢台、石家庄等地近万人,诈骗金额达十几亿。

编辑/ 周玉林

北大报告:1%家庭拥全国 1/3 财富

“北京大学”日前发布了一个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顶端1%的家庭拥有全中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富,而底层四分之一的家庭,仅拥有全国1%的财富。分析指出,中国贫富两极分化,社会阶层的对立与动荡将越演越烈,中国的经济已濒临崩溃。

7月25号,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报告指出,中国贫富两极分化已十分严重。

其中显示,2012年中国顶端1%的家庭,拥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而底层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中国家庭净财产“基尼系数”已达0.73。

“基尼系数”是居民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数值在0到1之间,越高显示公平程度越低。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我看了这个报告,我觉得这个核心就是中国社会在加剧分化,穷人更穷,富人更有钱。它说了一些中共从来没有说过的大实话,这种实话是用数据把它表现出来的。”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25%的老百姓加在一起,却占有了全中国的财富的1%,就证明了中国有更多贫困的人,他们生活在贫困线之下,这些人不单是没有温饱、没有人权、没有被尊重的权利、同时这些人也是中国在所谓改革开放以来,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贡献了所有的一切,但是他们得到的只是苟延残喘。”

这个报告还显示,有家庭成员在体制内工作的家庭财产水平,明显高于在体制外工作的家庭,而在体制内工作的家庭财产的增长幅度,也明显高于体制外家庭。

张健:“这样一个政府执政,它不按宪法办事、它不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中国的经济必然就走入到今天这样一个模式当中,越来越多的权贵形成了利益集团,他们掌控了所有国家资源、掌控了人民的言论与生杀大权,而且他们不单纯是将今天的中国经济搞垮了,我们未来的,比如说空气、土地、所有的矿产,这些资源也会被中国的特权们瓜分干净、摧毁干净。”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巩胜利指出,中国贫富两极分化很容易引起社会阶层对立,从而导致社会动荡。

巩胜利:“在这个报告下,我做了一个数据的统计和分析,中国目前,他说的占1%的家庭,在中国可能有5千万到8千万人,而中国最贫穷的那些人大概有5亿,这两个数字一对比,你就知道,它的矛盾以及激化点和冲突点。”

时事评论员龚平在博文中指出,中国最顶端家庭往往拥有巨大的隐形财富,如何估计他们的真实财富,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他认为,“北大”的数据存在严重低估的倾向。

今年4月,美国“密西根大学”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从1980年到2010年间,中国的“基尼系数”几乎扩大了一倍,中国的贫富悬殊水平已跃升全球第一位。

张健:“政治体制改革死亡的时候,中国几千年奠基下来的文化和中国所有的财富都会被中共的特权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经济、政治和百姓的生活、民生是密不可分的。有这样的体制,就会出现现在的情况,这是非常正常的,而且这种情况将持续蔓延不断恶化,直到中共倒台的那一天为止。”

草根经济博主王海滨也对《自由亚洲电台》指出,中国的分配不公归根到底还是体制问题,在这个体制下,贫富差距只会进一步扩大,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走向尽头。

采访/朱智善 编辑/陈洁 后制/李勇

经济规模缩 1/3 官方数据被疑造假

中国经济增长数据一直以来备受外界质疑。日前,美国一家顾问机构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从中国经济“实际数据的波动”和“实际增速”等方面揭示出,中国经济规模与中共官方披露的数据存在着巨大差异。来看报导。

纽约顾问机构“美国世界大型企业联合会”(Conference Board)最近发表报告,经济学教授伍晓鹰在报告中表示,中国经济规模比中共官方公开的数据小36%。伍晓鹰指出,通过考察长期以来的变化,他们得出的新结论表明,实际数据的波动比官方测算为大,实际增速也低于官方数据。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也在去年底发表新书《赤龙的钱囊》,其中指出﹕中国经济的数字和所谓的繁荣,实质上是中共一手制造出来的。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中国经济学家伍晓鹰,他认为中国经济规模比官方数据小1/3。基本上,这个数据很有意思,实际上我们也看出来,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不管是中国,还是中国之外都开始敢于站出来、开始讲出真相。这些独立的经济学家的共识,就是中国经济数据是有问题的、有偏差的,甚至是人为的造假的。”

根据伍晓鹰测算,中国从1978年实行所谓的市场改革,一直到2012年的34年间,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均增速为7.2%,比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9.8%低2.6个百分点,差距显著。而之前在1952到1977年的25年间中,中国GDP增速与官方公布的4.3%却大致相符。

谢田:“78年以后,是中共开始把GDP作为衡量地方官员政绩的一个标准的开始。我们知道,共产党政权从上到下,都是以谎言和暴力起家,它这些谎言和撒谎、欺骗也体现在经济数据上,肯定就是虚报,在这一点上,跟伍晓鹰是有些吻合的。”

伍晓鹰在报告中解释,他测算的数据和中共国家统计局数据之间存在差异的原因,一是中共政府低报了通胀数据,导致GDP规模被夸大。此外,工业产值和价格水平被高估。另外,政府也“掩饰”了经济衰退的情况。

显然,受到这些数据困惑的,不仅仅是中国经济学家。

世界银行(World Bank)4月30号,发布国际比较计划(ICP),内容指出﹕正处于全球最大经济体地位的美国,今年的经济规模GDP总量很可能落在中国之后。消息引起国际哗然。

美国《纽约时报》5月4号,引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说,按不考虑通货膨胀名义价值计算,美国2012年的GDP为16万2000亿美元,而中国才8万2000亿美元,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规模还不到美国的一半。

之后,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也在《美国之音》撰文指出,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用来测算一国经济规模的GDP数据,都是由那一国的相关部门提供,在中国,就是中共国家统计局。

何清涟表示,“世界银行”的结论都是中共统计数据造假惹出来的“祸”。

国际“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采用水泥和钢产量、耗电量等作为指标,算出中国2011年和2012年GDP增速分别是7.2%和5.5%﹔而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分别是9.3%和7.8%。

伍晓鹰测算出的数据则更低,2011年和2012年,中国GDP增速分别为6.3%和4.1%。

伍晓鹰在报告中还表示,经济学界仍然苦于无法知道中共国家统计局核算GDP的方法。

就连现任中共总理的李克强,在2007年出任辽宁省委书记时,在接待美国驻华大使的时候他曾表示,他不相信辽宁的GDP数据,而是用全省铁路货运量、用电量和银行已放贷款量三个指标,来追踪辽宁的经济动向。

谢田:“中国政府实质上从来没有把它的经济数据、计算数据的真实算法告诉人们,人们往往忽略了中共政治上造假这样一个主观的意图在里边,他们只是从纯粹的经济数据、从理论上去推测。”

谢田指出,如果考虑到中共数据造假的因素、和通货膨胀的因素,以及中共操控人民币汇率等因素,中国经济很可能并不是世界第二大。谢田说,研究者如果离开了中共的“政治”这样一个大背景,就很难真正理解﹕中国的经济最终发生了什么问题。

采访编辑/易如 后制/陈建铭

大老虎威胁收手 习近平雷霆回应

在北京当局接连抛出徐才厚,苏荣等“大老虎”的同时,中共高层有人要求中共领导人习近平见好就收,甚至威胁“走着瞧”。然而, 6月26号的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回应“谁怕谁”并说“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外界分析,恐怕有更多的“大老虎”即将落马。

香港《明报》引述北京的消息报导说,习近平在6月26号政治局会议上,就反腐问题讲了3点:第一点,他针对党内有人说﹕十八大后当局抓了30多个副部以上干部,差不多了,可以收手了,习近平回应,“这是一种错误认识,反腐不设名额,有多少抓多少”。

第二点,他针对有人威胁要“走着瞧”,习近平表示,“我要正告他们,谁怕谁!当年朱镕基说要准备100口棺材,99口给腐败份子,最后一口留给自己……今天我们也要有这样的勇气”。第三点,他说,中央对各地反腐,不要因为领导人过去工作过的地方而不同,对这些地方的反腐要与其它地方一视同仁。

《明报》还报导,习近平这一讲话,除向中纪委传达外,中央各巡视组以及各地方纪委,也已专门召开会议传达习近平的讲话。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对《新唐人》表示,“习近平的6.26讲话是真的”。

原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他现在是决心要跟权贵集团彻底决裂,跟这个贪腐集团彻底决裂,绝不维护他们,绝不代表他们,因为这个事情,他不解决这个问题,他的新政也推不开。不然的话,这个贪腐集团处处捣乱,政令出现贯穿不下去或者走样,跟他不一条心,这些人。”

美国中文媒体《看中国》六月末引述来自北京的消息报导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的头号心腹亲信江派军师—-曾庆红,因暗杀习近平未遂目前已遭软禁。辛子陵表示,“曾庆红被软禁是确实的,最近都不见他露面了。”

江泽民的羽翼纷纷被翦除。江泽民自己重病在床。辛子陵说,“如果他仍然不合作不放手,还接着对抗,恐怕自身难保。”

辛子陵:“因为这事情,他(江泽民)的问题不解决,老实讲,你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都解决不了,他在挡着,你怎么解决啊?因为习近平对六四的态度很明显,今年六四前夕,上北京大学,跟那个汤一介教授手拉手照相,都报导了。汤一介就是坚决支持学生运动的,这个姿态很明显。”

辛子陵认为,习近平也不赞成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

辛子陵:“他就是不继承这个迫害法轮功的政策,所以(江泽民)才对他不放心,所以他叫薄熙来上。当然现在他公开的不好讲什么。因为这个事情没有道理。法轮功他一个人民健身的组织,人家又没有危害国家的活动。”

辛子陵表示,“江泽民最后会死在法轮功问题上”。

7月27日,有北京网友在新浪微博发帖说,“中国最特殊也是最高等级的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楼顶上提字的‘江泽民’三个字,被拆除了。”但是这个帖子很快被删除。

辛子陵对《新唐人》表示,他在几个月前坐车经过301医院大门的时候,就发现“解放军总医院”连同“江泽民”三个字的牌子已经不见了。

自江泽民的军中最爱、中共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马后,中共官场震荡持续加剧。近期,江泽民的另一军中心腹、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被抓,而福建与江泽民的老巢—-上海官场已被针对。

中共中纪委今年的第二轮巡视最近已经启动。巡视对像之一的上海,从陆地到空中目前充满紧张气氛。而就在中纪委巡视组巡视上海前夕,上海纪检系统大洗牌。

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第二轮巡视前喊话说,要“保持高压态势”、“谁问题突出就巡视谁”。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舒灿

中国退休金问题多多 老失所养

中国由于中共实施“一胎化”的所谓“计划生育政策”,从1999年开始,中国社会快速进入了老龄化。2004年底,中国65岁以上的人口占总人口的 7.6%。2011年底,中国60岁老龄人口已达到1亿8500万,预计到2030年,全中国60岁以上的人口大约有3亿5000万。如何看待和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一起去听听民众和学者的想法。

在1949年之前,中国人几千年来都是采用家庭养老的模式。从1980年代开始,中共实行“一胎化”所谓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21世纪后,成年的独生子女必须一人扛起父母两人的养老问题。

原云南企业家朱承志:“困难应该是相当的大,农村的或者是城市里边没有养老收入的,没有退休金。再一个,人老了难免体弱多病,在目前医院已经不是救死扶伤的地方,医院就是抢钱的地方。你说:夫妻2个要来承担上有老、下有小,再碰上抢钱的医院,那他们怎么能够承担?”

与传统模式相对应的是社保基金模式。上周,大陆官方的审计署发表了2013年年度报告,曝光了“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的自营指数化投资组合,在过去几年中亏损70亿人民币。

目前中国大陆中共官员和公务员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等由政府负担,其他公民则需要每个月按工资收入的比例,缴纳“社保金”,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五险一金”。这些钱一般由地方政府管理。很多民众对中共的“社保基金”的黑箱管理非常不满,从往年的经验看,一旦发生亏空,老百姓必须自己承担,抗议、申诉都无法解决。

北京师范大学MBA导师段绍译:“这个是没法讨的。一方面这个养老金是被政府官员、有权力的人挪用到另外的地方去了,第二个方面就是它没有专门的投资机构,没有让这些养老金能够升值。管理得好的话,它这个基金是可以生钱的。它不但没有升值而且缩水。”

除了“社保基金”大陆当局近年来推出多个养老模式,大多引起民间反弹。如“以房养老”,就是拥有住房完整产权的老人,可将房屋抵押给保险公司,并按照约定条件定期领取养老金直到去世。但去世后房产的处置权归保险公司,而不是老人的子女。民间普遍的反应是:工作了一辈子,没人管养老,就够不讲理的了,还要把一生节衣缩食赚钱买的房子抢走,政府真是“吃人不吐骨头”!

大陆各城镇近年来还兴建了一些养老院。但高昂的价格,一般民众无法承受。

朱承志:“养老院普遍来说,收费都比较偏高,承担不了。比如我家老太太(母亲)都快100岁了,我3月份去成都,接谭作人,我不得以把老太太送到了养老院。虽说只是10来天,但对这个事情感触比较深。”

中共在1949年建政前,曾大力宣传所谓“共产主义”的“人间天堂”理论,其中包括“物质极大丰富”、“老有所养”等。事实上,大陆各历史阶段的老人们所经历的与共产理论完全相反。上世纪60年代“大饥荒”中,首当其冲被饿死的就是老人、小孩。现在所谓改革开放30年后,“老失所养”成为民间社会最大的忧虑之一。

段绍译:“政府承担,首先它要有这方面的财力,另外他们有这个动机。目前来讲这两样东西他们是不足的。说完全没这个财力,也不能这么说。这个国家反正是有钱,但是它把钱用到哪里?第二点,中国不是民选的政府,它给大家管好这个事,官员没有什么好处,所以他没有做好这个事的动力。”

据预测,到2030年全中国人口总数将达到大约15亿,60岁以上人口大约有3亿5000万,占总人口的1/4。如何解决中国的养老问题﹖《新唐人》评论员赵培表示,反腐、改革这些好听的名词不能养老,不能带来公平,只是中共党内利益分配的调正而已。想要公平待遇必须中共下台。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钟元

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今天的中国禁闻,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