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7月29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07月30日讯】【中国禁闻】7月29日完整版

提要
九省律师呼吁撤消周永康黑政策
中共党员张兰英声明﹕退党﹗ 绝不自杀
海陆空同期军演 专家分析潜在因素

周永康被立案调查 全球关注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落马的消息,在坊间盛传一年多之后,7月29号,终于得到证实。中共喉舌《新华社》和中共“中纪委”,当天下午先后宣布,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消息公布后,大陆民众拍手称快,网路上一片欢呼声,短短一个小时,仅《新浪网》的报导后面,就有近8万网民跟贴高呼“大快人心”。

海外各主流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

英国《路透社》说,周永康是中共过去10年来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他的落马,有可能成为中共至今为止最大的贪污丑闻。

报导说,在下令对周永康调查时,习近平打破了不追查已经离任的政治局常委的惯例。

美国《纽约时报》预测,对周永康的指控很可能将集中在他家族成员的财富问题。

《法新社》认为,周永康案宣布之前,中共应该在派系林立的内部进行了广泛的协商,但还是很可能在党内造成冲击。

台湾《中央社》则援引学者的话说,周永康立案审查后,应关注后续是否有司法公开审判。

周永康后 下一个“大老虎”是谁?

周永康案公布后,中共喉舌《人民网》紧接着刊发署名评论文章《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内容被外界认为,是在释放中共继续打击周永康背后更大老虎的信号。

大陆网友纷纷留言表示,期待“传说中的虎王”被打的消息。

英国《卫报》也预测,中共可能会“抓获更大的老虎,更显赫的家族”。

美国时事评论员章天亮则在周永康案公布后撰文分析说,周永康案迟迟不能公布,是因为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与前党魁江泽民的力保和搅局,因为周永康是江、曾的最后一道屏障。

章天亮预测,周案公布,江、曾的最后防线崩溃,习近平阵营将开始战略反攻,“打虎运动”触及到曾和江的时间,可能不会像周案那样迁延日久。

编辑/周玉林

周永康黑政策 九省律师吁撤消

日前,中国九个省份的17名律师,要求司法部撤销违法的“律师年度考核”,和行政备案,有律师表示,这些是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在位时制定的反法制,反民主的“黑政策”,而目前司法部仍然保留这一遗毒,律师呼吁,如果要建立一个真正的法制社会,必须铲除这一“黑堡垒”。

7月28号,北京维权律师程海发博文说,全中国九个省的17位律师,复议司法部要求撤销违法的律师年度考核和行政备案,7月22号,申请书已邮寄送达司法部,但直到目前仍没有得到回应。他表示,如司法部不给予支持,将诉讼或申请国务院裁决。

大陆维权律师冉彤、程海、王全璋、王宇、蔡瑛等17人,在送达司法部的行政复议申请书上请求:撤销律师执业证上印制的律师年度考核备案页,或确认违法。

还要求撤销律师执业证尾页印制的“并应当加盖律师年度考核备案专用章”字样,或确认违法等。

四川律师冉彤表示,今年以来,他们一批律师,先后向司法部递交了信息公开申请复议书,要求司法部取消没有法律依据的,对律师们构成严重行政侵权的违法年检和备案。

而所有试图用法律主持公义的维权律师,今年以来,都成了当局严厉打击的对像,今年的律师年检中,很多律师因办理一些当局认为敏感的案件没有通过年度考核,其中包括:程海、蔡瑛、谢阳、张传力、兰志学、董前勇等律师。

四川律师冉彤:“这本来就是周永康政法委书记想篡党夺权,制定了一系列的黑政策,对律师的打压违法反动政策,司法部就是一个积极的贯彻走狗,这完全是反法制,反民主的那一套。”

冉彤表示,现在当局已处理了周永康,并取消了大量的审批管制,如果想建立一个法制社会,必须彻底铲除周永康遗留的这一“黑堡垒”。

北京维权律师程海表示,律师年度考核和备案,是对律师的侮辱和歧视,是当局专门用来打压那些敢于主持正义,依法办案律师的违法“黑政策”。

北京维权律师程海:“另外一个,就是它借机收费,帮助律师协会收费,收很高的费用,一年一个人要2000块钱,整个律师所收1万多到1万5,然后全国的律师协会收费达到7个亿。”

中国律师年检一直被舆论抨击存在严重贪腐。据报导,2011年广东深圳有424家律师事务所,7398名律师,仅深圳一地,每年收费就高达1928万元。而这些费用的开支情况从来没有公开过。

湖南律师蔡瑛表示,这就形成了很多权力的寻租和腐败,同时也成为有关部门,敢于打压依法办案律师的一种手段。

蔡瑛律师因代理“双规案”、“建三江刑拘四律师案”以及“谢阳律师起诉湖南省司法厅案”等,年检被卡,还殃及全所,他所在的“湘军律师所”,直到现在还没有通过年检,律所工作和律师业务受到了影响。

湖南律师蔡瑛:“我认为不给我们搞年检的话,是对我的一种打击报复,律师事务所不搞年检的话,是通过律师事务所施加压力,来使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对我个人,形成一些感情方面的压力和根子方面的压力,是迫使我离开事务所。”

据了解,目前有律师责怪蔡瑛不该代理一些当局不喜欢的案件,甚至还有律师要求蔡瑛退出律师事务所。

蔡瑛表示,目前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很被动,他去“维权”的话,怕律所再次遭到“律协”和司法部打压,而他不去“维权”,就不能撤销违法的律师年度考核和行政备案等制度,所以他们都很纠结。

采访编辑/李韵 后制/陈建铭

涉徐才厚 铁路大亨成阶下囚 洗钱?

7月29号,中共官方首次正式发布:对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立案审查。而日前,大陆媒体深度报导,有中国“铁路大亨”之称的民营企业家王春成,涉入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一案。也有消息指称,王春成曾向周永康、徐才厚输送巨额黑金。有评论认为,徐才厚和周永康培植小人物,是因为洗起钱来比较可靠。

7月27号,大陆《财经》杂志披露,前中国人大代表,辽宁“春成工贸集团”董事长王春成,涉嫌卷入徐才厚案,今年4月已被军事检察机关带走调查。

报导说,多年前王春成儿子一行数人,在酒吧斗殴中将当地一位市民打死,后来通过关系结识了徐才厚,王春成儿子因而逍遥法外。之后,王春成与徐才厚的妻子不仅有商业合作关系,王春成还向徐家赠送位于海南的房产;而王春成在北京的私家车挂有“军牌”,连司机也是武警出身。

王春成结识徐才厚之后,时任“国家电力发展”公司证券投资部经理的刘曙光,进驻王春成的公司,在王春成控制的“国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王春成4月出事后,刘曙光成为了集团公司的代理董事长。

香港《东方日报》还报导,王春成曾向徐才厚和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输送巨额黑金,因此获得周、徐等高官的保护伞。

现年51岁的王春成,原本是下岗职工,10年前靠煤炭生意和经营煤矿起家,2004年前后,开始涉足铁路建设、和发电供热、电子零件及房地产等项目,因为投资颇具战略意义的中、蒙边境铁路,而获得政治资本,于2008年成为人大代表。

今年4月24号,王春城与早前落马的一些官员一道被取消人大代表资格。

在出事前,王春成正在规划修建一条从俄罗斯、蒙古、到辽宁锦州,连接亚欧大陆的铁路链。

《财经》杂志评论说,代表中国出面与俄、蒙方面接洽完成这项战略的主体,既不是中国铁路总公司,也不是央企巨头,而是这家名气并不很大的民营企业。而这家企业的董事长王春成,十年前还仅仅是一个煤老板,短短几年的时间,他在政界的影响力与账面财富呈几何级数增长,而带给他这一切的,恰恰是修建铁路。

大陆经济学者邓先生:“拿到那么多的机会,肯定有人幕后有交换,有利益的,他是作为一个污点证人,如果要是从官员们下手,最后都是落到企业那里,不管是国企、央企、民企。”

在早前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原副书记蔚小平、和内蒙古原副主席刘卓志两起贪腐案中,王春成分别行贿蔚小平60万美元、刘卓志18万美元,但当时王春成没能受到法律和中共纪律的惩处,一直以人大代表的身份公开活动。

《财经》报导:3月15号,中共中央决定对“一军中大老虎”涉嫌违纪问题,进行组织调查。经审查,其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

这里不点名指出的“军中大老虎”,一般认为就是暗示徐才厚。而徐被查后,报导说,王春成预感不妙,曾在4月间从沈阳桃仙机场飞往日本,不过,随后他又从日本回国,结果在机场被抓。

《财经》杂志描述,王春成在跨国铁路项目的一、二、三期工程后,没有被巨额铁路融资击垮,却被朝夕倾覆的高端军政界人脉拉下水。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这肯定是帮他(徐才厚等)洗钱,他觉得可靠,体制不变,人人都贪,不腐败也由不得他。”

三年前,王春成在内蒙古锡盟为抢夺矿产资源,旗下司机开车故意辗死抗议的牧民,引发当地学生和民众持续多日上街示威抗议,王春成买通官员调动武警进城镇压,事件引发全球关注。

采访编辑/刘惠 后制/葛雷

中共党员张兰英:退党﹗绝不自杀

天津的一名党员,日前成为了中国大陆地区面对镜头“公开退党”的第一人。为了防止当局的打击报复,她再次声明:自己绝不自杀,如有不测“必是嫁祸”。是怎样的经历,让她抛弃了中共的组织?下面来看天津张兰英的故事。

天津的张兰英,原是“中国建设银行天津分行红桥支行”的一名中层干部。2009年,她的私有住宅被划入南开区政府所谓的“土地整理项目”,而被迫拆迁。

2010年8月11号,受命于天津南开区政府的强拆队,撬开了张兰英家的锁,把她的私有财产洗劫一空。前一天还是好端端的家,不仅装修被毁、两个大衣柜被撬、连门窗也全部被拆下,张兰英被迫无家可归。

但当时,张兰英并没有签下拆迁协议,也没有得到经济补偿,更没有被周转安置。

不过,那一天还只是个开始,在之后5年多的维权过程中,张兰英目睹和经历了更多的黑暗。

天津访民张兰英:“我因为遭到强拆,被非法拘禁、被关黑监狱,绝食割腕抗争,险些丢掉了性命,历时这么长的时间,没有人管,没有人问,我建设银行的那个组织,在我最饥寒交迫的时候,没有向我伸出任何的援助之手,反而在我的伤口撒盐,我被逼离婚。目前,我和我的父母仍然在天津南开区政府黑监狱——时代宾馆103室,已经被囚两年多的时间,丝毫没有得到任何改变。”

张兰英原是一名中共党员。今年6月30号,她向中共中央组织部和天津有关部门递交了“退党申请书”。目前回复时间已过,但张兰英没有收到相关部门的答复。

张兰英:“因为在历经5年多被迫害的这个过程当中,遭受了一系列的迫害,迫害我的这些人都曾经像我一样,高举右手,在党旗下宣誓,但是这些大于党及高于国法的行为,也正是这些各级党政官员一手制造出来的,我将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但是直到7月17日,我都没有收到一个正规的文字回复,于是我郑重声明:张兰英从7月17日退出中国共产党。”

时事评论员邢天行:“其实老百姓对中共的认识,包括自觉的去退出中共,实际上都是看到中共的黑暗,他绝望之下,再也不被它欺骗了。”

张兰英在互联网上公开发表她的退党声明,包括视频和文字等方式,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张兰英成为中国大陆地区面对镜头“公开退党”的第一人。

邢天行:“退党肯定是跟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号召全球退党是有关系的,因为中国现在大街小巷退党的传单很多。那么老百姓他不一定是真正上来(网站)退党,但是他都知道信息,他们对中共的认识,他们也是通过这种方式(退党)来反抗。”

为防止当局随后的打击报复和迫害,26号,张兰英再度发表声明《我绝不自杀!》。

邢天行:“至少一点,他对中共这种幻想没有了。然后,对中共原来那种恐惧……以前退党私下可以退,他想公开,至少他就是向公众去表白他不怕中共,他就是公开的决裂,他认透它了,它就是恶的,我就是不再跟你在一起了,唾弃你。这样一个老百姓,其实是中国老百姓的一个代表。”

张兰英在声明中说﹕将来无论遭遇疾病、政治迫害、生活艰辛等各种情况,绝不自杀、自残,如有不测“必是嫁祸”,比如:车祸、溺水、精神病等等,如有出现失踪和其他意外,除逼我退党的贪官污吏外,别无他仇!

采访/陈汉 编辑/周平 后制/李勇

海陆空同期军演 专家析隐因

近期,中共的海军、陆军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而同期进行的空军军演,更是由于航空管制,给多个机场造成大面积航班延误,造成民间不满。当局在同一时期,进行海、陆、空三军军演,管制水域和空域,背后的意图引发国际关注和民间猜测。

辽宁海事局网站发布的航行警告显示,中共海军从7月25号下午4点,到8月1号下午4点,连续8天在渤海、黄海“执行军事任务”。而中国海事局网站也说,东海相关水域从7月29号到8月2号,每天0点到18点,也将举行“实际使用武器训练”。

而陆军方面,也同时举行着多个军演。陆军从7月15号起,持续三个月,连续举行十场跨区实兵实弹的演练。这和从5月底到7月28号,在内蒙古草原深处进行的“跨越-2014.朱日和”军演,在时间上有所重合。另外,中共国防部发声明表示,在23号进行了一次“陆基反导技术试验”。

除了海、陆军演,近期引发更大争议的,是中共空军的军演。由于空军军演实施的航空管制,从7月20号到8月15号,华东和华中12个机场,将有为期26天的大面积航班延误。

不过当局一开始并没有说明,航班受阻的原因是空军军演,22号在多方面追问下才证实。

当局大规模军演,加上信息不透明,引发国内民众议论。

例如,上海在7月14号出现大面积航班被延误或取消后,有网友在“微博”和“推特”曝料,原因是由于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扮女装使用假护照出逃,在海关被拦截。郭伯雄和之前落马的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一直被视为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军中代表,而徐才厚刚在6月底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处理。

而同一时期举行三军军演,规模之大也引发国际媒体关注。澳大利亚媒体《悉尼晨锋报》报导说:不同部队协调军事演习的规模,和持续时间,还是史无前例的。

另外,由于陆军持续三个月的军演将跨过8月15号的“抗战纪念日”,和9月18号的“九一八事变”纪念日,也有外媒猜测,军演的部分意图或许是针对日本。

北京时政观察人士华颇:“为什么花费那么大代价?有人说是外国,我觉得外国的原因极小。就说日本,有解禁集体自卫权等等,但是那不会说现在就引发战争的威胁。南海方面也是如此,中国、越南、菲律宾发生武装冲突的概率也是极小,关键还是在于内。”

华颇认为,中共“十八大”以来,中纪委以“反腐”为名抓捕高官,“打虎”打到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势必引起军中动荡。

华颇:“肯定军中有些不稳定的因素。我想那么大的军事演习,可能是把军队调动起来。因为一演习,军委各个指挥就可以直接掌控到军队,军队就不容易发生一些异动。我想这属于稳定形势的一种手段。”

不过,尽管有可能稳定军中形势,但军演造成的大面积航班延误,却给民众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稳定”。

26号,深圳机场再次出现大面积航班延误,部分旅客因为愤怒,和机场工作人员对打,造成多人受伤。外界解读,机场上演“全武行”,说明民间对空中管制的忍耐已达到极限。

大陆时事评论员黄金秋:“为什么不惜以破坏‘社会稳定’为代价,去搞大规模的海陆空演习?新政府上台以后,它要通过这两次演习来显示自己对军中的掌控程度,一个僵化的体制把它激活一样,是一种运动式整军的思维。他想让军队从过去贪腐从新回归到一个整军演武的状态中去。”

除此之外,近期的大规模军演,也被视为与“北戴河会议”有关。中共高层、包括已退休的元老每年夏季都要在北戴河避暑,并商讨有关权力的重大问题。目前,北戴河的保安已升级。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周天

中共突袭微软4办公室 反垄断乎?

总部位于美国的跨国电脑科技公司“微软”,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的办公室,7月28号遭到中共国家工商总局的突击调查,29号,工商总局宣布,已对“微软公司”所谓“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分析指出,杜绝企业垄断,应针对央企进行调查,中共企图让国际大公司听命于它,而使用各种威胁利诱手段。

据大陆《新浪科技》网站报导,28号上午,有大批工商总局人员进入“微软”位于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四地分公司办公室,他们查封资料、扣押2台电脑,并向“微软”员工进行问话。

28号晚间,“微软中国”内部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这一次突击调查,是因为有人向工商总局投诉,“微软”违反了中国《反垄断法》。这位人士表示,工商总局工作人员并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也没有说明投诉者是谁。

“微软中国”随后在一份简短声明中表示,会积极配合政府部门的调查。

29号,工商总局宣布,已对“微软公司”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旅美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微软公司被中国政府下令彻查的话,就是非常奇怪的事情,因为微软对于全世界互联网的帮助是有目共睹的。中国政府如果想清查的话,首先应该清查在中国大量充斥着盗版的微软软件,保护知识产权。”

业界人士判断,“微软”很可能遭到“滥用市场地位”的相关垄断指控。据了解,今年4月,“微软”不再为“XP操作系统”提供技术支持,导致大陆近2亿台电脑面临安全风险,当时就有专家指出,“微软”违反了《反垄断法》的规定。

大陆企业顾问何军樵:“它的垄断行为还能比的过咱们的央企?能比的过中石化?还是能比的过中石油?还是能比的过中国电信?中国移动?我们的所谓世界500强企业,有几家不是垄断企业?所谓的反垄断调查,可能只是一个借口,应该更有可能是涉及到它所谓的安全问题。”

5月16号,中共当局规定,政府机关在采购招标中,针对所有电脑类产品,不准安装“Windows 8作业系统”。外界指出,这项禁令与“Win8”不利国家资讯安全有关,“Win 8”允许用户透过云端共用内容,不仅容易导致政府资讯外泄,“微软”对“Win 8”的控制力增强,也让中共官方担忧“难以管控内容”。

“微软”是最新一家遭遇反垄断调查的外资企业。在此之前,中共国家发改委曾针对世界上最大的手机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发起反垄断调查,“高通”被指控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非法牟利,而面临超过10亿美元的罚款。

旅居美国的中国社会问题研究人士张健指出,中共对“微软公司”的查处,和去年对“苹果公司”的批判如出一辙。

张健:“中共对大公司下手,不外乎几个原因,第一,让这些公司作为它的代言人,做它的帮凶,第二,让这些公司通过它在本国的影响力,在国际舞台上,继续在幕后,从各个方面对中共政权进行支持,第三,用各种威胁利诱的手法,来绑架这些大公司,让这些大公司在中国听命于中共的调遣。”

去年3月,中共喉舌《央视》曾点名批评“苹果公司”,《人民日报》也连续3天指责“苹果公司”的售后服务实施所谓“中外双重标准”。3月27号,《人民日报》更发表时评,批评“苹果”。几天后,“苹果公司”主动删除了“经典书”软件,据了解,这款软件可以让大陆读者看到被中共当局禁止的10本书。

去年7月,“苹果公司”从应用程式发布平台“App Store”,移除手机翻墙软件“Open Door”。11月,“苹果”再次顺从中共当局的要求,针对大陆用户移除了“自由微博”(FreeWeibo)。

“微软公司被调查”一事引发热烈讨论。有网友说,“国企笑了”,也有网友说,“全球最大的盗版市场,是哪来的这么大底气查人家”,还有网友说,“高通,微软相继被调查,下一个是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