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庆:最美丽的与最可怕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是次和平占中公民抗命运动,其一使运动得以持继下去的重要元素就是物资站。物质的来源多是有心的市民捐赠给正在抗争的学生与市民,以表示认同与支持。大家可随时各取所需,免费地享用着一个又一个物资站的物品──保鲜纸、眼罩、口罩、湿毛巾、香蕉、面包、食水、太阳伞与一切可能有用的东西。是这一个个物资站带给抗争的学生与市民连绵的温暖、安全、善意、友爱、希望与支持。

我们除了记得那些站在物资站给我们递给物质的义工人员脸上的笑容(我们克制地各取所需以使更多人可共享有限的物资),并回答以一句句简单却意味深长的感谢之外,但是不太有人留意另一群自愿的抗争者,他们在不被人注意的地方默默地清洁著街道。因为在运动开始的一刻所有官方的清洁人员已离开集会的地点。是这些义工人员一手一脚地把垃圾运到垃圾点,进行分类与回收、分成纸类、塑胶类、食物残余类与不可回收类等等。

而他们一点也不粗心大意──我看见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倒掉剩余的水、再把水樽踩至最扁、一个接一个地打开发着恶臭的饭盒、把食物残渣、胶刀、胶叉、胶杯、胶杯盖、胶汤匙逐一分类──事实上比专业的清洁人员更敬业、更落力与用心。

昨晚,我从金钟的政府总部走至湾仔最后一个补给站,我的心情又是感动又是幸福──你的确可以从数以万计青春的脸孔上,看见生命之中最美丽最有价值的东西;看见香港充满希望的未来。这的确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但我也同时夹杂着一点点担忧与不安:年轻的他们过于单纯、过于放松,也过于容易地沉醉在一时虚幻的胜利之中;却没有意识到我们正在面对的真正的敌人,那最恐怖最可怕与最会阴谋计算的面目──她可是那个威胁到美国的强大独裁政权。

文章来源:《物品》Studio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