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即将攻陷科巴尼 土耳其为何不出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05日讯】新闻周刊(443)现在我们回到世界的另一端——中东。叙利亚北部城市科巴尼正遭到伊斯兰国恐怖武装力量的猛烈攻击。这里的居民在过去的两周里已经陆续逃亡,只剩下一座空城,国际社会为什么如此关注这座城市,土耳其又为何按兵不动呢?一起来看看。

几十公里、十几公里、几公里⋯⋯

直到10月2号,驻守在科巴尼镇(Kobani)的库尔德士兵还在以“公里”为单位,计算著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距离这座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城市的距离。

10月3号上午,计算单位已经从“公里”缩短成了“米”。库尔德军说,伊斯兰国武装在过去几天里向科巴尼镇发射了80多发迫击炮弹。

两周以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三面夹击,猛攻科巴尼镇。10月4号凌晨,一度传出消息,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已经攻进科巴尼,与驻守的库尔德士兵展开巷战。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虽然加大了力度,空袭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目标,但迄今为止对阻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科巴尼地面攻势的效果却不大。

成千上万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越境逃往土耳其。

叙利亚库尔德难民HALIT BAKI:“10个我认识的人就在我的眼前被杀害。他们(IS)把尸体吊在柱子上,至少三天都不拿下来。”

除了留守的士兵以外,科巴尼的居民几乎逃光,变成了一座死城。

叙利亚库尔德人MUSTAFA ALI:“我们逃到这里是因为害怕被杀。我们的一切都毁了。他们见人就杀,我们一无所有,看看我们现在这幅样子吧”。

在过去两周当中,超过16万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这是叙利亚内战三年前爆发以来,土耳其所面对的人数最多的一次难民潮。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Ismet Yilmaz):“我们不能让科巴尼沦陷,我们欢迎来自科巴尼的兄弟们,也会尽全力防止科巴尼失守”。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的语调铿锵有力,国会也批准土耳其出兵,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执行军事任务。但直到今日,土耳其的军队还丝毫不见动静。

土耳其为什么按兵不动呢?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土耳其始终不愿卷入与伊斯兰国对立的战争中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土耳其视叙利亚独裁者阿萨德为死敌,宁愿坐山观虎斗,静待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削弱阿萨德所领导的叙利亚政府军的势力。

科巴尼的紧张局势,才促使土耳其不得不改变态度。

科巴尼是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最重要的城市,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决心要拿下科巴尼,一是因为它与伊斯兰国自封的首都拉卡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二是因为科巴尼是战略要地,一旦控制了科巴尼,就控制了叙利亚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大段边境线,可以为所谓的“圣战者”和在黑市走私石油打开方便之门。

这样一来,土耳其的国内安全也毕将会受到更大的威胁。同时,土耳其政府还面对国内库尔德工人党的压力。

库尔德工人党被土耳其视为恐怖组织,其领导人阿卜杜拉•奥贾兰(Abdullah Öcalan)日前从监狱里发出威胁说,如果土耳其不出手救科巴尼,一旦科巴尼失守,当地库尔德人遭到屠杀,库尔德工人党也将立刻终止两年前与土耳其政府的和平协议。奥贾兰虽然被关押在土耳其监狱,却在库尔德人中具有极大的影响力。

在难民潮、库尔德工人党和欧美的压力下,土耳其政府被逼上了战车,不得不在10月2号下午召开国会会议,讨论出兵问题。

土耳其总统塔伊普•埃尔多安:“我们准备好任何形式的合作以打击恐怖主义。但土耳其不会寻求临时解决方案,也不会允许被他人所利用”。

10月4号,是伊斯兰的宰牲节,滞留在土耳其难民营的叙利亚人盼望着回家。(大景后接小孩慢慢荡秋千的画面)

叙利亚库尔德难民 AYHAN HALIL:“我想回科巴尼,我想回家,回到我们自己的国家”。

“回家”对很多叙利亚人来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自从叙利亚三年前爆发内战以来,150万叙利亚难民涌入了土耳其。如果不能消灭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的势力,将有更多叙利亚难民涌入,土耳其将面对更多的压力。

土耳其做好了出兵的准备,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却未必欢迎土耳其军队入境。对他们来说,土耳其并非盟友,而是宿敌。

土耳其拥有60万士兵,上千辆装甲车和几百架战斗机,在兵力上远远超过伊斯兰国武装,如今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却让其进退维谷。

能促使土耳其下决心,开进叙利亚境内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战的,倒很可能会是位于叙利亚,但却属于土耳其的一处历史古迹。这就是位于土叙边境37公里之处的苏莱曼•沙阿陵墓(Tomb of Suleyman Shah)。

土耳其国防部长伊尓马兹(Ismet Yilmaz):“苏莱曼.沙阿陵墓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最大的责任就是保护它。土耳其会毫不犹豫的采取任何必要措施来履行自己的责任”。

苏莱曼.沙阿是奥斯曼帝国,也就是今天的土耳其创始人奥斯曼一世的祖父。对土耳其人来说,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

科巴尼的命运多多少少也悬在这个有700年历史的古墓上。

撰稿:周蕾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