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南山:朝鲜巨变 中国咋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近日,除了香港占中,最扯人眼球的新闻莫过于朝鲜,这个神秘国度发生一连串的变化,让外界无不充满期待种种猜测。开始是网路上谣言四起的朝鲜已经政变,有鼻子有眼,但最终是人们一厢情愿的起哄式的猜想,继之则是对既成事实——朝鲜二、三、四把手首次突访韩国的条分缕析。所有这些,都旨在表明一个不争的事实——人们强烈的关注朝鲜局势发展,期盼朝鲜向良好的方面发展。

长期以来,中国这个谓之唇齿相依,献血凝成友谊的国家,如同铁幕般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始终披着一副神秘的面纱,国家虽小却时不时弄出大响动,令国际社会坐卧不宁。

正是朝鲜这些特殊性,使得这个国家哪怕是一个微小的不同往常的变化,都会牵动神经的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何况,最近朝鲜一系列的大动作,完全有悖于往日一贯的做法,就不能不引发国际社会广为关注了。

简单归纳一下,最近朝鲜至少有五个方面的情况值得特别玩味。一是朝鲜二、三、四号人物利用亚运会闭幕式集体访韩 来去匆匆;二是金正恩已一个月未公开露面。但电视却播放了金正恩走路一瘸一拐的镜头;三是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二次会议当日在平壤万寿台议事堂举行。会议补选黄炳誓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玄永哲和李炳哲为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免去崔龙海朝鲜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和张正男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职务;四是朝鲜外长李洙墉在纽约联合国第69次会议框架内的政治辩论中提出“邦联制”,引发外界关注;五是朝鲜9月7日封锁平壤,对进出平壤设下禁令,严格管制人员进出。

以上五个方面非同寻常的情况表明,朝鲜内部肯定发生了重大变化,不然不会有这些极其反常的情况发生。面对这些情况,国际社会做出积极反应,美国已经表态国防部主管亚太安全事务的部长助理施大伟(David Shear)将于5-7日对韩国进行访问。报道称,拉塞尔和施大伟将会见韩国外交部次官补(部长助理)李京秀等韩方人士,就韩美同盟和韩美关系、地区及国际问题进行商讨。据预测,双方还将就朝鲜人民军总政治局局长黄炳誓等朝方高官的访韩结果深入交换意见,并调整对朝政策。对于韩朝昨日在高层会谈中商定举行第二次高层会谈,美国国务院表示,美方支持韩朝关系得到改善。

比较而言,中国官方却没有表现出更多的热情,与此对应的反倒是民间表现出极大的欢迎。网民们对此议论纷纷,在做出种种猜测的同时,无不欢欣鼓舞,期待着朝鲜这个活化石般的国家从此迎来自己的新生。

对于朝鲜这个中国近邻,相信多数中国人都是欲说还休,一言难尽。为了这个小兄弟,中国吃了不少苦头。既有明摆着的冤大头,又有说不出口的哑巴亏。因此,果断甩掉这个包袱,成为一种普遍的共识。虽然出于意识形态需要,中国官方还不能一下子走得太远。但是前些日子中国领导出访韩国,已经表明中国官方此前僵化教条的立场有所改变。现在,朝鲜出现新情况,无疑为今后中朝关系开辟一种新思路。

之前,曾经有朝鲜屏障缓冲之说,故中国不遗余力扶持关照这个痞子般的小兄弟,担心一旦这个小兄弟没了,中国会暴露在日美袭击之中。这样的想法也就是所谓地缘政治,故此许多国人也对此深信不疑,所以尽管对朝鲜有几分矛盾心理,总体上还是认同屏障缓冲之说,不愿意看到朝鲜政权垮台。

现在,随着朝鲜近日五大情况的出现,朝鲜现政权垮台的可能性增大,随之而来的是,一旦成为事实,中国应该怎样应对?是惺惺相惜?还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抑或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再或者是理性面对,化不利为有利?

固然,一旦朝鲜现政权垮台,情形会很复杂、方方面面都需要有力的去应对。但不管怎么说,对于中国而言,一个统一强大的民主的朝鲜半岛,比之穷兵黩武,地痞流氓式的国家要好得多。提起朝鲜的核威胁,似乎只是针对日韩美,殊不知,以距离而论,中国东北三省才是深受其害!当然,有人预测,一旦朝鲜半岛统一,国力会大大增强,对中国也许会造成某种意义上的挑战。但从另外一种角度上看,未必就没有压力之下有动力的功效?况且,在民主制度建设和发展经济上,正面意义总是要大于负面影响。如同当年香港之于中国大陆,对于中国改革开放无疑起了积极的推波助澜作用。

以坊间意见看,人们总是乐见其成的看待朝鲜发生积极的变化,加速金家王朝的垮台,不必过多担忧其负面影响,而官方又为何陷入意识形态的桎梏而不能自拔?其实,金家王朝之所以能够苦苦撑到现在,中国官方的对朝政策是必须认真检讨的。如果没有中国作其经济上的靠山,朝鲜能够撑到今天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目前,朝鲜现政权究竟会发生什么变化,也还仅仅是观察者的各自预测,到底最终事实会如何,一切都只能等待时间来检验。但是作为朝鲜半岛的最大邻居中国,无论朝鲜半岛发生什么情况,都必定会休戚相关,不会置身度外!中国理当做好充分准备,积极应对朝鲜半岛发生的重大变局,若只是消极旁观,甚至是装聋作哑,而不是主动积极去应对,那么,到时候仓促应对,必定会为时晚矣!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