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占中让人想起了“四•二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看了三妹文章《记香港遭催泪弹袭击的一天一夜》,我被香港学生和市民的文明素质深深打动。

“深夜中的香港街上,手持雨伞的年轻人组成纪律严明的庞大队伍,没有一个人抽烟。最感人的是,遭到催泪弹袭击的年轻人在逃跑时还低下身子捡起路上的垃圾。自从罢课和占中行动启动以来,数万人占据的各个香港街道都格外干净,每天清理垃圾的学生还把垃圾分类装好。”

“‘广场’上没有明显的领导者,但秩序井然。物资运送或者转移时,人们自发安静地站成长达几百米的两排,接力传送物件,像是人体流水线,将产品有条不紊地 输送到 下一站。在抵挡胡椒喷雾中被派上大用场的雨伞,集中摆放在路的一边,等待着下一场战役。垃圾桶旁已经堆满了黑色垃圾袋,码放整齐。还有人手持垃圾袋像寻宝 者一样,四处拾捡垃圾,他们是清理街道的志愿者。有人拒绝把香蕉皮扔进垃圾袋,而用保鲜纸裹好放进自己的包里,说‘自己带回家扔,不给现场垃圾处理工作带 来负担。’”

看到这些,我已经不仅仅是被打动,而是有些震撼,不由自主的倒转时空,回到了十五年前的“四?二五”。

那是公元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中国大陆的一群善良的法轮功信仰者,因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和非法逮捕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并被告知“公安部介入这个事件,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而引起的万人和平上访。

那一天,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老幼,不论农工士商,行使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天津被抓学员,保障法轮功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允许法轮功的书籍通过正常渠道公开出版。

上访过程秩序井然,整个场面人很多,看不见尽头,男女老幼或安安静静的站在等待的队伍中,或看书,或炼功,没有人喊口号、大声喧哗、交头接耳,呼朋唤友、互相攀谈。

在万人上访队伍蜿蜒绕行之处,连盲道都细心的给让出来,法轮功学员不但未影响其他行人,还帮助疏导交通让车辆行驶如常如故。除了指挥交通,学员还自动维持 秩序,好言相劝小贩不要在花池子里兜售卖水。而有学员买水是为给警察喝,更多学员是自己带水却不喝,因为想减少如厕以免打扰附近居民。当他们天黑离开时, 没有留下一点垃圾,连警察抽掉的烟头都被捡的干干净净,这种修炼人道德升华后的高尚行为,震撼了中国,也震撼了世界。

十五年后的今天,当年那一幕又重新上演,只是这一次,是在香港。相同的是两者都是因为中共的无事生非,故意寻衅滋事、设计陷害。四?二五是中共某些权欲熏 心的人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先诽谤,再污蔑,先定罪,再抓人,最后导致天津非法逮捕法轮功学员后,诱导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解决问题;而香港“占中”则因中共违 背“一国两制”的承诺,意图扼杀香港真普选,由中共人大张德江于六月十日抛出香港白皮书开始,引起港人不满后,张德江、刘云山之流欲借搞乱香港搅局习近平 政权所致。

四•二五的法轮功学员仅仅为了维护宪法赋予的基本信仰的权利而和平上访;“占中”学生又仅仅因为维护自己的民主自由而和平走上街头。二者都彰显了理性与和平,体现了中国人原本就具有的高尚品行与素质,但他们的高尚,他们的文明遭遇的恰恰是中共的野蛮与残暴。

“占中”学生遭遇中共撑腰的梁振英政府催泪弹和辣椒水的袭击、遭遇梁振英启动的香港地下党组织、黑帮成员大规模暴力冲击和威胁;而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是十五 年的残酷迫害:非法抓捕、关押、酷刑、虐杀及活摘。打击善良的一定是邪恶的,冲击文明的一定是野蛮的。中共的邪恶与野蛮并不是披上几件华丽的羊皮就能遮掩 的。

打击法轮功,并没有使法轮功销声匿迹,反而走向了世界,让世界认同了法轮功;打击“占中”学生,也没有吓倒学生,反而让更多的香港市民走到争取民主的队伍 中,让世界见识了香港学生的理性与文明。迫害法轮功真善忍,让中共的假恶斗原形毕露,凸显了中共反人类的本性;打击“占中”学生,再一次将中共自己的流氓 本性曝光于全世界。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