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学生论占中:他们是华人的骄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4日讯】香港占中牵动的不仅是香港人、台湾人以及广大海外华人的心,更让红墙内的人们翘首等待占中消息。一名深圳大学生投书台湾媒体,称赞香港占中市民是华人的骄傲。现将原文转载如下:

占中”不算一群别有用心之士处心积虑制造的闹剧,而是香港有识之士争取自由民主与中共意识形态的抗争。香港特首每一届的选举都在突出其自身的与众不同,与所有民主社会最与众不同的是这样的选举没有突显出民主的特点,中共中央当然愿意选择一个容易控制的香港领导人。所以,“普选”与“真普选”的矛盾便应运而生。

自香港1997回归后,香港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当然不希望香港挑战他的威严以及相应的意识形态。 97之前,香港人觉得邓小平当初对台湾采取的“一国两制”方针放到香港身上在一个世纪暂时不会改变现有的格局,那时的香港,富翁的数量远比现在的中国大陆多。那时的港台人,在面对大陆人时身上会流露出一种特有的骄傲,因为他们代表了华人的骄傲。

现在的香港,贫富差距拉大,各种社会问题越来越严重。这些年来,来港的大陆游客也时常在这里引发许多博新闻媒体眼球的闹剧。为什么有人说如今的香港越来越中国化?依我之见,“中国化”之说倒不为妥当,“中共化”倒甚为合理。 “改革开放”后,中国大陆只用了三十多年,就让中国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GDP国家。这三十年多来,不仅让港台地区的企业家赢利,还造就了一批来大陆创业赢利的企业家。

GDP的排名让这个国家拥有了强大的经济实力,可这无形的荣誉背后,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GDP汗水”:这个国家的国民始终像牛羊般在流水线上辛勤劳动着,这个国家的劳动法始终形同虚设,“农民工”注定了每天的工作量要大于国际规定的八个小时以上,“农民工”甚至为了工厂没有给他们安排加班,还组织起来抗议。因为他们需要这点钱来养家糊口。我们也知道,“血汗工厂”出自中国,不管哪个国家都愿意来拥有“血汗工厂”美称的中国投资。

这个国家不仅给外国人积累了一大笔财富,也孕育了一大批靠“潜规则”发家的富豪,他们和我们的高级官员一般深谙中国的“潜规则”,所以纷纷把目光投向了环境好又自由民主的地区,香港是这几年来大陆移民最多的城市,不是之一。

一个香港学者在分析现在的香港人时说过一个有趣的现象,原有的香港人在面对大陆时失去了往日的光环。当他们看到一批批大陆移民和大陆人来到香港出手越来越阔绰,有些香港商人为了金钱对香港本地人士越来越势利眼,这些人看在眼里,心里却一阵嫉妒,这是一种最常见的社会形态,不独属于我们这个社会这个时代。当大陆移民和大陆人接二连三的爆发出引人注目的社会问题后,问题便一触即发,许多香港民众对大陆的不满就好比知识份子对中共中央在意识形态上所做的宣传一样。当这些知识份子号召民众一起寻求一个公平的香港社会,主要问题还是香港政府没有解决香港的经济问题。

几年前,除了“占中”,印象较为深刻的是香港民众的“蝗虫论”。哪知几年后,这种社会问题竟然也出现在了上海。这几年,一些上海“土著”摆起了一百年前老上海人的架子,他们觉得是外地人让上海这座美丽的城市变得拥挤;外地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外地人抬高了上海的房价……总之,一切社会问题似乎都来自这些外地人。前段时间,在报纸上竟看到有些上海人学香港人把外地人比喻为“蝗虫”。

今年的“占中”特别惨烈,一是“占中人士”将时间选择在了十一,二是梁振英没有找到一条改善“占中”的方式,只好听命于顽固的中共中央,不惜一切警力镇压。所幸,没有如当年“六四惨案”般把紫荆旗和五星旗染红,所以,没有尝到苦头的“占中人士”可以一直持续下去。

而在中国大陆,知道“占中”的大多是从每晚七点开始的《新闻联播》中批评“占中”的行为中了解到的,而大多数人听了这一消息后,不是拍桌子瞪眼吹胡子,就是大骂“占中”人士“忘恩负义”,或是看了以后不闻不顾,一副事不关己的人,或是在心中暗自冷笑。声援“占中”的有识人士把“占中”的消息转发到微信、微博、QQ等这些社交媒体,消息发出去不久石沉大海,有些消息转发者在几天后据说也突然失踪,好不恐怖。

国庆七天,每晚都能在7:00—7:30这个时间段看到《新闻联播》中播放中共喉舌《环球时报》、《人民日报》对“占中”的轮番轰炸。许多中国人生活在一个资讯经过中共筛选的环境,不利于中共统治的消息经过他们加工宣传,能立即引起不明所以的国人的共鸣。显然,这种效果对于不明真相的关心国家大事之人,是异常明显的,我甚至亲眼看到一个平日里称赞香港人的老兄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痛恨香港人的愤青。

有时候,觉得就像生活在《1984》的三个超级大国中,我们时刻都接受着不同形式的“仇恨日”,统治者为的就是加强他们的统治而己。

回到“占中”,“占中”引发了多重的声音,值得注意的,除非“占中人士”以武力抵抗香港政府,否则中共不会为了“占中”一事在未来动用武力镇压“占中人士”。香港的光环早已不复当年,广泛存在的社会问题仍然困扰著政府,用不退反进的方式来看,香港人民靠“占中”争取到“真普选”,这广泛存在的社会问题依然会得不到解决。就算哪一天香港独立,也只能让香港“独树一帜” 。

“占中”的效果立竿见影——直接瘫痪了中环,也让港府、控制港府的中共政府越来越正视“占中”;让越来越多的官方智库去分析自由、民主,这次“占中”或许不会改变港府对“普选”的态度,但“占中”所引发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这个道理西方人早在几百年前就明白了,所以《时代周刊》特意选了一个17岁的小子作为封面人物。鉴于“占中”给华人社会带来的影响,我觉得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应该颁发给“占中”的“发起者”。

“占中”持续,只会给香港的经济带来严重的问题,对于中共政府来说,让“占中”如潮水般消退,惟有令港府努力把困扰著民众的就业、住房、医疗等民生问题解决,才能民心所向,这要求港府不仅不能得罪有钱的资产阶级,还得时时讨好他们。还有就是中共施行“苦肉计”,让香港来一次“真普选”,有理由相信,“真普选”出来的特首决不会学习人家“乌克兰”、“苏格兰”,一上台就作出吓坏中共的举动,立马号召香港人民举行“公投”脱离中国,其实就算公投,大多数香港人也会选择作为一个中国人。

美国作为世界民主大国的榜样,香港自然也深受影响,有识之士又何尝不想香港早日踏入这一步,就像当年孙中山先生希望百年后的中国也能成为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想像一下,一人一选票,候选人时不时的来个电视辩论会,时不时的在大街上拉拉选票,时不时的为了自己赢得领导人而在某一问题上对某个国家或政权放些狠话。最后选举出自己心目的领导人,带领他们解决社会上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

“占中”持续下去有意义吗?我说这就是彰显了自由和民主,只有自由民主的思想让民众铭记于心,并把它当成一种生活方式,民众的选举素质才会提高。毕竟,世界的上这些老牌民主国家都是在经过无数次流血和抗争后才稳渐成熟的。

文章来源:网络

责任编辑:任浩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