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禁闻】10月14日完整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5日讯】【中国禁闻】10月14日完整版

提要
警方再拆路障 泛民立法会提动议
梁振英收巨额酬金丑闻传新进展
美丽的缠花牙签 藏看守所奴工黑幕

占中第17日 港警再用胡椒喷雾

香港“占中”行动10月14号进入第17天,警察白天撤除了铜锣湾和金钟龙和道的路障之后,晚间,金钟“占中”集会区的数百名学生及示威者,又将铁码搬到了龙和道行车隧道,警方再次使用胡椒喷雾驱赶示威者,现场一度混乱。

深夜11点左右,龙和道接近特首办的方向,警察全面撤走,示威者再次占领龙和道东西行全线,并设置了新的路障。

路透:北京对香港示威不会让步

英国《路透社》10月14号报导,中共高层认为,过去已经对香港做出了足够的让步,这次不会再对香港抗议者让步,但只有在出现大范围混乱时,才会派出军队镇压。

报导引述三个消息人士的话说,这个决定是在10月初举行的中共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做出的。

消息人士表示,中共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为大陆的改革定下先例。

一名熟悉北京对香港政策的中共党内人士向《路透社》表示,北京担心,如果退让,大坝就会崩溃,就会对西藏、新疆,和大陆其他地区的民主选举诉求产生多米诺效应。

传被中共封杀 被禁作者热度反升

日前,有传闻说,中共封杀了一批学者和作家的著作,因为他们发表了支持香港民主抗争活动的言论。

美国《华尔街日报》14号报导说,中共的禁令,反而使这些进了黑名单作家的书,销售更旺。

一些社交媒体用户热衷于打听从哪里能够买到这些可能很快将成为收藏品的书籍,中国网路零售商《当当网》则在网站上设置了一个特别促销页面,打折出售这些黑名单作者的作品。

报导引述微博用户说法说,“这年头封杀个人,就相当于给他加冕,之前还没关注过,现在好了,对他的观点作品很多人充满了兴趣,封杀令就是阅读指南啊”。

据说,被列入黑名单的作者包括著名的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茅于轼、专栏作家许知远、美籍华人历史学家余英时,还有知名电视主持人梁文道。

编辑/周玉林

警方再拆路障 泛民立法会提动议

14号,香港警方进一步清理路障,开通了金钟道西行线。尽管警方说这并不是清场,但抗议者认为,警方在逐渐蚕食抗议区,因此表示将坚守。另一方面,香港立法会将于15号复会,泛民议员也准备进一步行动。

14号凌晨,近200名香港警察清理了铜锣湾的路障,轩尼斯道西行往湾仔通车恢复。10点,警方又突然行动,拆除金钟道西行线的路障。

几百名警察用电锯等,锯断占领人士前一天晚上加固的棚架等路障,又用大型铁钳剪断固定铁马的胶索带,然后逐步移走路障。约1个小时后,金钟道西行线重新开放。过程中现场的占领民众和学生冷静克制,没有反抗。

这是警方继13号清晨突袭全港27个地点拆除路障后,进一步的行动。警方说,拆除行动并不是清场。

占中学生EDDIE CHAN:“警方说,他们只是拆除路障,而不是要清场。但他们现在显然要清理掉所有抗议者可能占领的区域。因此拆路障和清场没什么区别。”

而13号下午还突然出现上百名戴口罩的“反占中”人士,手持大型剪刀和钳子等利器,冲到金钟道的集会现场,企图搬走铁马清场,并围堵和袭击市民,有市民因此受伤。

占中学生WING CHEN:“有两辆卡车,爆发了冲突。警察只是站在那里拍摄,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制止那些拆路障的人。有学生就坐在卡车前面。情况很危险。”

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当天表示,早上警方拆除铁马,中午后就有戴口罩人士到场清除铁马,过程看起来不像巧合而是有预谋,不知当中是否有协调,令人怀疑有人想声东击西。

不过,在经历了暴力袭击和警方进一步拆除路障后,14号仍然有市民和学生表示要坚守。

占中学生朱先生:“因为我们觉得警方是每一天逐步逐步收紧我们的范围,所以我们会重新建起路障。”

占中学生ROSEMARY:“我听说‘爱护香港力量’(亲政府团体)要冲击这里,所以我们要守住这里,也观察警察下一步的行动。”

护士SUN LAU:“我希望更加保护学生,尽管昨天发生了袭击,所以我会留在这里。”

香港立法会预定在15号恢复开会,梁振英将在16号赴立法会出席答问大会。泛民议员也在考虑下一步行动。

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三立法会就要开会了,那泛民的议员也会在议会里进行抗争。以后我们也会有其他的抗争的,公民抗命的行动。我们知道这是非常长期的抗争。我们不会放弃,我们会坚持下去。”

香港立法会议员单仲偕:“在立法会里面有一些具体的动议,关于成立一些委员会,调查梁振英收受澳洲的拨款。还有关于他在UGL的公司,没有在行政会议申报他的利益。可能我想在11月中旬的时候有立法会的同事会提一个不信任的动议。弹劾方面我想要到11月底,或者是12月初才能够完成,因为要比较复杂的工作程序。”

根据“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14号发放的民调结果,梁振英最新民望跌到40.6分,是去年11月以来的新低,也是上任以来第二低分。这次民调是在占中运动发生一周后进行的。

采访/易如 编辑/尚燕 剪辑/舒灿

报导占中 媒体遭打压 苹果被围

香港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因为大篇幅的报导香港占中运动,自10号起,苹果大楼连续两晚遭人包围,阻碍送报作业。有媒体人表示,这样的情况在香港从来没有过,发动阻挠的背景恐怕不单纯。而遭到打压的还不只《苹果》一家媒体。

《苹果日报》不断更新占中报导,提供给民众最新消息,使得《苹果》成为中共的眼中钉。

自10号开始,《苹果日报》接连遭到骚扰,派报点报纸被泼馊水、货柜车被阻挠出报,12号当天,更有一百多人以帐篷阵,封锁该报大楼所有出入口,阻止报纸发行。《苹果》网站也连遭骇客攻击。

14号凌晨,又有约两百多人前往壹传媒大楼,搭起帐篷堵塞出入口。

集团平面媒体总裁叶一坚表示,集团主席黎智英与《苹果》多名高层人员及记者,都收到大量匿名电话滋扰,黎智英被迫更换电话号码。

《苹果》向香港高等法院紧急申请,要求高院颁发禁制令,禁止任何人士阻碍壹传媒大楼出入通道。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占中整个运动的发起和现在的持续发展,都跟《苹果日报》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香港很多传媒已经被中共所控制,至少是影响吧,所以《苹果日报》在占中的问题上,从开始到现在,它都是非常支持非常投入,而且它是香港的大报,数一数二的大报之一,所以它的影响力就特别的大,所以《苹果日报》的生存,那就成为共产党的眼中钉。”

香港《苹果》遭包围的消息传出,香港记者协会、香港摄影记者协会、港台节目制作人员工会、明报职工协会及壹传媒工会发表联合声明,强烈批评这种阻碍媒体运作行为,严重践踏了新闻自由及影响公众知情权。

原河北人民广播电台编辑朱欣欣:“它(中共)无法通过合法合理的渠道压制香港媒体不同的声音,它就利用流氓打手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香港媒体进行围攻进行破坏,这更说明香港人保卫自己民主权利的必要性,如果香港人不守卫住,那我们整个中国大陆民主的情景就不乐观。”

《苹果》执行总编辑陈沛敏表示,这场仗,是守护新闻自由、守护香港的战争。他们绝不投降。读者的支持、香港人的支持,就是支撑《苹果》继续战斗的力量。

另外,因为踢爆中共官媒做假污蔑香港壹传媒老板黎智英,中国网路媒体《钛媒体》遭到停刊。该媒体的金融作者贺江兵发表的相关文章很快就被删掉,贺江兵的微信户口亦被吊销。而《钛媒体》网站一个星期没有更新信息。

而据路透社10月13号报导说,一名帮助德国《时代周刊》报导香港抗议的中国女子,也被中共以所谓“扰乱社会秩序”罪名逮捕。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所有的媒体,只要不听党的话,你要多说两句多写两句都不行,只要跟中共政策相违背的,尤其是重大问题敏感问题上,它随时可以制裁你,关掉你的刊物或者撤换刊物的负责人,这样的例子多得很。”

香港政府面对占中行动的和平抗议者,警方武力使用催泪弹、塑胶子弹,打压手无寸铁的抗议者,民众群起愤慨,也引起国际媒体关注。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所以这次对《苹果日报》打压,也会是这样的效果,绝对不可能阻止《苹果日报》再继续出版,还会有更多的人出来同情和支持他们。”

10月13号,壹传媒工会声明强调:“任何出于恐惧新闻自由的打压,只会让我们更加坚信我们做对了。”

采访/田净 编辑/黄亿美 后制/郭敬

梁振英收巨额酬金丑闻传新进展

香港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工程公司UGL5,000万港元一案,日前传来新进展。率先揭发事件的澳洲《悉尼晨锋报》14号又披露,梁振英与UGL签署秘密协议的那一天,戴德梁行DTZ否决了一个来自中共国企、提出比UGL高出1亿英镑的收购价。梁振英丑闻接二连三的曝光,背后是否有特殊力量在精心安排呢?一起来看看。

澳洲传媒巨头Fairfax Media旗下《悉尼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14号报导,一份概述梁振英与UGL协议内容的文件写着,UGL将支付400万英镑(约5,000万港元)给梁振英,条件是,梁必须支持UGL收购总部位于伦敦的戴德梁行。

报导说,这份文件没有提到竞争对手开出的价格,但是戴德梁行管理人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2年1月公布的报告,提到了一个竞争对手的“机密出价”(confidential offer),这个出价比UGL大约高出1亿英镑,但仍然被包括梁振英在内的董事局否决。而这个否决日期,跟梁振英与UGL签订秘密协议的日子,是同一天。

这个竞争对手,后来被证实是天津市政府批准组建的国有企业“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天新)。

根据安永的报告,中共国企天新的出价远比UGL的7,750万英镑收购价来的优越,包括向股东多提供5,000万英镑、向主要债权人苏格兰皇家银行多偿还4,000万英镑、另外还提供1,000万英镑资金和3,000万英镑贷款,协助戴德梁行重建。

报导说,英国《每日电讯报》在2012年也曾报导,中共国企的出价,对戴德梁行员工、股东和债权人来说,都显然更有利。报导指出,戴德梁行为了与UGL达成交易,牺牲了公司的价值。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发言人,在回答Fairfax Media的询问时表示,出售给UGL是戴德梁行董事局的决定,戴德梁行在梁振英与UGL开展协议与谈判的过程中,发挥了显著作用。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我相信梁振英的诚信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他现在说什么,我们也没有办法去查,所以我认为他应该立即下台,这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是香港特首,他的权力很大,要是他在过去有一些不寻常的商业交易,是他自己去授意的,所以他可能在澳洲和英国,都是受调查和检控的罪刑,他是应该辞职了,不能再耽误下去。”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梁振英关于他贪腐的丑闻突然出现第二波这种爆料的打击,至少说明一点,就是中共高层可能已经下定决心要弃梁,而且,第二波这个爆料,它不会是一个终点,如果梁振英还不自己辞职的话,很可能还有更多的猛料会爆出来。”

事实上,有关梁振英的贪腐丑闻自8号被揭发以来,就不断有新的爆料出现。

11号,美国《纽约时报》披露,向梁振英支付巨款的UGL公司,握有维护香港地铁系统,价值约4,190万美元的合约。香港政府持有香港地铁公司77%的股权,而梁振英任命的港铁主席钱果丰,却也是UGL董事。

报导援引香港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指出,这里边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香港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也表示,梁振英在钱果丰担任UGL董事期间,仍任命他担任港铁主席,这属于不当做法。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指出,梁振英的不利丑闻接二连三的曝光,可能是习近平阵营为破解香港目前困境,而做出的精心安排。

唐靖远:“梁振英是香港特首,如果中共高层要罢免他,必须要通过中共人大,但是梁振英,他实质上是江派在香港台面上的人物,而人大现在是由江派的常委张德江在把持着,所以如果是走这样的程序去罢免他,可能会非常麻烦,所以直接爆出他在经济贪腐上的丑闻,导致一个结果就是,廉政公署会直接介入而进行调查,廉政公署一查到,直接就可以把他拿下。”

据了解,13号下午,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会上,引述中国古代的治国理政思想时,提到了“德主刑辅”,外界认为,这或许是在重申反对动用武力镇压香港雨伞运动的立场。

采访/陈汉 编辑/陈洁 后制/陈建铭

10月14日维权动态

1、北京至少四名法律人被抓

“民生观察工作室”14号消息,北京至少有四位法律人被北京警方抓捕,除了今天证实的王宇律师,13号,王成律师、法律人宋泽、李对龙律师和余文生律师一起与外界失联,现在急需律师前往。

据了解,余文生律师代理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公民张宗钢。之前11号去看守所要求会见张宗钢时被拒绝,晚间又被警察强行驱赶。

2、《百年宪政》制片人被起诉

大陆《维权网》14号报导,记录片《百年宪政》的制片人沈勇平,9月2号被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以“非法经营”的名义起诉。

沈勇平是80后,北大法律系毕业。他的代理律师张雪忠在微信上表示,沈勇平曾为摄制《百年宪政》发起社会捐资。该活动完全不以盈利为目的,但是仍被控“非法经营罪”。沈勇平是第一个因记录中国宪政历程而失去自由的人。

3、吁联合国加强维护世界人权

13号,广东民主维权人士徐琳通过网路,发起了《关于恳请联合国加强维护世界人权的呼吁书》,希望社会各界参与联署。徐琳在呼吁书中,强烈表达了对香港有可能出现的人道主义在灾难的担忧。

4、天津8岁小访民及父亲被抓

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和8岁大的女儿,13号在北京失踪。经朋友查证得知,俩人在12号晚上7点左右被警察强行带走,目前下落不明。

许乃来日前曾经在微信圈,表示要去香港,声援占中运动。但他与女儿被抓是否与此有关,还不得而知。

美丽的缠花牙签 藏看守所奴工黑幕

日前海外媒体接连曝光中国大陆看守所内的奴工劳动黑幕。看守所强迫被关押人员生产的产品,小到美丽的缠花牙签,大到名牌产品的一部分,而看守所则从中获取暴利。为什么这种备受国际社会批评的事情,中共当局允许它一直存在呢?请看报导。

海外《明慧网》10月4号刊登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的投书,曝光辽宁瓦房店看守所一直都在强迫所有的在押人员,“从事繁重的奴工”,主要产品就是缠花的长牙签。

这位被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说,2000年至2002年,是中共江氏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功最严重的时期,由于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剧增,一时间,瓦房店看守所爆满,所有的在押人员,无论男女老少,都被强迫加班加点的从事这项劳役,看守所则从中牟取暴利。

据了解,缠牙签所需要的胶水,实际上就是稀释的化学糨糊,约有10%的成分是尿素,味道非常刺鼻。而且看守所内卫生条件很差,有的在押人员用牙签抠牙、抠耳朵,也有的人长了脚气或者长了疮的,用牙签去抠。而这些用过的牙签最终都会被缠上塑料纸,在盒子里整齐的交叉插成排,外观看起来给人美观、整洁的假相。

其实,这种看似美丽的缠花牙签,不过是众多看守所奴工产品黑幕的冰山一角。

海外人权组织“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多年来公布了多份调查报告,曝光了在多个中共司法机构中,强制法轮功学员奴工劳动的详情。

现旅居美国的原大陆法轮功学员李先生,曾被非法关押在距离瓦房店看守所,大约30公里的普兰店看守所。 他描述了自己曾被非法强制劳动的经历。

原大陆法轮功学员李先生:“大概是2000年在辽宁普兰店看守所待过10个月。一种就是就是鞭炮筒要卷上纸卷;另外一种铁丝缠花;第三种就是扎渔网。一般就是早上5点就要起来,晚上10点、11点钟(收工)很正常的。如果你做不完,下班夜1点、2点都有可能,就是你必须做完。”

此外,《明慧网》9月30号报导,大陆知名食品品牌天津“康师傅”妙芙蛋糕的纸托杯、北京“稻香村”糕点的包装纸盒、上海秋冬食品厂的“中洋宝”欧式蛋糕的纸托杯,都是秦皇岛看守所的在押人员长年加工的。

据报导,有一个女监舍每人每天必须糊完4-5千只,有的人累得吃饭和不干活时,手都不停的颤抖。糊纸盒的胶有毒,粘到手上把手都烧破了,很多人的手指都伤痕累累。

在高强度劳动的同时,每天的伙食是早晚一个硬面的小黑馒头、一碗面儿粥;中午是两个小黑馒头,白水煮白菜汤。对于拒绝奴工劳动的法轮功学员,警察直接施以酷刑,或者连续多天戴上手铐和脚镣。

原大陆法轮功学员李先生:“看守所里边,你的案子还没有做任何结论的时候,他就开始强制你劳动了。我们法轮功学员肯定是没有报酬。因为他要提审,警察他要套你点什么东西,有时暗中会安排人,就给你增加劳动量。你那个动作要非常快,你做的慢的话,旁边的人(普犯)就揍你。”

时事评论员李善鉴:“据我所知,这些人基本的人权一点点都没有,就是把他们当奴隶来对待。这个钱并不是来补充运行费用,通常这个钱是用来作为司法系统这些警察自己的这种福利,私分掉了。中共的司法系统里边,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了。”

李善鉴指出,中共强制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劳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李善鉴:“因为对法轮功的镇压,其实警察自己他也知道这个事情不对。如果没有钱、没有利益的驱使,这些人其实他都不愿意做的。那么中共开了这么一个口,让你们可以通过这个事情发财,也有很多人就昧著良心就去做这个事情。”

目前,中共当局不仅剥夺了人们正常的信仰,还让这些看所里卫生情况极差的奴工产品,流向大陆市场,甚至流向海外,危及著全世界人们的健康。

采访编辑/唐音 后制/葛雷

10月14日退党精选

今天我们首先来看一则特别的退队声明。很多观众朋友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已经有15年,许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但是,他们的孩子仍然被迫入队,入团。北京丰台区的小雪莲就是这样一个孩子。

她说:“我叫小雪莲。父母都是大法弟子。我十岁了。我两岁半的时候,父母就被警察带走了。我就跟姥爷过了。我父母是修大法的人,是最好的人,但是他们被警察带走了。我希望这场迫害能停止。能让这些好人回家。我希望坏人能得到应得的审判。我决定退出少先队,支持正义。我非常感谢师父,在风雨飘摇中,在最难中,帮着我们一家人能走过来。我会和妈妈一起做好该做的,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孩子的纯真,让很多大陆教师也在反思,大陆的王臣说:

我是中国大陆的一名教师,我为邪共的教育体制毁掉了一届又一届原本很优秀很善良的学生而痛心。

企盼上苍早日销毁邪共,愿修炼真善忍的民众不再受到无辜的残害,愿神州大地能找从新变回美好的史书礼仪之邦。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