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致8死冲突细节曝光 官方警方态度诡异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7日讯】(新唐人记者唐迪综合报导)10月14日,中国云南省晋宁县富有村暴发因强占耕地引起的恶性流血冲突事件,导致8人死亡,18人受伤。该事件发生后,中共官方媒体集体沉默了一天,然后突然集中发表了相关报导。已经曝光的部分事实与大陆媒体对村民的采访情况显示,这起流血冲突事件隐藏着不少蹊跷之处,冲突爆发时当地官方与警方的态度十分诡异。

据大陆《新京报》报导,10月14日在富有村旁的项目建设方近千名人员进场恢复施工。当天早上,有村民发现8名穿着统一服装村外人在富有村一家羊肉米线店吃早餐,村民便用绳子捆住8人手脚,把他们押到村口一间平房里。逼问下,被扣押的人员承认他们是开发商雇的黑社会请他们来的,每人发300元,雇了上千人,准备来富有村吓唬村民,黑社会交代他们,遇到抵抗就打人。

14日下午3时左右,有6辆大卡车、20多辆小轿车把数百名穿统一制服、头戴钢盔帽、手持盾牌的人运送到村口,700多名村民聚集在村口,与这些身份不明的人对峙了大约10分钟。随后村民把早上捆住的8个人拉来,让他们跪在双方对峙的中间地带。

村民阿树荣担心村民不是对手,先后拨打了6次昆明市110,对方说会处理,但迟迟没见警察来。阿树荣说,村民聚集在村口没有动,对方突然就往村口冲过来,“见到村民就用石头砸、用刀砍、用钢管敲,还喷瓦斯,投掷燃烧瓶。”村民用锄头和木棍还击。周丽辉称看到60岁的村民舒唤章被一名男子用1米多长的大刀砍死,“舒唤章刚赶集回来,手中没有工具。”

当地官方事后通报称,双方冲突中村民向对方投掷自制燃烧瓶,并点燃被扣押人员身上的汽油。但富有村村民均否认了这一说法,称村民手上拿的就是锄头、木棍。

据村民周丽辉回忆,对方用瓦斯喷村民,投燃烧瓶,“是玻璃瓶,瓶口有火,会爆炸的。”混乱中她看到前面起火了,还有人喊:“有人被烧着了。”周丽辉说,被烧着的人是村民捆绑的人质,但她没有看到人质是如何被烧起来的。

据村民介绍,冲突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导致8死18伤。两名村民在赶集回村途中被人打死,而6名施工方人员在现场被汽油烧死。到下午4点左右对方才散开,把6具尸体拉走。而被打死的村民舒唤章和张胜的尸体被抬到村委会。

从村民描述和提供的照片来看,现场千余名施工方人员身穿统一的黑色制服,头戴黑色钢盔,还有拿着标有“警察”字样的盾牌,冲突时使用了大刀、瓦斯等。而防守的村民也有数百人,冲突后,尸体横陈在马路上。

村民称在冲突持续的半个多小时里,始终未见警察到场。大陆《京华时报》也在相关报导中称,事发之后,无论是在媒体的报道还是官方的通报中,都未见到“当地警方的踪影”,该报导并大胆质问“谁纵容了晋宁暴力冲突?”

15日,昆明市政府新闻办通报中也仅是更正了头一天通报中的死亡人数,称“事件调查、伤亡人员家属安抚、善后处理等工作正在有序进行。”

大陆《法制晚报》16日发消息,记者多次询问受伤人员所住医院及伤情,也被当地有关部门拒绝。冲突的导火索是什么,官方通报至今未有提及。

外界注意到, 14日这天恰好云南新任省委书记李纪恒刚刚接替前任省委书记秦光荣。有大陆媒体报导透露,冲突的施工方石矿老板姓杨,绰号为“贼老五”,有黑社会背景。而这次冲突中施工方的打手一部分是贼老五矿里的工人,被逼迫而来。另一部分是当地混混,每人每天300元的价钱雇来打架的。据称,该老板投入了100多万元购买相关的装备。

10月16日《新京报》针对该事件发文表示,“厘清冲突双方的是非也许不难,但弄清地方当局在背后扮演了什么角色,更复杂也更为重要。”

文章写道:“近年来征地拆迁似乎总与暴力事件相生相伴。征地矛盾成为城市化进程中一个难解的死结,人们诉诸暴力的背后是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的无奈之举。”,文章特别提示称“在征地拆迁过程中,地方政府让企业冲锋陷阵,一旦出事后再居间协调,看似中立公正,其实是坐歪了屁股,这种投机做法,值得警惕”。

光天白日下,8条生命就这样以惨烈的方式结束了。事后,富有村村民持械聚集村口。这些村民不允许任何外来车辆靠近村口,连附近的居民都不敢靠近,《新京报》称,冲突的结果是“留下一群只能把自己变成‘刺猬’的村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