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王岐山步步紧逼 李长春受不了喊出三个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2014年10月19日讯】(新唐人记者公孙觉采访报导)越来越多的消息显示,中共十一大庆是中共江派势力的一次集结,江派主要成员利用这次机会全力表现,试图阻止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继续反腐。近期有港媒披露,中共前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大发牢骚,骂反腐是“新文革”。

香港《动向》杂志10月号消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参加中共十一大庆,在北京大发牢骚,骂道:“反腐败搞得人人自危,天天有高官落网,外国媒体、政界在喝彩看戏,我看这样下去会失控,有‘新文革’复苏先兆。”

李长春作为江派血债帮的一员,多年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他是江泽民时代在文宣系统的心腹亲信。对此,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分析,李长春对反腐的牢骚,其实是江习斗背景下的必然,因为习王反腐清除了大量江派骨干,这当然会危及到他本人的利益。

据悉,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发动镇压法轮功运动之时,李长春被带病提拔,从河南调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

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导,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高踞全国第八位;全省有52个监狱、劳教所、洗脑班、5个精神病院,非法关押大量法轮功修炼者,迫害手段极其残忍骇人听闻。

上世纪90年代举世瞩目的艾滋病惨案,正是发生在李长春出任中共河南省省长和省委书记时期。据香港《争鸣》杂志2014年6月号刊文报导,1998年刚刚出任中共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面对河南省艾滋病事件的民怨和国际舆论压力,曾亲自点名李克强出任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去收拾同年离任的李长春留下的烂局。

唐靖远:“李长春所说的失控及‘新文革’,其实是对习王‘反腐没有上限’、‘周永康案不是反腐句号’的极度担忧,因为这已经触及到江泽民和曾庆红,李长春说这些,也表现了他对习近平权力日渐巩固的一种恐惧。”

9月21日,中共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据BBC报导,秦与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有交集;另有媒体披露,秦玉海还与李长春有瓜葛。

据报导,在李长春主政河南期间,1995年,中共河南三门峡市精心构建“色情帝国”,长期伤风败俗于当地,让民众不堪其扰,直到李长春离任河南后,终于2005年10月轰然倒塌。

时政观察人士赵迩珺评论说:“习近平上台后不断清洗江派势力,7月29日拿下周永康,让江派常委都感到‘不安全’了。”

赵迩珺披露,李长春家族不但涉及薄熙来案,还被曝利用私募基金在“精神领域”发黑财。“继续反腐,势必反到他李长春头上。这是他发牢骚的原因。”

据统计,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王岐山猛力“打虎”,已经有近60名省部级高官落马,大部分是江派人员,包括举世瞩目的周永康、徐才厚等人。

最近香港局势变得异常紧张,外界观察到,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江派势力试图利用自己在香港培植的爪牙制造流血事件,逼迫习近平阵营在反腐问题上妥协。

李长春所谓的“失控”,赵迩珺认为不过是其释放的一种威胁信号,指的是江派制造乱局逼迫习近平下台;至于“新文革”之说,是其给习近平当局扣的一顶政治大帽子,目的是为了阻击习当局清洗江派势力。

为了给江派势力打气,2014年上半年,李长春曾5次露面。但有消息称,李长春并不轻松,可能是因为习近平王岐山“打虎反腐”并无告歇之意。

香港《争鸣》杂志9月号披露,李长春退休后选择在家乡大连居住,每晚喝红酒解愁,他逢人就说:“我这一辈子是当了大官,但用黄河水(河南)、珠江水(广东)、浑河水(大连)都洗不清莫名罪过。”

相关文章
评论